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帶著老公✂打前夫 /

【黑子的籃球】點心神施的小魔法(紫赤、R18)

紫赤、點心神施的小魔法(上)

  

  「唔,這個餅乾怎麼沒見過?」紫原眨了眼看著禮盒裡頭的某塊用透明紗袋包住的餅乾,打開了紗袋他捏起餅乾問著身旁的赤司。
 
  從書籍裡抬頭,他挑起眉,「我怎麼知道?這不是你買的嗎?」

  「嘛,是呢。」盯了下餅乾,在看了下赤司有些困惑的異色瞳,「小赤都不吃,這個給小赤試試味道好了──」

  還沒反應過來,應該說紫原在說話的同時就把餅乾往他嘴裡塞,被迫塞了食物就算不滿他也只能咬碎了吞下去,「這個連你也沒看過,吃下去沒問題?」

  「啊?大概沒問題吧,點心都是好東西啊。」

  -

  連續假期總是會讓人感到疲倦和懶散,赤司嗚噎了聲,揉了揉惺忪的眼,外頭的透過窗簾打進的陽光刺眼的讓他想繼續趴回去。
 
  可是醒來了就很難再入睡了,勉強地眨了眨眼讓意識清醒,環住自己腰間的人還緊閉著眼,熟睡的樣子像個孩童般。

  掀開了棉被,緩緩地坐起身,卻發現自己坐到了某樣東西。
 
  「嗯?」以為是棉被,赤司掩住嘴打了個哈欠伸手抽掉自己坐著的東西。

  「啊!」突然的痛處讓他沒有特別壓抑就喊了出來,明明就會痛,可是壓到的也不是腿啊?那疑是棒形的東西是什麼!

  紫原被對方的叫聲嚇了跳,連忙起身。

  揉了揉眼,再揉了一下。

  眨了眨眼確定自己並沒有看錯──

  「小、小赤……!」他指著對方結結巴巴地看口。

  赤司一臉鐵青地抬頭,「這是什麼東西!什麼鬼!」一大早就發現如此令人失控的事情,就算是以冷靜自恃的赤司也忍不住手指顫抖。

  被他握在手掌中的「棒狀物」,其實是某樣他們放學回家經常會看的動物,身上有著的尾巴,上頭白底米黃色的條紋讓他幾乎崩潰。

  「……敦,你快點打我。」
  
  「欸?不要!我不會家暴的!」紫原馬上搖著頭拒絕。

  赤司瀕臨失控的情況下,狠狠的掐了自己的大腿一下,力道沒有特別控制讓他的腿上紅了一塊,眼淚也因為痛處而流出來些。
 
  「啊,小赤還好嗎?疼不疼?」紫原看到白淨的大腿上紅了一塊,馬上替對方摸了摸那塊傷處,安撫著。
 
  「這到底是什麼鬼……」赤司聲線依舊顫抖,那條估計是貓尾的東西不受控制的微微擺動搖晃著。

  紫原還沒提醒他其實對方頭上還有兩個超逼真的貓耳,如果讓赤司現在知道應該會狠狠往自己臉上甩巴掌希望能清醒。

  「我……呃,還滿可愛的?」

  「去死吧你……這種鬼東西為什麼會在我身上?如果不會不見的話怎麼辦!」對方的自尊項是很難接受擁有貓尾這種東西,激動得彷彿再推一步就會崩潰。

  「冷靜,這個忽然長出來的東西,應該很快就不見了。」

  拍了拍對方的背脊,撫摸著因為失控而有些打溼的衣服,順了下他的呼吸。 

  「……怎麼可能冷靜……」赤司深呼吸,聲線依舊有著驚恐和發顫。

  「可以解決的,一定。」

  「沒有好怎麼辦?」努力的讓自己接受事實,赤司已經比剛開始冷靜許多了。

  「養小赤一輩子嘛──」

  「……我看你連自己也養不起吧?」

  可以和他開玩笑證明了赤司已經慢慢恢復成平常的模樣,紫原默默地看著因為走動而晃動的貓耳和貓尾,默默地想到時候赤司會不會抱頭尖叫。

  果不其然,赤司才剛開起浴室燈,還沒闔上門,就看到赤司克制不住的張著嘴講不出話。

  「小赤,冷靜哦。」紫原馬上把對方從浴室拉出來,大概今天都不能讓後者看到有關鏡子的所有東西。

  「我已經……」

  「很可愛啦。」紫原拍了拍對方跟著心情起伏而微微垂下的貓耳,柔軟的觸感讓他驚喜的欸了一聲搓了搓。

  對方過度冷靜的姿態讓赤司就算想緊張也緊張不起來,「這東西很像是女人才有的。」

  「不會啊,小赤也很適合。」替對方把漱口杯拿到外面,以免他看到鏡子又抓狂。

  「聽到你的誇獎我一點也不高興……」

  默默地進行完盥洗的動作,赤司終於也忍不住地往頭上摸,上頭尖尖的耳朵讓他也微微睜大眼,似乎也沒覺得那麼排斥了,便用另外一隻手抓住那不受控制的尾巴彎成奇怪的形狀。

  紫原一從浴室出來,便看到赤司一手摸著貓耳,一手把玩著尾巴,差點讓他克制不住就抓著對方晃動直呼好可愛。

  「嗯,敦?好了怎麼不說話?」赤司困惑的轉過身,眨了眨眼好奇的問。

  「不……我只是覺得小赤應該也很喜歡?」

  「我沒有很喜歡!」赤司馬上反駁著,卻仍然沒辦法掩蓋著自己玩得很開心的事實。

  紫原從後頭掛在他肩上,「明明玩的也很開心啊?」

  「嘖,那只是好奇而已。」被對方這樣一掛,頓時整個腳負擔都加重了些,翻了翻白眼他伸手揮開了後者,「別掛在我身上啊,好重。」

  「哎,是小赤太弱不經風了吧。」
 
  「我不認為一個正常的初中生會有兩米的身高,要我說幾次,我這樣才是正常的!」

  「嘛,很可愛的身材。」紫原輕而易舉地便從對方的膝窩和肩膀打橫抱起,「對我來說小赤超迷你的喔。」

  完全被狠狠地戳到痛處,明明自己不矮,是其他人太高這些話說了好幾千次對方依舊無視,「你要抱到什麼時候?」

  明明已經下樓坐到沙發上了,但是紫原並沒有收回手,讓自己橫坐在對方雙腿中。
      
  「直接坐的話,這個,」他摸了摸對方搖晃的尾巴,「會壓到的吧?」
 
  「也是,會有痛覺……還滿奇妙的。」

  尾巴的位置在臀部上方,比起會因情緒而起伏的貓耳,尾巴像是不受控制的不斷晃來晃去,連赤司伸出手抓住也會因為晃動而愣地收回手。

  「唔,小赤這個……」紫原第四次被尾巴掃到臉,他抓住不斷晃動的尾,赤司原本是因為怕連坐著都壓到所以趴在對方腿上,被忽然抓住這個半屬於自己一部份的東西自然也下了抖了下,回頭瞪了對方一眼。

  「反正又不痛,不要抓。」

  紫原敦給人的印象就是個別人說不要他硬要,別人放棄不勸自己也不想理。

  所以當赤司這樣開口時,紫原便好奇地用兩隻手同時握住,柔軟的觸感就和家貓一般的舒服,上頭米黃色的條紋讓他有種是食物的錯覺。

  「敦,你這樣的眼神會讓我覺得你想一口咬下去。」

  紫原心虛的鬆開手,傻笑地開口:「沒、沒有啦,只是摸起來很舒服啊。」

  哼了聲,對方剛剛一臉肚子餓了的樣子讓他有點毛骨悚然,用點力都會痛了,何況是張著嘴咬下去。

  其實多了兩個額外的東西不太會造成他的困擾,但是只要看到會反射的東西就直覺地想要砸破。

  「居然到了要吃午餐的時候了,」紫原望著時鐘愣愣地說,「小赤要吃魚嗎?」

  「……」赤司瞇起了眼,靈活的翻過身確認沒壓到尾巴後,便伸手掐住對方的臉頰.「你是真的把我當成貓在養?嗯?」

  「嘿嘿,只是想逗逗小赤嘛──那吃湯豆腐好不好?」 

  「……好。」嘆了氣,因為不善料理的關係他一向都是在沙發前等對方做好,或是躺在家裡等對方買回來。

  「哎,好可惜──不然就可以帶小赤出去吃了。」

  「不是『帶』是『跟』!」瞪著對方的背脊他氣惱的說。

  吃飯的問題在假日基本上是會飽就好,就算沒飽下午紫原也會開一堆零食,雖然都是他在吃,但是偶爾也會餵他。

  簡單的菜色端出來,赤司看了一眼幸虧對方沒有無腦的端一盤魚出來,碗公裡頭裝著他百吃不厭的湯豆腐,剛剛的不愉快似乎少了些。

  「小赤,還有點燙啊。」看著對方像個孩子般的一手端著碗,無視著熱氣就拿起湯匙。

  「這點程度我才──唔、」
 
  湯匙舀起豆腐和湯,稍微意思意思的吹了兩下,赤司便張口吞入,然後馬上用手摀著嘴喘氣呼哈呼哈的燙到舌頭。

  紫原原本也以為對方不會因為這種程度就燙到,之前好幾次更燙的食物後者都直接吃了,哪知道這次燙得他差點丟下碗。
 
  眼明手快的替對方拿下手中的東西,拉開摀在嘴前的手,心疼的看到對方眼眶都凝聚著眼淚,舌頭也被燙得紅腫。

  看著對方一臉擔憂地看著自己,赤司默默地推開對方的手,用著有些含糊不清的口吻開口:「比起關照我……不如去幫我倒杯水。」

  「啊,對喔。」

  被對方這樣一提醒,才發現捧著對方的臉東瞧西瞧也看不出結果,從廚房端了杯水讓對方消除些疼痛。

  等待對方平復時,紫原也好奇地捧起碗,吃了一口,「……不是很燙啊?」雖然是比放涼後的食物高溫了些,但是還是不到會燙成這樣的地步,更何況對方都有吹涼了。

  「平常我也不會被燙到的……」

  赤司用手指抹掉眼眶的淚,有些失態的說。

  紫原盯著對方思考,皺了皺眉然後突然啊的一聲,「怎麼?」

  「會不會是那個、那個貓舌頭?」紫原邊說還伸出舌頭說,讓赤司雖然不滿卻也不得不先接受這個事實。

  「這個結論讓我有點不爽……」




紫赤、點心神施的小魔法(下)



  「好嘛乖,我替你吹涼?」有點任性瞇起眼,嘴微微的噘起,在紫原的眼中活生生就是隻受氣的小貓咪。

  赤司雖然沒有應話,但是以他沒有明顯拒絕的態度來看便是只要弄好了,他也會吃進去。

  的確的,在紫原替對方一匙一匙吹涼,輕喝了一小口確定真的不燙後,才讓湊到赤司的嘴巴前,因為被像孩童般地餵食讓他瞇起了眼,卻仍然沒有揮開對方的手。

  看到對方吃下去以後微微蹙著眉,「還燙?」

  「不是,剛剛好像有點燙傷,刺痛刺痛的。」

  「我看看……小赤,舌頭要伸出來啊。」

  鮮紅色的舌上頭有一塊不小的區域有些呈現粉色,可想而知碰到應該會相當疼痛,紫原捏著對方的下顎,一直看著上頭的傷口沒有動作。

  嘴巴張著並不能說話,赤司正從喉頭發出聲音要推開對方時,舌尖便傳來陣陣麻痺感。

  眼睛比感覺晚了一步,他震了下,錯愕的看著對方閉上眼睛吸吮著自己的舌尖,碰到傷口的同時赤司擰起眉頭反射性的縮回舌頭,卻被紫原壓住後腦吻住。

  嘴唇被對方摩擦著除了帶了些痛也有些麻癢,舌頭除了痛也因為被吸吮著帶來一些微妙的感覺,對方的舌尖不斷滑過自己受傷的舌面,像是在安撫著。

  「嗯……敦……」手抵在對方和自己中間,勉強的在喘息空間開口,通常這種過度侵占的吻繼續發展下去都沒有什麼好事情。
 
  「呼……你夠了,午餐還沒吃就急著要做愛?」瞇起了眼,剛剛的湯豆腐自己也才吃了兩口一口被燙到一口吃下去就被吻,讓他有些不悅。

  「現在就要準備吃午餐了啊。」他伸手從對方T恤下擺探入,隨著往上的撫摸衣服也跟著向上捲。

  看著對方肆意的撫摸,「我要先吃飽,你剛剛不是說要餵?嗯?」挑起了紫原的下顎,赤司對他露出有些邪魅的笑。 
  
  「唔……可是我好餓。」紫原巴眨巴眨的望著赤司,後者卻不領情的哼了一聲,自顧自地捧起碗要吃正餐。

  「我沒飽,你也別想吃飽。」

  這句話基本上有兩個意思,但是以赤司用著略挑逗的神情來看,唯一的意思紫原已經準確的掌握到,連忙也拿起自己已經涼掉的飯開始吃。

  赤司喝完湯才慢悠悠地捧起碗一口一口吃著,這時紫原已經用他奇怪的拿筷子方法解決掉凸起的飯丘。

  「你真那麼急?」

  像是故意挑戰他的耐心一般,每一口都嚼得慢悠悠的。

  「啊……小赤好過分……」紫原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碗已經空了,對方卻還有半碗,同時依照這種速度他大概憋死了對方才吃飽。

  「吃飽飯不能做激烈運動。」在紫原以幾乎沒辦法好好消化的速度嗑掉湯豆腐時,赤司眼明手快的後退不要讓對方碰到。

  「咦,可是小赤剛剛──」

  「沒有可是,我的命令是什麼?」

  「唔……絕對……好嘛,休息休息。」

  在赤司的堅持之下,紫原即使不斷趁著前者不注意偷摸,但是仍然擋不過他的狠瞪。

  「都要吃晚餐了,哎,小赤……」

  要他不對一個躺在自己腿上的人出手實在太困難,尤其那一直很不安分的尾巴還會動不動的在他面前晃動,雖然知道沒有這個意思但他仍然還是覺得對方在挑釁。

  赤司捧著一本書在閱讀,聽到這句話頭上的貓耳動了下卻又沒有回應,直到紫原耐不住性子要二次問話時,他才闔上了書,「我聽到了。」

  「呃?」

  「那麼就到晚餐前吧,來不及就不理你了。」

  -

  多了一條尾巴的關係,紫原讓赤司跨坐在他的大腿上,嘴唇在後者的耳垂、脖頸、鎖骨留下點點痕跡,連同對方搭在自己肩上的手也被咬了好幾口。

  「你才是貓吧?」赤司看著自己手腕的部分被咬了幾個紅點,同時也有些轉移身後的不適。

  「小赤也可以咬啊。」

  「我沒興趣……夠了,那條尾巴不會有感覺的,你在揉下去我就殺掉你。」

  「唔,可是照理說不是有了貓尾以後都會變成敏感點嗎?」

  一手幫忙對方擴張,另外一隻平時喜歡亂來的手卻也跟著摸著不斷晃動的貓尾,他像是對這點感到有點驚奇。

  「……我是不曉得你平常趁我不在的時候都看了些什麼鬼東西,但是,」赤司忍住情緒深呼吸一口,「你就算把它弄斷,也不會有感覺,真的。」

  「弄斷會痛吧?」

  「……」赤司用一種你有病的複雜眼神看了一眼紫原,對方馬上賠笑的摟住自己。

  「我知道啦,小赤最欠照顧的是這裡吧?嗯?」

  鬆開抓著對方尾巴的手,手滑向了他的腿中央,愛撫著後者的分身。

  「哼……弄這裡比摸那個尾巴舒服多了……」剛剛被冷落的分身忽地被熟練的技巧愛撫,原本還有些凶狠的語氣頓時變軟了下來。

  「比起靠電視說的,還是直接抓住小赤的敏感點比較好呢。」

  被手指進入的後穴也漸漸習慣外來的侵入,隨著他軟著身子放任對方的愛撫,聽到這句話時赤司還是用著被打敗的聲音開口:「就叫你別亂轉電視來看。」

  「反正我現在也知道了──」

  他拖起赤司的臀部,準備進入前他瞇起眼接了剛剛那句話:「小赤的尾巴,舒服的時候會纏在手上呢。」

  「呃──……唔!」還來不及反應,便被狠狠地進入,撕裂般的疼痛讓他在紫原手臂上抓出好幾道紅痕,完全進入後他忍受不住的喘氣。
 
  「你剛剛說的是什麼意思……」

  「剛剛愛撫小赤的時候,尾巴就捲了上來啊。不過可能因為現在很痛的關係,又鬆了下來呢……」紫原眼神看了下他摟著對方腰間的手腕,要赤司也跟著回頭。

  上頭有著淺淺的痕跡,愣了下,「我有點難相信,就跟你說尾巴會是敏感點一樣。」
 
  「試試看就知道了?」紫原盯上赤司不解的眸子,沒有特意的開口便托起對方的臀然後在重重的壓下。

  「唔……」這種跨坐在上方的姿勢,幾乎不用多少力道便能頂到最深處,狠狠的咬緊了一下,紫原也同時發出悶哼。

  「你看,纏緊了。」

  赤司回頭看了一下,剛剛還沒有把整個手腕綁住,現在卻直接纏在上頭貼得緊緊的。
 
  「……」難以置信地瞪大眼,他張著口不知道該回應什麼。

  趁赤司還沒收回視線,紫原在頂了一次,這次前者明顯的看到在自己腦中感到舒服的同時,尾巴也跟著一顫後的縮緊手腕。

  「看吧?」

  「這根本……」

  「根本直接把小赤內心的話都說出來了吧?好有趣!」紫原一點也不在意手腕被勒緊的力道,應該說是在發現他的效果後被勒緊反而有一種盈滿的幸福感。

  「你去死……唔……」
 
  紫原在邊調侃赤司邊進入對方這一點,是可以一心二用的;而赤司原本是靠和對方對話來轉移些注意力,但是一停下之間的談話,便可以清晰的感覺到體內的分身不斷的進出。

  同時那個讓他搞不清楚用處的貓尾也讓赤司覺得過分難堪,幾乎什麼反應都不要給,紫原只要感受手上的勒感,便可以判斷怎麼樣可以讓他比較舒服,也太難堪了吧?

  「哈啊……你不要太得寸進尺……」

  在紫原刻意的讓赤司趴在沙發上趴跪在上頭由後方進入時,赤司努力的壓抑住喘息,連話都像是從齒縫傳出的。

  「嗯……這樣子小赤高潮的時候我的手應該會沒有血液流過吧?」
 
  愣了一下才聽清楚對方在說些什麼,赤司原本就因性慾而微紅的臉此時連耳根都可以感覺到熱度,他低聲斥責:「閉嘴……你去死……」

  「我是快被小赤夾死了。」紫原低聲笑著,染上情慾的聲音有些低沉。

  如此露骨的話讓赤司顫了一下,連帶身體也跟著夾緊讓紫原輕喘一聲,「你不要轉移……啊嗚……話題……」

  「哎,怎麼這樣說,我可是很真心的覺得快要被小赤弄死了嘛。」

  「就……啊……叫你去死……你閉嘴……」

  「唔,好吧。」紫原不甘不願的說著,赤司先是愣了一下想說前者怎麼這麼聽話,同時卻發現自己的背上被對方用著舌頭舔吻著。

  比起身後傳來猛烈的撞擊,這種細細的吻反而讓赤司渾身起了疙瘩,「不要親了……」

  「那小赤是要我閉嘴,還是要我讓我親?」

  在對方柔韌纖細的腰間咬了一口,他情色的說著。

  「拜託你做愛的時候……唔、就專注在動作,別一直說話啊……」赤司終於忍無可忍的開口,惱怒的聲音讓他確實就像隻炸毛的貓。

  「我分心小赤都不行了,何況認真呢?」

  這句讓赤司又羞又氣,無奈卻又不得不覺得這句話說的還滿正確的:「我寧願你乖乖做現在的動作……別、哈啊……別說話……更何況──」

  赤司忽然止住了喘息,回頭對他魅笑了下:「我也還可以和你正常對話,是不是太不夠認真了?嗯?」

  聽到這句話時紫原先是看到對方妖豔的笑就先被狠狠的打了一下,聽完話後一向不喜歡認輸的紫原也跟著彎起嘴角,「我知道了,等會兒會讓小赤什麼話也說不出的。」

  -

  赤司的挑釁做得相當成功,才會讓紫原忘記對方剛開始的叮嚀的時間內結束。

  事實上赤司也不會去追究──

  「小赤,九點了喔?」紫原晃了晃清洗中就累的睡著的赤司,而且一連睡著就睡過了吃飯時間,直到鐘面呈現垂直才下定決心來叫。

  慢慢的睜開眼,赤司恍神了一下才想起剛剛發生甚麼事情,「敦你居然──」

  「哎!冷靜嘛小赤,我剛剛找到好消息了!」

  「什麼……唔?」赤司忽然被摸了頭,原本想要問他要做什麼,卻發現原本頭頂上的耳朵好像不見了,他才可以這樣肆意的搔亂髮絲。

  為求事實,他伸手摸了一下腰的尾椎部分,原本總是會晃來晃去的尾巴也消失了。

  「這是你的好消息?為什麼會不見?」

  「啊,是這個喔。」

  紫原手上拿著昨天沒吃完的禮盒,指著原本放紗袋的小格子下方,下頭用著小字寫著:注意!這是試用品,時效從入睡後開始十二小時,將會有一定機率長出獸耳象徵。

  「……」那行小字讓赤司看的頭痛,這麼小是誰會看到!

  「你怎麼會注意到?」

  「剛剛拿起另外一盒,一看發現也有紗袋,就仔細研究了一下發現他下面都有寫。」

  「喔……那餅乾呢?」
 
  「剛剛吃掉了喔,所以明天就換小赤照顧我了!」 
  

  FIN

PageTop
 

留言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 | 2017/07/22 (Sat) 19:31 [編輯]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 | 2017/07/31 (Mon) 05:19 [編輯]


 
 

引用引用

引用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