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帶著老公✂打前夫 /

【黑子的籃球】淋浴間(紫赤、R18)

紫赤、淋浴間 R18


  「哲也、大輝、涼太,三人作一連串的傳球得分二十次,真太郎半場投籃十五次,敦運球跳躍灌籃十五次。」在接近社團活動結束時,赤司環著胸在一旁說著,他的額頭上還被一層晶亮的汗水蓋著,髮梢也微微濕著。
 
  待在場的所有人回應後,赤司便轉身往體育場附設的衛浴間走去。

  原本正選球員就會練習的較晚,赤司進來時裡頭都是空的,抱著盥洗用具走向對裡頭自己習慣使用的淋浴間後,拉上了不透明的布簾後,便脫下被汗浸濕的黑色T恤。

  把全身上下的髒衣服脫去,轉開了淋浴打濕身體,溫水打在皮膚上有種安撫的效果,原先因為運動而激烈跳動的心臟也慢慢平穩下來,同時也感覺到疲勞向水一樣流到排水孔般的消失。

  擠了洗髮乳在手上,赤司在手上搓出少許泡泡後便開始洗著頭。

  忽地間,一陣囔囔從外頭傳來:「小赤、小赤,你在最後一間嗎?」

  「嗯?」赤司愣了下,才辨識出是紫原的聲音,「怎麼了?」

  「忘記帶洗頭髮的──而且洗澡的也空了,借我──」紫原的聲音漸漸放大,習慣拖長的語尾增加了些慵懶。

  「我的手都是泡泡,你自己來拿。」反正裸體什麼的也不是沒看過,赤司退到旁邊些的位置,等待對方回應後拉開布簾。

  紫原在外頭聽到對方這樣說,吞了吞口水故作冷靜──

  怎麼可能!

  以他拉開布簾的位置來看,赤司側著身沒有特別注意他,手指沾滿了泡泡而泡泡順著地心引力而滑過手腕、肩膀、背脊、腰、臀、腿的滑落在地。

  「你找不到嗎?」赤司抬起眼疑惑地轉過身。

  殺傷力MAX。
  
  泡泡不只往後滑,有的往前滑在在白皙的胸膛,上頭棗紅色的紅蕊若隱若現的,視線不受控制的往下滑──

  「……」赤司嚴重的感覺到自己正在被視線騷擾,大概離視姦也並不遠了。

  「敦,你的眼睛在不移開,我就戳瞎你。」赤司放下舉在頭上搓著髮絲的手,沾著泡泡的手指著對方。

  默默地拉上沒有關緊的布簾,紫原應是和赤司擠在這個小空間裡。

  「嘛,反正等等洗完頭還要洗澡,直接一起不是比較快嗎?」紫原偏了頭提出個意見,同時還沒得到對方同意時便也自動的脫去上衣。

  默默地看著對方的舉動,等到紫原抬頭對上自己的眼時,赤司再度伸出手指在脖子上劃了一條,「你洗你的,我洗我的,靠近的話你就準備完蛋吧,敦。」

  紫原撇了撇嘴喔了聲,的確是沒碰他……剛開始。

  赤司沖掉髮上和身上的泡泡,搓著沐浴乳準備抹上身體時,一抬眼,又發現紫原盯著他看。

  「……你到底是要不要洗?」頭上還一堆泡泡的,卻這樣呆呆地看著自己讓他不免感到有些毛骨悚然。

  「要啊,可是看到小赤動作就不想動了,幫我洗頭──」
 
  紫原無視對方剛剛訂下的規定,伸手環住對方的腰間。

  無奈地看著這副撒嬌般的情形,「那你的手要拿來幹嘛?」

  「幫小赤洗澡──」

  紫原自動自發的抹掉對方手上的沐浴乳泡泡,因為身高的關係他彎腰環住對方,手則從光滑的背脊曖昧的撫摸至腰間,直到臀部。

  「你的手給我安分點,嗯?」赤司替對方洗著略長的紫髮,說話的時候還刻意用力扯了一下讓紫原痛的輕呼。

  「知道了嘛。」原本滑到臀間的手移開,往前在對方胸膛來回游移著。
 
  對方想幹什麼,自己再清楚不過了,平常要的話就算了,但是有沒有搞錯──

  「這裡是淋浴間,你知道嗎?」

  「嗯,知道喔。」搓揉著敏感的乳尖。

  「等會還會有人進來,你知道嗎?」

  「我知道哦。」一手滑到雙腿中間。

  嘆氣,「你現在把所有放在我身上的手移開,我可沒好說話成這樣。」

  「好吧。」跟著嘆氣。

  青筋再度浮起,「我以為你聽得懂我在說些什麼……」用著滿是泡泡的手抓住對方沒有從自己下身離開的手腕,手掌無視他的氣勢繼續搓揉有些反應的分身。

  「小赤,我想做。」

  「不可以。」

  「可是都有反應了……」紫原藉著優勢靠著對方耳邊吐出熱氣,用著嘶啞的聲音說著。

  「你一直摸不硬的才有問題吧!」

  赤司被氣到差點吼出,卻又想到這裡是淋浴間一大聲有可能大家都聽得到,但是卻也忘記了如果以他們剛開始的音量來看,早就被大家聽光光了。

  「慾望要適時發洩嘛。」手指滑到了臀辦之中,藉著一些水和泡泡探入。
 
  「唔。」直接被攻到最脆弱的地方,「紫原敦,你等會死定了……」赤司咬緊牙根,這話像是從喉頭壓抑著從齒縫中擠出的。

  「哎,泡泡一直流下來。」

  紫原伸手打開了水龍頭,溫熱的水從上頭灑了下來,兩人頓時身上都是細緻的泡泡,又過了段時間泡泡被徹底的沖洗掉,赤裸的身體緊緊地貼在一起交換著體溫。

  水被不知道誰的手給關掉,紫原低下頭吻上對方濕潤的唇,鮮紅的舌在兩人唇瓣中間不斷交換著唾液,滑入了對方原先緊閉的口腔,接吻而摩擦到唇瓣傳來難以言喻的舒服,連同牙齦上頭都被好好的愛護到。
 
  細碎的呻吟在不大的空間壓抑的迴盪。

  手指在對方沒有特意排斥的狀況下增加著,直到裡頭能夠自行分泌液體後才抽出。

  「用什麼姿勢比方便呢?」紫原喃喃自語地說著,比劃著赤司放鬆下來的四肢。

  「你真的是把我的話當成空氣啊?」

  「沒有啊,小赤說的我都有認真再聽,只是有沒有做的問題吧?」把人壓到了其中一邊的門板上,還必須擔心著會不會太大力把脆弱的門板弄倒。

  「知道自己沒有做還敢說……」紫原總是不太在乎除了零食和自己以外的事,連籃球也是因為自己叮嚀督促的關係才勉強讓對方願意擔任首發,對於其他事情他明顯的表示著沒興趣,好無聊,才會造成了明明聽進去,可是卻不想照做的情形。

  感覺的到身體正一吋一吋的被拓展開來,熱度上他忍不住咬著唇喘息著。

  「慢一點……」

  順利地埋入後,紫原摟著自己的腰正準備開始抽插。

  「我努力看看。」雖然是這樣說,但是看對方壓抑的舉動就已經知道後者根本不會有著努力或是忍耐之類的情況發生。

  雖然不知道是怎麼了,平常會來淋浴間洗好澡才回家的眾人,今天似乎一個也沒有進來?還時進來了卻故意掩蓋腳步聲?

  「小赤在想甚麼?」

  看著對方有些走神,紫原這樣一喚才讓他眨了眨眼露出困惑的神情。
 
  「真過分,跟我在一起還不專心想別的事?」

  「不……我只是在想,真太郎他們呢?」稍微摸了摸對方的濕髮安撫了下,赤司垂下眼看似在思考。
 
  比對方還晚進來的紫原自然知道比他更多的事,「啊,那個不用擔心,他們都回家了,整個體育館只剩我們喔?」

  「……不要仗著我有鑰匙就占用校內空間啊。」嘆息,但是聽到沒人後讓他放鬆了些,自然也能回神應付著對方的動作。

  「社團都有付團費的啊,不好好利用怎麼可以。」紫原對他咧嘴一笑,也從對方放鬆的四肢察覺到後者似乎沒怎麼在擔心了,便放膽來。
 
  不需要費神想其他事情,的確讓赤司進入了狀況,因為身高的關係,他整個被壓在門板上,腿則都懸空的勾著他的腰。

  這樣的姿勢讓他不得不環著對方的脖子,即使知道掉下去也不會怎麼樣,但是人總是會討厭踩不到地的。

  「啊……你輕點……敦、唔。」

  身體隨著進入的動作而晃動,原本因為沖水而降溫的體溫又再次的升高。

  「呼……小赤的身體好熱啊……」在對方肩膀上啃咬著,咬出幾個明顯的紅痕。

  忍不住閉上眼喘息著,沾著水氣的睫毛細細顫抖,「不要咬在這種地方……」

  「反正其他人都知道了,我們的關係。」

  「別因為這樣,就亂來啊……?」身體因為酥麻而弓了起來,腰間緊繃的如同下身一樣蓄勢待發,纖細柔韌的腰隨著進出的動作跟著扭動,臉上爬滿的不曉得是水珠還是淚水,情慾如海般的湮滅自己。

  在對方的脖子邊蹭了蹭,「小赤是我的喔?」

  「這種事情……啊、大家都……哈啊……知道了……」

  即使他的話夾雜著黏膩呻吟,紫原仍可以清楚的知道對方要表達的意思。

  「那小赤自己有自覺嗎?」

  越來越高漲的慾望、環著自己越來越強的力道,指甲忍受不住的紫原的背上抓出好幾道的紅痕,逐漸窒息的感覺讓赤司腦袋亂成一團說不出話。

  「我、啊……」

  「告訴我吧?我可是一直一直希望聽到小赤自己的想法啊。」
 
  表面如同簡單的談話,但是下半身的糾纏卻形成了強大的反差,堅挺的分身不斷在兩人腹部間摩擦著,上頭也泌出了些許白濁。

  「嗯啊……你、哈啊……你的,我是──」

  環緊了對方,「我的。」

  -

  比整整社團結束時間晚了快兩個小時才出來,赤司疲倦的任憑紫原環著他的腰。

  脖子的點點紅痕即使頭髮遮住了些,卻還是可以在一陣風忽然吹開他的髮時看到上頭曖昧的痕跡。 
  
  「到底是為什麼我要讓你亂來……」
 
  整個人又睏又疲倦,腰間還痠疼的讓他軟著身體。

  「突然就忘了明天還要上學嘛。」另一手轉過對方的下顎,在他額前的髮上吻了下,紫原在對方面前蹲下。

  「嗯?」赤司偏了下頭有些困惑。

  「上來吧?小赤不是累了──揹你回家喔。」

  「……」突然的示好讓赤司挑了下眉,「先說,是你家還我家?」

  「小赤家啦,我知道明天還要上課,不會再來了。」

  紫原回過頭對他笑了下,赤司頓時被這種笑容電了下。

  暗下來的學校只剩下兩旁的路燈還在提供光亮,垂下了眼想了下後,沒有拒絕紫原的好意,乖順的在對方背上趴著。

  「到時候被路上的人看到肯定很丟臉的吧。」赤司埋在對方的肩頸旁,兩人身上的沐浴乳香氣是如此的相似。 

  「小赤很介意嗎?」

  「……不會。」


後續 → 當紫原進入淋浴間的五分鐘前。

  
  「啊──小紫原好奸詐啊,這麼快就完成了──」黃瀨抱著籃球,指著對方比劃著,明明是三人花的時間比較長,卻是眾人練習次數最多的。

  「沒辦法啊,忘記帶洗澡的,趁小赤還沒開始洗之前去跟他借啊。」
 
  也結束半場投籃的綠間推了下因為汗水而下滑的眼鏡,「你要去跟赤司借?」

  「嗯?」紫原困惑的偏了頭,似乎不了解對方為什麼要這麼介意。
 
  「紫原,這裡還是學校,無腦也不用這樣吧?」青峰搶過黃瀨手中的籃球,隨手投了個球,籃球在球框轉了轉掉落籃網,刷啦的聲音伴著他的話一起出聲。

  「小青你在說什麼啊?小綠也是。」

  黑子默默地撿起投籃後沒人剪的球,拍了幾下後用著有些遲疑的口氣開口:「紫原君……真的只是借盥洗用具嗎?」
  
  「不然還要幹嘛?」

  「不就是和赤司/小赤司/赤司君要在裡頭搞起來嗎!」

  愣了下,紫原勾起了有些狡黠的笑容,「對呢……也可以這樣。」

  「那就麻煩你們今天都回家洗吧?」


  FIN

PageTop
 

留言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引用

引用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