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帶著老公✂打前夫 /

【黑子的籃球】無題(紫赤、R18)

紫赤、無題 R18



  「啊……轉來轉去電視怎麼都那麼無聊──」

  紫原懶懶散散的倒在沙發上,按著換台鍵的速度有增無減。

  如果小赤在的話就好了……軟軟香香的,抱起來一定很舒服。

  不只一次出現這個念頭,冬天對他來說果然還是太冷了,乾脆回房間睡覺好了……

  正當他站起身的時候,一陣門鈴聲傳入耳朵,原本還以為是媽媽回來的,可是直到開門時才想起來後者這個假日沒有要回來。

  那是誰啊?

  紫原好奇的打開門,「哎,小赤!」說人人到,對方提著一個袋子,臉頰被凍得有些發白。

  「怎麼會來啊?」

  「家裡暖爐壞掉了。」赤司放下了手中的袋子,對著有些僵硬的手指呼了呼熱氣。

  「欸,那不就很冷嗎?」紫原把對方拉到沙發上,實行剛剛的想法,將後者整個人抱到腿上,腦袋在對方的肩上蹭啊蹭的。

  體溫的接觸讓赤司好多了,也就縱容著對方環著自己的腰。

  「你家只剩你一個?」

  「嗯──小赤要不要待到暖爐修好?」

  「隨便。」赤司放鬆身體的依靠在對方胸膛,「敦,有沒有護唇膏?」

  赤司抬起頭,眼神正巧對到紫原的眼睛。

  紫原對著他眨了眨眼,沒有多餘的話便俯身吻了下去。

  嘴唇輕輕摩擦著,紫園伸出舌尖舔著對方有些破皮的唇瓣,直到赤司放棄般的放鬆牙根,他才順利的滑入對方的口腔侵入著。
 
  舌頭互相的攪動著,連同齒列也輕輕掃過。

  「嗯……」發出了一聲黏膩的悶哼,赤司伸出手推著對方欲拉開自己衣領的動作,「敦,嘴唇乾燥不是拿口水,口水只會乾的更誇張。」

  「小赤還會冷嗎?」紫原忽然問出一個毫無關係的問題。

  「一點點,怎麼?」

  「我們來做一些會讓身體變熱的事,反正大冬天的,無聊嘛。」

  紫原還沒等到對方回應,就趁對方還在自己懷裡的這個姿勢,把人攔腰抱起,動作像是要帶到房間一樣。

  赤司沒什麼掙扎,「你腦子除了和我做愛還有什麼?」

  「和小赤吃東西、和小赤出去玩……還有和小赤打球。」

  「重點是前面的和我還是後面的動詞?」沒有阻止對方的手探入自己的毛衣下擺,赤司挑起了眉。

  紫原輕易的找到胸膛上的突起,輕輕的揉捏,赤司也微微咬著唇瓣壓抑酥麻的感覺,「當然是和小赤啊,和小赤在一起做什麼都快樂。」
  
  「算你還會說話……」

  在赤司沒有多抵抗的情況下,兩人的衣服很快便衣衫不整了。

  「唔……好冷。」
 
  因為是突然來房間的,暖氣什麼的也是剛剛近來才開,衣服脫掉後又添了一分寒冷。

  「我很快就會讓小赤熱起來的。」

  「與其動嘴,你不如動手……嗯……」

  雙腿間的分身被握住上下輕輕的套弄,胸前挺立的紅蕊被舔的濕潤。
 
  赤司喘著器享受對方的服侍,突然間的停止動作還以為後者是在找潤滑劑,卻發現他聽到不搭嘎的聲音。

  「嗯……」睜開了水霧瀰漫的眼,「敦,做愛還吃東西,你想死了嗎?」
 
  看著對方手上不知到多出哪來的巧克力,紫原抬起眼舔了舔手指,「很好吃喔,小赤也吃一口吧?」

  從旁邊的包裝盒拿了圓形的巧克力,他塞入赤司的嘴中。

  甜膩又帶點苦澀的感覺讓他皺起眉頭,「敦……所以你到底為什麼要開巧克力?只是單純肚子餓?」

  「嗯──現在比較想先吃掉小赤哦,剛剛發現潤滑劑沒有了,巧克力應該也可以的吧?」

  還沒聽懂對方的語氣,赤司便感覺不大的巧克力塞入自己的後庭。

  「……唔!」瞪大了眼睛,「誰告訴你吃的可以這樣……唔嗯……」

  「一下子就融化了呢……小赤的裡面好熱。」

  手指在巧克力放入後也跟著進入,巧克力很快的在高溫之下融化,融化後,手指的侵入顯得更方便了。
 
  「好好的東西被你弄成這樣……」皺起了眉頭,體內無法忽視的黏膩感讓他難以接受。

  「這樣子比較快而也看起來也比較好吃……嘛,只是清理的時候比較麻煩而已,到時候小赤可以讓我幫忙喔。」

  手指增加到了兩根,除了巧克力本身的潤滑外,對方的身體也因為快感產生了些些體液幫助潤滑。

  「哈啊……誰要你幫忙?而且你都會在壓上來……」

  「那是因為小赤忍住喘息的樣子很可愛嘛。」
 
  「那這樣不就永遠清不完……嗚、急什麼……!」忽然間的手指抽出後,便是熱燙的分身頂在他的後穴。

  雙手拉開了對方的雙腿,紫原偏著頭對他無辜的開口,「因為忍不住想要吃掉小赤了。」

  巧克力的潤滑降低了一些疼痛,但是被進入的感覺仍然讓他手指緊緊揪著床單,忍不住咬住下唇才沒有叫出聲。

  「小赤不是嘴唇破皮嗎?還這樣咬?」

  完全進入後,紫原伸出還沾有一些巧克力的手指,碰觸著對方破皮的雙唇,疼惜的眼神像在看什麼重要的寶物般。
  
  「難道要我叫出來嗎?」赤司皺了皺眉頭,勾著他的脖子拉下,頭仰起著親吻著對方的唇。

  「小赤被舔著嘴唇的時候都會忍不住用力呢。」

  短暫的親吻過後,紫原輕輕的咬住他的耳垂,在旁邊低聲地說著。

  「那是因為很癢……唔,你現在就像條狗一樣,就跟你說一直舔嘴唇會破皮的更嚴重……」

  「嗯──那小赤就是我的主人囉?」

  紫原抬起頭望著他,雙手也抬起了對方的腿,準備進入。

  「嗚……」剛開始的進出讓他不適應的擰起眉心,「你現在做的事情……哈啊……一點都沒有在尊敬主人的意思唔嗯……」

  攀住對方的肩膀,過大的動作讓他還有些吃不消。

  「可是小赤原本就不是我的主人啊,是情人。」

  紫原直白的開口,讓赤司愣了一下才垂下眼彎起嘴角,「算你還知道該怎麼說話才懂得討好我。」

  「小赤不需要討好啊,因為小赤本來就很寵我了。」
  
  下身傳來的刺激感讓赤司無暇回應,光是要控制住不斷叫囂的感官幾乎就讓他耗費所有注意力了。

  「唔……哈啊……」

  進出的力道隨著上升的體溫不斷的加大,原本還冷得發抖的身體此時已經熱的冒出薄汗。

  「嗯……敦……慢一點……」

  感覺的到對方每一次的退出都帶出一些融化的巧克力,卻又在進入被帶入深處,黏膩的感覺讓他羞恥的不敢去聽交合處傳來的水聲。

  「小赤的臉好紅……」沒有依對方的話而放慢速度,紫原伸手碰觸了對方染上不自然紅霞的臉。

  原本總是帶著自信猖狂的眼因為性慾的關係而染上了層層水霧,連睫毛都帶著淚水、平常總是會說出殘酷事實的嘴現在只能吐出令人興奮的呻吟。

  「吵死了……唔、哈啊……」

  四肢難以控制的出力,攀住對方肩膀的手也忍不住地抓出好幾道紅痕。

  隨著體內不斷的摩擦,腦袋也像是被丟在果汁機攪亂一般的混亂,理智什麼的早在一開始就混亂了。
  
  有如窒息般的快感一波一波的湧上,「敦、啊……哈啊……我、啊啊……」

  在赤司一聲悶哼後,溫熱的白濁灑滿了腹部,體內也流入一股熱流。

  「小赤的腿中間,都已經濕的亂七八糟的呢。」

  紫原抽出得到宣洩的分身,撫摸著對方紅潤的臉蛋。

  「哈啊……還不都是你……」

  「抱小赤到浴室清理?」

  「只能清理,你敢再來一次就殺了你。」

  將對方打橫抱,紫原低著頭對著耳根發紅的赤司說道:「小赤才不會殺我,而且會先忍不住的一定是小赤啦。」

  「唔……最好是。」


  FIN


PageTop
 

留言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引用

引用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