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帶著老公✂打前夫 /

【黑子的籃球】一日保母(紫赤)

*紫原開黃腔
*小橘子開黃腔
*沒氣瘋的赤司大大讓我們為他拍手


一日保母、紫赤ver.


  一大早的就被一連串的電話給吵醒,正當他惱怒的拿起手機準備好好罵一下來電者時,看到上面的名字卻愣住了。

  敦?這傢伙居然這麼早起床?

  看著顯示的時間是九點,他忍不住感到意外。

  才想到這裡時,手機又響了起來,這次他馬上就接起,「幹嘛一直打啊你,敦。」

  「小赤──來幫我顧小孩!他一直跟我搶零食!」

  紫原的聲音難得激動地透過話筒傳過來。

  「你……有小孩了啊,敦。」

  赤司愣了一下,才默默地給出回應。

  「不是啦,不是我生的,小赤你幹嘛用一種嫌棄的口吻說話啊,要生也是你生啊。」

  「說重點,否則我掛掉了。」瞪著那個話筒,他的耳根卻控制不住地紅了起來,這渾蛋總是能輕易地說出一些肉麻話。

  「小赤要幫我生孩子嗎?」

  「敦,再──」

  「好啦、不鬧了,小赤你快帶著零食來救我,我的零食都被小孩子搶光光了啦,而且好煩喔。」

  紫原邊說,邊聽到那邊有東西掉下的聲音,隨後便是個小女孩的聲音咯咯笑的從電話那頭傳來。

  「……我知道了。」

  -

  原本想說乾脆讓紫原餓死的,但是在經過商店的時候還是拿了兩包對方喜歡而且自己也能接受的美味棒和POCKY。

  比起小孩子,他還是覺得紫原更像小孩一些。

  兩人的家其實距離並不遠,真正發現的是有一天紫原主動開口說要去他家玩,自己才帶去的,然後才發現紫原他家離自己家大約步行十多分鐘就好。

  雖然太陽不大,但是走上這十幾分鐘還是讓赤司臉頰冒出些薄汗。

  好不容易走到紫原家,正當他要按電鈴時,門卻被碰一聲的撞開。
 
  自己被狠狠的撞了一下,隨後便是紫原的聲音,「小橘子你不要跑到外面,會被──咦,小赤!」

  紫原追出來的同時,被叫做小橘子的女孩也被赤司抱了起來。

  年齡莫約三、四歲,和紫原一樣有著紫色的長髮,眼睛也水靈靈的。

  「啊……紅色的大哥哥。」

  「真是多虧你了小赤,耶,有零食耶!」

  「什麼!大哥哥有零食,小橘子也要!」

  「不行,那是小赤帶給我的,不給你。」

  「咦──紫原哥哥好壞!大哥哥抱抱!」

  小橘子扁著嘴一臉要哭出來的無辜樣,手腳並用的攀在赤司身上,高興地開口:「大哥哥比較矮,頭不用抬的好痠,我喜歡大哥哥!」
 
  赤司才好不容易對著小洋娃娃有些好感時,這句話彷彿讓對方直接陷入了BAD END,好感度歸零。

  「嘖,敦,這傢伙給你,我才不要。」
 
  赤司嫌棄地把小孩子塞到對方懷中,自己率先進去亂糟糟的屋內,看起來依附是戰爭過後,地上還有一堆沒開封的餅乾。

  「為什麼大哥哥不要抱小橘子?」 

  「因為小赤不喜歡人家說他矮,雖然是這樣我還是最喜歡小赤了,香香軟軟的抱起來很舒服。」

  「小橘子沒有香香軟軟嗎?」

  「我怕一不小心就把小橘子的脖子扭斷了,所以小橘子先下去哦。」

  紫原笑瞇瞇的說著,然後快速的把小橘子放下,在旁邊聽的赤司差點沒有嘴角一勾就笑起來,

  「唔,紫原哥哥好壞喔,大哥哥,小橘子想吃零食。」

  「哦,叫我一聲赤司大人。」

  赤司微彎的眼似乎證明了他現在相當開心,才會難得的開玩笑。
 
  「「赤司大人!」」

  原本應該是小橘子甜嫩的嗓音,頓時被紫原蓋了過去,「哈哈小橘子,零食是我的囉。」

  「怎麼可以這樣,小橘子也有喊!」

  「我喊得比較大聲,小赤也有聽到。」

  「敦,你怎麼一直欺負小孩。」

  「跟我搶零食的不管是誰,都是敵人!」

  「嗯──那我呢?」

  赤司為求這句話的真實性,還故意地開了一根美味棒來吃,笑的奸詐。

  紫原和小橘子巴眨巴眨的看著對方一口一口地咬著,最後紫原忍不住伸手一把搶過來,一口就吃掉赤司吃剩的,「小赤也是零食!」

  「那我就真的是紫原哥哥的敵人了!大哥哥抱抱!」

  小橘子再次地黏在赤司身上,也許是小孩子還單純,面對赤司剛開始冷冰冰的臉不怎麼害怕。

  「好過分,搶我的零食又要搶我的小赤!」

  紫原孩子氣的鼓著嘴,一把也抱著赤司的肩膀把人帶過來。

  「……」

  結果小橘子坐在赤司腿上,而赤司坐在紫原腿上。

  「搞什麼,玩疊疊樂啊。」

  上有一人下有一人的赤司顯然有點不滿,扭動著要掙脫。

  「等、等等,小赤你不要亂扭啦。」

  紫原連忙扣住對方的腰,不要再讓他在自己重要部位上頻頻磨蹭。

  「……那你放我下來。」

  「啊,這樣子很好啊,順便可以抓住小橘子。」

  「那中間的媒介為什麼是我啊!」

  赤司有些不滿的說著,但是他自己確實有點不太敢輕舉妄動。

  小橘子似乎坐得相當開心,才沒注意到他們討論的話題已經逐漸和原本的大相逕庭了。

  「大哥哥,小橘子可以親你嗎?」

  「為什麼?」

  「電視上都說喜歡的人要親親啊。」

  「……可是我不喜歡妳啊。」

  「但是小橘子喜歡大哥哥,大哥哥人好好買點心給我呢!」

  其實是給敦的,赤司默默心中反駁。

  紫原的頭枕在對方肩上,一看到小橘子靠近,立馬就遮住了赤司的嘴,「小橘子,點心可以給妳,可是小赤不能哦。」

  「咦,可是大哥哥的身上又沒寫你的名字!」

  「有啊,在衣──唔唔,有我愛的──」

  紫原才剛開口,就被赤司用手摀住嘴,後者半紅著臉低聲斥責他,「在小孩子的面前你是要講什麼啊你!」

  「誰叫小橘子要一直跟我搶東西。」
 
  「跟小孩子爭你也太幼稚了吧,敦。」赤司無奈地嘆口氣,拍了拍小橘子的頭要對方坐正,隨後回頭拉下紫原的領子,在對方唇上親了一口。

  怕一說話就會被看電視看得入迷的小橘子發現,赤司用著唇語一字一字清晰的開口:「不要讓別人覺得我的……跟小孩一樣幼稚。」

  紫原聽到自家情人彆扭的開口心情不可否認的好上許多,在赤司的耳上輕咬幾口,用著氣音低聲說道「小橘子等會就回家了。」

  「嗯……所以呢?」

  赤司看著對方閃著光狡黠的眼,其實不用問大概也略知一二。

  「我家沒人。」

  「我知道……所以說重點。」

  赤司無奈地嘆口氣,把紫原一度要從自己腰間往上摸的手給抓住,「放規矩點。」

  紫原低笑了兩聲,「做我沒做完的事。」

  「喔──所以你覺得我會答應?」

  「一定的啊,好久沒看到小赤了。」

  「才幾──」

  「大哥哥,你要跟紫原哥哥做什麼事情啊?」
  
  因為聊天的關係,不自覺地就恢復成平常講話的音調,看著電視進入廣告的小橘子,回頭好奇的問。

  赤司愣了一下,同時也對自己剛剛的忽略感到羞恥。

  望著那雙單純的眼,心裡的天秤正在上下擺動。

  「紫原哥哥要和你的大哥哥玩遊戲。」

  「咦,玩什麼?」

  「輸得要給對方吃掉的遊戲喔。」紫原笑瞇瞇解釋,忽略掉對方捏在自己大腿上的力道。

  小孩子一向都對遊戲很有興趣,自然小橘子也是,「我也要玩!」

  「不行,你太小了。」

  紫原繞過赤司,摸了摸小橘子的頭髮,「長大了再叫男朋友陪你玩喔。」

  「敦,你在教壞小孩!」

  赤司聽到臉差點都綠了,居然那麼坦白的要對方找男朋友,這小鬼才幾歲啊,整麼會聽得懂。

  小橘子不明白的眨了眨眼,卻還是點點頭,「那要怎麼跟『男朋友』這個東西玩啊?」

  「就跟他講說我想要──(消音)」 

  「到時候等小橘子長大大哥哥在教你。」

  赤司扯著嘴角硬勾出微笑說著,手則蓋住對方的嘴阻止對方說得太坦白以至於嚇到孩子。

  「不可以啦,小赤只能和我──(消音)」  

  「敦,你閉嘴!不要一直開黃腔,她聽不懂!」

  「原、原來,大哥哥是大姊姊嗎……」

  「我哪裡像大姊姊了!」

  赤司被這一句話氣的差點腦袋短路,就算身高不是很高,他一樣是個超級平胸和帶靶的根本不是女生!

  「可是紫原哥哥說要跟你──(消音)可是──(消音)不是只有和女生才能做嗎?還是是紫原哥哥是紫原姊姊?」

  「小橘子,你再說下去小赤就要把你轟走了。」

  紫原繞過赤司戳了一下小橘子的額頭,看著對方嗚的一聲擋住額頭淚眼汪汪的看著紫原,「我的小赤脾氣不是很好呢,如果你害小赤生氣的話我就把你捏碎哦。」紫原瞇著眼笑著說。

  看著小橘子一臉快要哭出來的模樣,「開玩笑的──」

  「你真是……不要哭了。」

  赤司無奈地看了紫原一眼,幸好這傢伙沒有什麼弟弟妹妹,否則一定會性格偏差的。

  拍了拍小橘子的紫髮,赤司慢慢的開口:「等會妳回家以後,我會幫你欺負一下紫原哥哥。」

  -

  「小赤,不是說好要陪我──(消音)嗎!」

  可憐兮兮地看著赤司拆開美味棒的包裝,不斷塞到紫原的嘴巴裡,剛剛不是都說好結束以後要──(消音)嗎?

  欲哭無淚大概是他目前的心情寫照。

  「反正都是零食,吃美味棒和吃我有差嗎?」

  「當然有,美味棒又不會哭著要我輕一唔唔唔──」

  又一根往紫原嘴巴裡塞,赤司撐著下巴,瞇著眼微笑,「說『我下次不要在小孩面前亂說話』。」

  「我下次不要在小孩面前亂說話……」

  「『不會有事沒事就精蟲上腦』。」

  「不會有事沒事就精蟲上腦……」
  
  「……等一下輕一點。」

  「等一下──咦!可以開始了嗎?」

  紫原說到一半才發現對方並沒有刻意強調,他喔喔兩聲興奮地看著赤司,只見赤司撇過頭耳根幾乎都和頭髮一樣紅。

  「好話不說第二遍。」

  「嗯──可是『我最愛小赤』說十遍也一樣是好話啊。」



  FIN

PageTop
 

留言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引用

引用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