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帶著老公✂打前夫 /

【黑子的籃球】水族館(紫赤)

*大紫小赤
*但設定和另一篇文不同喔
*別看赤司是小屁孩後面他很悲情(不要誤導

紫赤、水族館


  「敦,你醒來啦。」有著紫髮的婦人從廚房探出頭,精神的像頭髮亂糟糟還打著哈欠、走路有些搖晃的紫原問早。
 
  「嗯──早餐吃什麼啊?」揉了揉眼,他好像看到了一團東西坐在他家的沙發上,而且還霸占他最喜歡的位置。
 
  眨了眨眼確定自己沒有睡昏後,他看清楚了那是一個有著赤紅色短髮的小孩。
  
  縮成一團抱著膝的孩子莫約五、六歲,從側面看起來臉蛋白白嫩嫩的。

  正巧了對上對方的眼睛,一金一紅就像寶石般閃爍……然後瞪著紫原,「……你誰?」

  小孩似乎心情不甚好,擺了張沒多好看的臉瞇起了大眼睛問,而且口吻就像是質問紫原一般的不悅。

  紫原愣在旁邊,這是他家吧?對方坐的位置是他的吧?

  「這是我的問題,你坐我的位置幹嘛?」瞇起了眼他也沒好氣地瞪回去,「閃邊坐,然後你是誰?」

  拎起了紅色的孩子,對方踢著腿似乎不大願意,可是體型和年齡的差別讓紫原輕而易舉把對方丟到側邊的單人沙發。

  「真是沒禮貌。」

  孩子環著胸,用著小大人的口吻說著。

  「喂喂,這是我家耶。」紫原對他翻了白眼,彎下身用著尖銳的語氣說。

  「哼。」   
 
  ……哼?

  紫原瞪大眼,這個小鬼頭居然還哼他?會不會太囂張了一點?正當他看不下去要一手拎起對方時,就傳來母親的囔囔:「敦──不要欺負小征!」

  「……他誰啊!為什麼在我們家?」沒好氣地收回原本要抓向對方的手。

  「赤司征十郎,是隔壁巷子媽媽常常買菜遇到的朋友的小孩喔。」

  「然後呢?來這邊幹嘛?」

  「今天小征的媽媽有事外出,爸爸在國外工作,托我照顧一天。」比起其他的母親,紫原的媽媽是屬於外面也有工作的人,而她的上班時間正巧是一到六,今天就是禮拜六。

  瞇起了眼,「你帶這小傢伙去公司?」

  紫原的母親眨了眨眼,笑著開口:「敦你還沒睡醒嗎?你不是不用上學?」

  「要我顧他?才不要!超討厭的這小鬼!」紫原馬上大力的反彈,雖然粉雕細琢的臉很是可愛,但是語氣還是眼神都有種目中無人的高傲感,明明才只是小鬼!

  「小征很可愛啊。」

  他從廚房端出了早餐,伸手摸了摸赤司的頭,而後者也抬起頭對他露出甜滋滋的笑。

  ……天啊,這跟剛剛那個瞪自己的小孩完全不同吧?笑起來是天使,瞪起人來超欠打。

  雖然想這樣開口,但是自己的媽媽大概已經被迷惑了,他只能忍氣吞聲,然後在母親去廚房拿牛奶時,赤司露出勝利的眼神看著他。

  他只差沒有將手上的筷子折斷。

  早餐相當沉重且煩躁,這是紫原的認知;但是對紫原的媽媽來說,早上可以跟這個小天使聊天讓她一整天都美好起來。

  「那麼敦,媽媽要出門了,你帶征十郎去水族館好嗎?」

  「……為什麼?在家不行嗎?」他待在房間叫對方乖乖在客廳多好。

  婦人搖了搖手指:「不出門的話敦只會吃零食,人家小征還在發育,你怎麼可以讓他吃這麼不營養的東西?」

  「在他這個時候我都吃零食還不是比他高。」
 
  哼了哼,紫原反駁回去。

  赤司扁起嘴巴用著水汪汪的眼睛看著紫原的媽媽,後者自然馬上就挺了別人的小孩:「不行,你一定要陪小征出去走走,否則接下來一個月都不准吃零食!」

  零食VS尊嚴。

  紫原第一次遇到這麼困難的選擇題,連考試不會的也都可以猜,但是攸關到他的生命線──零食,他就不得不好好思考。

  一個月不吃?

  一天就不行了怎麼可能一個月不吃!

  「陪他就陪他!」看我整死這小鬼。

  在得到對方的允諾之後,母親愉快地出門上班,留下一個大人心靈小孩身材的赤司和小孩心靈大人身材的紫原互相對峙著。

  「我是不會陪你出去的。」紫原環著胸表明,「你今天的活動範圍只有客廳。」

  「我不喜歡水族館,不過為了讓你不高興,我一定要去。」赤司睜著大大的眼睛望著對方,眼神好不認真。

  「不喜歡還去幹嘛!不要浪費我的時間!」

  「……我要去。」

  「才不要,你拜託我啊,這麼想去的話。」

  「紫原敦,我說我要去。」小小的赤司站在沙發上,絲毫不在乎年齡差距的用著全名稱呼對方,插著腰鼓著嘴好不可愛。

  翻了翻白眼,原本想回絕的,卻看到對方臉頰鼓鼓的像他最近喜歡上的棉花糖,手一攬,幾乎不用出力氣的就可以把人抓了起來。

  「你幹……唔!」紫原捏住對方白皙的臉頰,像是搓麵團般,而赤司揮著小著對方許多的手卻沒有達到阻止的功效。
 
  看著對方被捏的紅通的臉蛋和因為痛而佔據眼眶的淚水,意外的有點可愛,也滿足了紫原有些幼稚的虛榮心。

  「好,我帶你去。」

  「哼,那是應該的吧?」

  ……看我整死你!一定要整死你!

  -

  假日又是夏天,讓涼爽的水族館有著不少的人潮。

  「跟丟了我不會回頭找你,臭小鬼。」

  「才不會跟丟。」赤司揚起頭傲氣十足地說著。
 
  這是兩人在門口前的對話,但是一進到裡面看到如此壯觀的人潮,就算是兩個大人也有可能會走丟,紫原回頭看了一眼依舊自信的赤司,便沒有說出要他跟好的話。

  才過了五分鐘,紫原都沒有特意回頭看過對方,直到聽到微弱的一聲不要推我才回頭一望,哪來的赤司?哪來的小鬼?

  背後除了其他陌生的人以外,對方小小的身材幾乎被遮住了。

  「喂,小鬼?小鬼?」紫原低著頭張望著,卻沒有看到同樣燦爛的紅髮。
 
  正當他想著糟糕完蛋了,要準備去櫃檯請人幫忙時,才感覺到褲管被拉了一下。

  赤司一臉鎮定,「你在幹嘛?像個白痴一樣的四處轉。」

  ……

  「你剛剛不是被擠走嗎?混帳小鬼。」

  紫原嫌低頭累,便蹲下身把對方拎了起來,看著對方不屑的神情。

  「你回頭之後我就在你旁邊了,只會看遠不會看近嗎?」赤司踢了踢腿,像是想踢中紫原一番,不過紫原就算沒有伸長手臂,對方的腿依舊碰不著他。

  「你別在激怒我,否則就把你丟下,反正也不是姓紫原。」

  他畢竟是個還有些傲氣和孩子氣的國中生,被這樣又嗆又輕蔑又汙辱的,不會生氣的人才真的是白痴。

  赤司瞇著眼看著他認真起來的眼,「……喔。」心虛地滑開眼神。
 
  途中紫原沒有讓對方下來走,基本上也只是平板的做著走馬看花的動作,也沒有靠近過水族館,以他的速度要一個小時內出來相當容易。

  直到赤司忽然拉了下他的衣袖,「……怎樣?」紫原低頭,如果對方是要念他或是讓他不高興,就等著被丟下吧。

  「紫原敦,我口渴。」

  「……」的確不是來激怒他,但是這種命令人的口吻還是讓他挺不愉快的,可是又沒辦法無視他的要求,他張望了四周,正好這條熱帶魚類的路線後方有著休息區。

  「去那邊坐著,然後乖乖地別動,我回來找不到你的話,也不會再回頭去找,直接回家。」紫原很明白的對他命令著,沒有等候者回應便將人放在長椅上。
 
  「懂了?」他望著對方沒有半點開玩笑的意思。

  「嗯。」

  赤司乖乖的手放在膝蓋上,便真的沒有亂動,紫原看了一眼才放心的走回去要去找販賣機。

  同時也對自己為什麼要那麼聽對方的話感到不滿。

  「真是個白目的小鬼……」

  他在隔壁深海魚區找到了為數不多的販賣機,選了自己喜歡的可樂,然後思考了一下小孩子喜歡喝的,為了報復他選了一瓶(他很討厭的)檸檬汁。

  只是這樣小報復似乎沒辦法滿足他,畢竟他原本就不是會忍氣吞聲的人,原本五分鐘可以來回的,他硬是要在販賣機旁慢悠悠地喝,還張望著四周。

  時間一分一秒的在過。

  -

  赤司抬著頭第三次的看向時鐘,稚氣的臉透露出一絲絲的擔憂和不安。
 
  已經過了十幾分鐘了,他剛剛明明有看到另外一邊有販賣機的,來回路程就算紫原用爬的也只要十分鐘,可是現在,人呢?

  他低頭把玩著手指希望能轉移注意力,卻又過沒兩分鐘又抬起頭。
  
  不會丟下他了吧?

  赤司抿了抿嘴唇,喉嚨的確又乾又躁,害的嘴唇也有些乾乾的。

  他承認自己是故意去激怒對方,只因為很有趣,在幼稚園裡面沒什麼人敢和他玩,曾經以為是朋友的卻在自己臉皮薄的開個玩笑就離開他。

  ……原本以為年紀大一點的人就不會了。

  沒想到……

  眼眶有些發熱,赤司伸出手抹了一下,卻看到幾滴水珠在手指上讓他不得不去承認那些「水珠」的來源。
 
  還是一樣的吧。
 
  不會有人要包容他要理解他甚至關心他。

  咬著唇,他含著淚水的再看一次時鐘。
 
  吶,二十分鐘了,連你也這麼快就被氣走嗎?

  為什麼不回來?

  -

  因為顧著喝飲料和從背包拿出零食來吃,順便張望著外頭自己覺得挺可愛的燈籠魚,頭一抬看了時鐘才發現自己居然比原本預計的十五分鐘晚了整整快十分鐘。

  連忙將手中尚未喝完的可樂一飲而盡,捏扁了瓶子隨手一丟邊扔進了垃圾桶。
 
  一個五六歲的孩子等上二十五分鐘,會不會自己跑掉了?

  ……怎麼可能會,那傢伙答應的眼神堅定的像是自己就算消失了一個小時仍然會默默地再等,可惡……幹嘛要為了小鬼走這麼快?

  紫原拍了拍臉頰,想放慢速度卻發現自己的腳不自覺地加快。

  關心什麼的,真是討厭。

  來到了休息區後,他望著四周,果然看到了那引人注意的紅髮,對方正低著頭看著手指,啊啊,果然不用擔心……的?

  走近時,他便看到對方掌心的小水漥。

  「……喂?」

  拍了一下對方嬌小的肩,孩子震了下,揉了兩下眼睛才抬起頭來。

  「不會吧……」紫原看著對方扁著嘴唇,眼眶紅通通的還掛著淚水,委屈的樣子就算是他也忍不住心痛了下,「你、你……你也會哭?」

  「我沒有哭!」赤司再次揉了揉眼睛,用著童音和哭腔說著。
   
  「你騙人的技術好糟糕。」紫原抱起了對方不斷顫抖的身體,將對方托在手臂上,像是照顧幼嬰般的拍了拍他的背。

  「你是故意的吧……你根本就不想回來找我!」

  赤司的哭腔夾雜了些複雜和一些痛處,他聽了也有點後悔自己剛剛一時衝動做的決定。
 
  「原本是這樣想……」

  「……你走開!」赤司推了下對方的肩,卻被對方的手臂禁錮的緊緊的。

  「……反正你也不想理我,就跟他們一樣。」他深呼吸後用著顫抖的聲線說著,「我會從這裡走回家,你不要管我。」

  他用力地揮舞四肢想要下去,可是對方的手臂不但沒有放鬆還反而圈得更緊。

  這樣下去讓他哭鬧也不是辦法,紫原隨便找個人少的地方把對方放到了腿上:「這麼容易就生氣了?然後他們是誰?我和誰一樣?」

  「哼。」赤司的眼眶仍然紅著,卻倔強的撇過頭。

  「好啦。」紫原摸了摸對方的髮,但是後者卻不領情的甩開,「赤司?征十郎?喂喂你不要不回應啊,要是被我媽發現我欺負你我就死定了!」

  「死吧你。」

  「嘖,就說討厭小孩子了。」紫原再一次地摟住對方,「那就叫你小赤吧,反正你不要人家叫名也不要人家叫姓。」

  「你叫誰小赤?我和你很熟嗎?紫原敦。」他的臉因為被抱緊的關係而埋在紫原的胸前,聲音有些悶悶不樂的。

  揉了揉他的髮,「我都放下脾氣好聲好氣的安撫你了,你再繼續任性,就自己走回家吧。」

  赤司發出幾個意義不明的音節,紫原偏了頭問:「你說什麼?」

  「……shi、敦。」

  「呃?」總算捕捉到了幾個音節,這是叫他的名字吧?

  「我也叫你的名字了,所以你不可以丟下我!你扔下我我就跟伯母告狀!」

  此時對方就像個孩子般的鼓著嘴抬頭,眼神卻還有些擔憂。

  紫原和對方互看了幾秒,然後露出了滿意的笑容,「好吧,獎勵你剛剛那麼乖等我,這是給你的飲料。」
 
  「……喔,可是這原本就是要給我的吧?」

  氣氛從原本的僵硬逐漸瓦解,赤司也願意坐在對方的腿上乖乖地不動。

  「好吧,那這是賠禮。」

  他拿出他背包裡還剩下一盒的POCKY,「可是不可以全部給你,這些要留一半給我吃的。」

  赤司默默地拆開包裝,拿出一根巧克力棒從巧克力部分的地方慢慢地咬著。
 
  他又另外拿出了一根巧克力棒,似乎在比對咬過和沒咬過的長短差別,紫原正好奇地想問,赤司便抬起頭將巧克力棒給對方,「一半。」

  「……咦?」

  「你不是說要一半嗎?我喜歡巧克力,剩下的地方都給你。」

  對方用著你驚訝什麼的眼神不解地看著他,同時還說的理直氣壯。

  紫原忍不住被對方的舉動給逗笑,「哎哎,小赤你好可愛啊,誰讓你咬一半啊?是叫你留半盒給我──而且要一半我也要吃巧克力的地方!」

  默默地又咬掉半根舉起,「才不要給你。」

  「你這小鬼──」紫原揉了揉對方的頭,阻止了對方拿出第三根咬一半的舉動,他抱起了對方要赤司看著他。

  「?」眨著已經沒有淚水反而帶點笑意的眼睛,閃閃發亮的看起來好不可愛。

  「我突然覺得你這傢伙滿可愛的。」

  大概是因為個性的關係,才會讓紫原有種難相處的人就是討厭鬼的刻板觀念。
 
  仔細一看,大大的眼睛……雖然顏色不同可是搭起來還滿漂亮的、長長的睫毛、白皙的臉蛋、帶著孩子粉嫩色彩的臉頰、櫻花色的嘴唇,不管怎麼看都相當討喜。

  「……我嗎?我很可愛?」赤司不明白的說著,事實上他幼稚園的同班生也只會說他很可怕──眼睛很可怕。

  「嗯啊。」

  「……那眼睛呢?不怕嗎?不一樣的。」赤司刻意的瞪大了眼看著他。

  紫原聳了聳肩表示不介意,「不會,挺漂亮的啊,很合你。」

  「唔……」原本就粉嫩的臉頰染上了粉紅,似乎在害羞的模樣有些太可愛了。

  忽然間地,赤司垂下了眼睛:「我等等就要回家了。」

  「嗯?所以呢?回家不好嗎?」

  「不好……媽媽都不陪我玩,好無聊。」

  紫原拍了拍對方垂的低低的腦袋,愉悅的開口:「那小赤來我家玩吧?以後允許你活動範圍可以擴展到房間喔。」

  「……可以嗎?」他抬起眼睛遲疑地問著,像是害怕他只是在騙人。

  「嗯──反正你也不喜歡水族館,那我們回家吧!」

  赤司勾起小小的笑容,用力的點頭:「好。」

  -

  「吶吶小赤──我家有很多零食喔,POCKY、薯片、美味棒,還有果凍、布丁和蛋糕,如果這次吃不完下次再來吃吧?」


    
   FIN

PageTop
 

留言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 | 2017/07/23 (Sun) 01:06 [編輯]


 
 

引用引用

引用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