\ 帶著老公✂打前夫 /

【黑子的籃球】電車(紫赤)

*我只是喜歡電車梗
*假設帝光在東京了,崎玉在東京旁邊喔車程大約三四十分鐘(網路查的)
 

紫赤、電車



  「小赤──」

  本來應該和自己走反方向的紫原,卻意外地跟他走了一段路以後,然後掛在自己身上強迫他要停下腳步回頭。

  試著掙脫卻無奈的體型實在差了太多,赤司嘆了口氣:「敦?」

  「那個啊──崎玉有一間新開的甜品屋,所以呢──」

  紫原的話還沒講完,赤司便沒好氣的說:「想約我去吃?」

  「對喔,小赤明天有空嗎?」

  「說沒空你還不是會拉我去?」赤司無奈地看了他一眼,相處這麼久了,這種狀況才不是第一次,之前紫原居然還說要去離東京有點距離的新瀉,害他浪費了一個小連假。

  「哎,那就明天十一點在車站喔,還是來接小赤?」聽到對方答應以後,紫原便鬆開掛在後者身上的手,露出有些狡猾的笑。

  對於這個有些太黏人的大小孩赤司也備感無奈,那時候到底是為什麼會答應對方啊……

  「在車站就好了,省得浪費一堆時間在走路。」赤司瞥了他一眼後,手舉起朝對方揮了揮:「明天見。」

  「嗯嗯,明天見喔──」紫原朝著對方的背影露出開心的笑以後,直到身影消失在轉角他才有些依依不捨的離去。

  -

  說是十一點,赤司會習慣性的提早五分鐘左右到達,紫原也知道對方的慣性,便也跟著提早五分鐘,正巧買了票趕上了十一點的電車。

  因為是假日的關係,人顯得有些壅擠,走到了車廂最尾端後便站住了腳。

  「晚上回來一定很擠的。」紫原看了一下車廂的人數,假日大部分的人都會習慣晚一些出門,回來的時候正巧可能碰到了下班潮,非得擠的黏在一塊不可。

  「東京也有很好吃的吧,為什麼非得要到崎玉去。」赤司環著胸靠著車廂底部,語氣若要說是責怪則太多,大部分是寵溺情人的無奈。

  「想和小赤在一起嘛。」

  「學校也都在一起啊。」
 
  「穿私服的小赤很可愛──」紫原對他露出傻笑,伸手摸了摸對方柔軟的髮絲。

  再次抬眼的看了對方,這次赤司默默地沒有說話。

  -

  紫原說的甜品屋位於地鐵的出口,外頭標榜是從法國引進,在用日本人習慣的口感製作出來的,今天似乎是開幕的第一天,外頭聚集了滿滿的人潮。

  百分之八十都是女生,剩下的百分之二十便是陪著女朋友來的男生們,但是像紫原和赤司兩個人同時出現的例子少的可憐,尤其身旁的人還遠遠高於其他人,變成了萬眾矚目。

  「嘖……」在被多重的視線掃過後,赤司終於忍無可忍地瞪了幾個往自己這看過來的人。

  「哎,小赤,別生氣啊,她們羨慕你才看你喔。」

  翻了翻白眼,他有些無力地說:「羨慕你個鬼啊……」

  「那別看就好了吧?」紫原說完後,便把赤司拉近,伸手摀住他的眼。

  四周傳來了倒抽一口氣、還有細小尖叫。

  赤司原本有些著急的想要拿下自己眼前擋住一切的手去看清狀況,後來重新思考了一下便放棄掙扎,「敦,你這樣會讓我看不到。」
 
  「有什麼關係?這樣也沒什麼不好啊。」紫原輕聲說著,卻還是把手放了下來。

  眼前的陽光有些刺眼,讓赤司花了點時間習慣陽光,但是等到他能清楚的看見四周時,其他客人們依舊交頭接耳,卻沒有再看過來了。

  「……敦,你剛剛做了什麼?」

  「我只是做出要捏碎他們的動作,就都嚇得轉回去了。」

  帶著笑紫原摸了摸對方的髮,過分溫柔的語氣說出讓人毛骨悚然的話。
 
  「到時候甜點都還沒吃到,我就丟臉的要回去了。」有些無奈的嘆息,卻也沒有責罵著,或許他也覺得這還是可以接受的範圍。

  「那吃完甜點就去外頭逛逛吧,找人少的地方。」

  說到這裡時,甜品店也在十二點準時開幕,特別設計的寬大的店面成功的讓所有的等候著就坐,而入座後甜美的服務生便一桌一桌的送上目錄。

  「等等──不用走了。」紫原出聲把欲離去的服務生叫回來。

  「請問還有什麼需求呢?」女服務生溫柔的笑著,但是下一刻她的笑容就崩解了。
 
  「上面好吃的當季的都來一份──」紫原用著理所當然的語氣說著,赤司這種場面也見過好多次了,只能摀著額頭痛得看向窗外。

  原本美麗的笑容變得有些扭曲,「這個,您說的是真的嗎?」

  「嗯?當然是真的啊,騙妳幹嘛?啊,飲料各來一杯就好了。」

  「可是……」因為是新開的店面,種類還不多,扣掉飲料卻還是有五面左右的甜點,算一算也有十幾來種。
 
  「他會吃完也會付錢。」赤司打斷了兩人的對話,「所以快去點餐,不要拖時間。」

  服務生被這樣一說,也只好賠笑著說抱歉,便迅速地跑到廚房去點餐了。

  「你要全部吃完啊,付不起無所謂,我替你出。」

  「欸──我的錢帶的很足夠喔,而且一定吃的完的,還有小赤嘛。」

  「我又吃不了多少。」

  「我知道啊,可是看到小赤就會食慾大增啊──」紫原偏著頭說完後,赤司愣了下。

  瞇起了眼,他撐起頰用著調侃的語氣開口:「你確定是食慾?不是性慾?」
   
  「現在補充食慾,晚上補充性慾啊。」

  「我又沒說今晚要去你家。」。

  「那就去小赤家吧──啊,來了。」紫原指著剛剛一臉尷尬退場的服務生,對方的鐵盤上裝滿著精緻的小點心,讓所有人忍不住側目,然後發現是剛剛那個脾氣不太好的情侶黨以後便默默的把頭轉了回去。

  看著滿滿五顏六色散發香氣的甜品,雖然看起來美味,不過赤司只覺得那些甜點讓他胃痛,而可以全部吃掉的紫原讓他頭痛。

  「唔,這個好好吃!」紫原咬了一口裏頭包著鮮奶油的泡芙,睜大了眼對赤司說,便拿著咬一半的殘骸往對方靠近,「小赤咬一口──來、啊──」

  「唔……啊、」赤司露出了有些為難的神色,還是張開嘴咬下去。

  「奶油跑出來了。」紫原指了指,赤司不明的舔了舔右嘴角,「哎,左邊。」還沒反應過來時,紫原的手便橫跨桌子替自己抹掉。

  赤司原本想道謝時,卻看到對方舔掉了指尖上的奶油,頓時愣了下,「……敦,要奶油還有很多,我嘴巴上的不一定比較好吃。」
 
  「比較好吃喔。」

  紫原瞇起了眼狡黠的說著,赤司在怎麼無力也只好算了不去爭辯。

  赤司並不好甜食,只吃了一小塊千層派就停手,看著對方左一口蛋糕右一口小餅乾,滿足的樣子讓他看了就飽了。

  「小赤怎麼都不吃?」紫原咬著挖布丁的小湯匙,偏了頭問:「還有很多哦。」

  「不餓……你的嘴巴吃成什麼樣子……」赤司從旁邊抽了紙巾,「拿去擦。」
 
  「沒有手,小赤幫忙一下嘛。」紫原將臉湊過去,他只好伸手替紫原抹掉了嘴角的餅乾屑。

  這堆佔滿桌面的點心,被紫原用著光速和沒有極限的胃居然在兩個小時內全部掃空,連旁邊不斷來收盤子的服務生都看傻了。

  「敦,回去訓練要加倍喔。」並肩走在肩上時,赤司忽然提起。
 
  「咦!小赤在記仇我要你替我擦嘴的事嗎?」

  「才不是,你吃了那麼多,小心變胖。」
 
  「不會吧──我一直以來都只有長高喔。」

  「長高也不行!」赤司撇了撇嘴,哼了一聲。

  看了對方和自己相比顯得嬌小的個頭,「小赤就算不長高也很可愛啊。」

  「不要以為你這樣說就可以逃過一劫,訓練一樣加倍!」

  「欸──!」

  -

  因為中途還有去逛了一下崎玉獻裡頭的商店街,紫原自作主張的替赤司買了幾件後者大概永遠不太可能穿的可愛服裝。

  上電車時,已經是傍晚時分,比來的時候更擠了。
 
  「敦,我還是覺得這衣服可以路上扔著。」赤司沒好氣地將紙袋抱在胸前,裡頭不管是西瓜紅的帽T(前面還有詭異的Q版圖案)或是白色有著兔子耳朵的外套,都是赤司一回家都會封印到衣櫃裡的。

  紫原露出可惜的表情,「那小赤可以在家穿啊,穿給我看就好了。」

  「誰要啊!」赤司低聲咬著牙說著,忽然的被撞了一下肩膀,赤司皺了一下眉頭還來不及看清,便被擠到旁邊了,「唔……敦!」

  在聊天同時,電車也停下來讓其他人上車,一下子本來就不寬敞的車廂此時滿滿的人擠壓著。

  紫原眼明手快的揪住對方的手腕,「哎,人也太多了吧?」他來到了赤司身旁,將對方固定在自己身邊。

  一手抓著提袋,他一隻手揪住對方腰間的衣襬,無奈地說:「都怪你挑這些鬼東西浪費了那麼多時間,才正好遇上人潮。」

  「這樣說好過分──嘛,別擔心會被沖散的喔。」

  崎玉到東京雖然不到一小時的時間,但是中途卻有許多人滿為患的小站,在赤司從進站後逐漸變得光亮的外界時,頭都痛了。

  逐逐排到對面候車站的隊伍,全部都進來的話肯定會連一點空隙也不剩的吧。

  「敦,敢放手就死定了。」赤司對自己抓著對方的力道和外頭的人潮比對之下,還是將希望依靠在對方身上好了。
 
  「不會放手的噢,各種意義上。」

  紫原反手再次扣住對方的手腕將對方拉到自己身前,赤司抵著車廂內部,紫原便以身形的優勢完全包覆著他。

  赤司抬起眼正巧對上對方的眼,極近的距離沒有讓他感到不適,和後者用眼神溝通後,他嘆了口氣說:「敦,現在是電車上,克制好你的手。」

  沒好氣地將自己腰間上曖昧撫摸的手甩至一旁,無視紫原可憐兮兮的眼神。

  「哎,可──唔。」人潮正在擠入的關係,讓兩人的身軀都碰在一塊了。
 
  「小赤,這不是我故意的喔。」紫原狡猾的笑著。

  「……真是找死啊?」危險的瞇起眼,卻被對方忽然湊近的臉嚇了跳。

  短短一瞬幾乎連赤司都覺得是在作夢,對方居然大膽的在電車上很快的親了自己一下。

  「這是利息,我先收下了。」

  舔了舔唇紫原的眼中閃著狡黠的光,「晚上我就會連本金一起收下喔。」


  FIN
  


PageTop
 

留言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引用

引用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