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帶著老公✂打前夫 /

【黑子的籃球】雨天(紫赤)

紫赤、雨天



  「啊──下雨了!小青峰我們快回家啦!」

  黃瀨囔囔著,從書包拿出傘準備要抓著青峰回家。 

  綠間和黑子也分別走了回去,只剩下相信今天不會下雨所以沒帶雨傘赤司和旁邊咬著玉米棒的紫原。
  
  紫原看了一眼原本一結束訓練就會回家的赤司,「小赤有帶傘嗎?」

  「有帶還需要站在這裡嗎?」

  赤司抬眸睨了他一眼,微皺的眉頭像是在說這點你都想不到嗎?

  「咦,那雨會停嗎?」

  紫原看著天空的烏雲,平常上課總是在吃零食所以沒有聽過自然老師的講解,看雲什麼的他不曉得。

  「短時間不會停的。」

  「欸──那小赤要不要來我家作客?」

  「為什麼?」

  「這樣就可以一件外套兩人用啊。」
  
  紫原邊說,邊脫下身上的外套,身形的高大讓外套本身也不小,他撐開正巧可以蓋住自己的頭順便蓋住赤司的上空。

  「你的衣服我可穿不下。」

  「只穿上衣就好了嘛,小赤小小隻的。」

  「去死吧。」

  「才不要──吶,小赤我撐開外套,你抓著我的衣服哦,不然淋到雨感冒就糟糕了呢。」

  「……」

  赤司並沒有正面的回應,可是卻在兩人踏出屋簷的同時伸出手揪住對方的衣擺,臉頰上帶著的潮紅在雨中並不清楚。

  -

  幸好紫原的家比起赤司離學校近的多,兩人在大雨中跑著或多或少也濕了衣服,在這種溫差大的時候若染上了風寒可不是什麼好事情。

  「咦,帶客人啊?」

  紫原的媽媽也有一頭紫色的長髮,身材也高挑,待人看起來相當溫和。

  「您好,我是敦的球隊隊長,赤司征十郎。」

  赤司露出微笑,微微的向對方鞠躬。

  「哎呀,太客氣了,征十郎君長得很可愛呢,小小隻的。」

  ……

  赤司忍住心中的暴衝感,表面維持的笑容。

  旁邊的紫原就算了,連母親也是這樣嗎,果然是怎樣的人會生怎樣的小孩。而且敦他媽媽也很高。
 
  「媽──不要欺負小赤啦,他不喜歡人家說他可愛,雖然小赤真的很可愛哦,剛剛外面下很大的雨,先讓我們去擦乾吧?」

  赤司在看不見的地方狠狠的撞了對方一下,只差沒有抬頭瞪過去而已。

  「對呢,快去沖熱水吧,征十郎君待到雨停再回家吧,住在這裡也沒關係,敦的床很大哦。」

  他的床很大干我什麼事?他想睡對方還敢不讓位嗎?

  他雖然是這樣想,卻只能溫順地說好,然後跟著紫原上樓。

  嘖,果然手長腳長的人床就特別大。

  他瞇起眼看著那張超長超寬的床,即使自己家也頗有錢的,但是他還是沒有那麼奢侈睡到這種幾乎KING SIZE的床。

  「唔,適合小赤的衣服……」

  紫原這時正埋首在衣櫃裡找著,但是每一件拿出來都是會被當成裙子的、讓赤司不爽的長度。

  「怎麼辦,我找不到小學的衣服了。」

  「……你想死嗎?」

  赤司瞇著眼狠戾的看向他。

  「一點也不想哦,那小赤就隨便穿吧。」

  紫原扔了一件黑色的T恤給對方,赤司稍微比對一下──的確是大的有點可怕,幾乎大腿都快被遮住了。

  「褲子呢?內褲呢?」

  「那些小赤穿了全部都會掉下來吧,你要穿我媽的嗎?身高差不多。」

  「你可以去死了。」

  赤司難得的比出中指,異色瞳充滿不爽。

  「嘛嘛,別生氣,那你先穿自己原本的,我去跟我媽借借看有沒有適合你的四角褲。」

  「不必了。」

  赤司很豪邁的乾脆直接脫下黏在身上早就不舒服的西裝外套和上衣,半裸著上身就進去浴室了。

  「啊──對了小赤,我去樓下的浴室沖澡,你好了的話就先在房間等我喔。」紫原看著對方纖細的上身,一瞬間腦袋想過一些很糟糕的畫面,甩了甩頭他才衝著已經關上門的浴室喊到。

  「嗯。」

  簡單的沖澡花不了多少時間,赤司瞇著眼看著那已經穿過的四角褲,內心掙扎,到底要不要穿?莫非要拿敦的來穿?但不合,可是自己的沒洗又很噁……

  算了,管他的。

  赤司一咬牙便穿了上去,但是在套上那件黑色衣服後他便覺得一切都是多做了,長度已經逐已把自己四角褲整個蓋住,想到這個就想到每一次看著對方脖子都要抬到痠痛就有點不滿。

  出去的時候紫原還沒回到房間,他把有些淋濕的帝光制服整齊的摺好後便擱在一旁,同時也好奇地打量這間和主人一樣大的房間。

  書桌上一塵不染,沒有什麼書,大部分的空位都放著各式各樣的零食、房間裡還有電視,躺在床上的位置正好可以看、其他的便是每個房間大部分都會有的櫃子、小飾品而已,整體而言並不亂。

  他坐在床邊,床鋪相當柔軟,雖然棉被並沒有摺好,但是並不影響他躺在上面休息一下。

  -

  紫原一進來就看到一個富有衝擊性的畫面,赤司的確是穿著那件黑色衣服和本身的四角褲,躺在床上就算了,對方一腳弓起一腳伸直,他開門的方向正好可以完完整整的看到對方的底褲,和白淨纖細的大腿。

  「嗯……你好了吶。」

  赤司移開擋在眼前方便擋光的手臂,坐起身來用著有些睏倦的聲音說著,微微瞇著的眼看起來慵懶而像隻貓。

  「嗯,衣服很合嘛小赤,你累了可以睡一下哦,我們家都比較晚吃飯,還是你要先吃點點心?」

  「那我先睡了,沒事別吵我。」

  赤司瞇著眼轉身背對對方,衣服因為壓著的關係而掀開一小角。

  紫原坐在床邊,無法控制的將視線一直擺在對方露出的腰間和曲起的雙腿上。……小赤,果然很可愛看起來很好吃呢。

  不曉得咬起來是什麼樣子……

  紫原承認他真的有點餓,可是那種餓又不像平常想不斷吃著美味棒的那種嘴饞,如果真要說的話──就是想嘗嘗看赤司征十郎這個人。

  微長的紅髮蓋著白皙的脖頸,紫原的手小心地撐著床,然後帶著好奇心的往對方的脖子上咬了一口。

  進入沉睡的時候,脖子忽然傳來一陣濕熱和刺痛,赤司立馬睜開眼睛,一回過頭就看到紫原放大的臉,嚇得他心臟差點沒跳出來。

  「……你?」

  「我自首,剛剛咬了你一口的是我。」

  紫原無辜地眨了眨眼,像是在說眼前的佳餚很好吃所以不小心偷吃了一口──事實上也是這樣。

  「你沒事咬我幹嘛?嘴巴癢?」

  「因為小赤看起來很好吃啊。」

  「你有病嗎?人不是能吃的東西難道你上課沒學過?」

  赤司瞇著眼正經的開口。

  「小赤好笨喔,好吃是指這樣──」紫原忽然靠過去,躺在床上的赤司還來不及迴避便被親到了嘴唇,「謝謝招待。」

  「……敦,你不要命了。」


  FIN

PageTop
 

留言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引用

引用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