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帶著老公✂打前夫 /

【黑子的籃球】打針(紫赤)

*小紫小赤(小學一年級設定)
*班級直接參照官方小說:紫黃同班、青綠同班、赤司黑子不明
*帝光小學(?)

紫赤、打針

 
  一個新學期開始,小學一年級的孩子們都必須要接受預防針,為了怕拖到後來的時間,因此剛開學都必須做這項事情。

  「來,深呼吸。」

  外面派來的護士小姐輕聲地說著,紅髮的孩子一臉平靜的捲起袖子,露出白皙的左臂,淡漠的瞳孔絲毫沒有一絲絲害怕。

  感覺到手臂上傳來陣陣刺痛,瞇起了眼睛往手臂看,尖細的針頭刺進柔嫩的肌膚,護士小姐壓著針孔的手也下壓,裡頭的透明液體逐漸消失。

  將濕著的酒精棉布壓在傷口,「乖孩子,過一陣子就可以拿開了喔。」

  「謝謝。」從圓椅上起身,赤司離開了位置,順便看了一眼嚇得瑟瑟發抖的同班同學,平淡的瞳孔下掩蓋了些些不屑。

  全一年級的同學大部分都集中在這個時段打針,聚集在禮堂中,一個班都安排了幾個護士小姐,打完針的同學便可以先回教室或者是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休息。
  
  「嗚啊──好痛!」一陣囔囔讓赤司好奇地看過去,金髮的孩子他不陌生,畢竟幼稚園曾經是隔壁班的同學。
 
  有著白白嫩嫩臉蛋的黃瀨哭紅了眼睛,手壓著紗布一抽一泣的掉著眼淚。
 
  「小、小黃,很痛嗎?」在輪幾個就要換成自己排隊的紫原怯生生地開口,雖然有幾個人表現的平淡──例如隔壁班一臉沒什麼經過的青峰。

  「超痛的!小紫原你要小心,針會哇的一聲刺進去,手感覺就像是被鋸斷一樣的好痛好痛!然後拔出來的時候有一種全身靈魂都被抽出的感覺啊!」

  黃瀨用著淚眼搭配哭腔激動的說,真實的口吻讓幾個聽到的孩子們都開始露出害怕的神情,連同問話的紫原也瞪大了眼睛。
 
  「黃瀨,你果然還太弱了!只是個打針就怕成這樣!」隨意地將酒精棉布扔到了垃圾桶裡,青峰滿臉不屑的說著,順便比了個拇指向下的姿勢。
 
  黃瀨馬上便囔囔著:「小青峰這個討厭鬼,明明就好痛!不怕痛的小青峰是怪人!」

  「誰是怪人啊!綠間也沒哭啊,你看那邊的赤司還不是跟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為了證明自己的論點,青峰先是指了也扔掉棉布、正在看著手指的綠間和往這裡走來的赤司。
  
  經過垃圾桶時順手的把沾了些血珠的棉布扔掉,把捲起的衣袖拉下,「大輝你好吵,有人不怕也有人會怕,這點小事需要和涼太吵嗎。」

  「小赤──」從隊伍脫隊、打算最後一個再上去打針的紫原哇一聲便跑過來,比一般孩子還高大的身材差點撞倒了赤司。

  原本有些僵硬的臉看到了紫原便柔和下來,旁邊的黃瀨只能吸著鼻子準備去找黑子哭訴,青峰也無趣的跑到兩旁的鐵椅坐著。

  紫色的孩子抱住了赤司纖瘦的身子,比對方高上了一顆頭還硬要將腦袋窩在對方肩上,撒嬌的樣子讓人忍不住想好好疼愛。
 
  伸出手摸了摸對方偏長的髮,赤司輕聲地問:「怎麼了?怕打針?」 

  「我、我才不怕!都是小黃的關係所以才不敢打針的!」

  放大音量藉此增加自己的可信度,但是他沒想到不怕和不敢完全搭不上。

  挑起眉,「那你就去打針啊,這點也做不到嗎?」

  「我、唔……我……」

  彎起了嘴角,赤司再度下馬威,「是誰說要保護我的?這種小事情都沒辦法忍受的人算是男人嗎?」

  明明都只是男孩吧……旁邊的人忍不住心裡碎念。
 
  但是他們完全都高估了紫原的性情,後者原本就是激不起的,被這樣一說馬上像隻炸毛的貓,鼓著嘴巴大聲囔囔著:「才不怕,小赤看好了,我會成為保護小赤的男人!」

  漂亮的眼睛轉了轉,赤司偏著頭笑,他回頭墊起腳尖拍了拍紫原的肩:「我等你。」
 
  紫原總算願意回到隊伍裡頭,赤司也坐到了綠間旁邊,青峰和黃瀨還在吵架,黑子則是在一旁默默地壓著針孔處。

  「這種根本就是挑釁吧……」綠間默默地對著赤司說,因為剛剛兩個孩子都站在這附近,講話聲音又沒有特意壓低,綠間幾乎都把所有話都收入耳朵了。

  明明小小年紀卻散發著霸王氣勢,赤司環著胸翹著腿,「對付敦,這種程度的刺激是剛剛好的,看吧,他馬上就乖乖的去排隊了?」

  對於總是擅長抓住對方弱點再狠狠地刺激的好友,綠間對紫原默哀了一下,「但你確定它可以忍到打針時?他看起來很害怕黃瀨剛剛說的。」

  「到時候再過去拍拍他就沒事了。」黃瀨剛剛的話簡直就是誇大無數倍,就算針筒粗上兩倍也未必會那麼痛,赤司無奈地嘆氣。

  打針其實耗不了多少時間,就算紫原中間跑出去現在在最後一個,但是班上的同學這麼多就是這麼多,逃也逃不了,遲早會輪到他的。

  不自覺的在嘴裡塞入一顆糖果,左腳右腳輪流的踩著似乎有相當程度的害怕。
 
  「請把袖子捲起來喔,紫原君是吧?」護士小姐看了一眼名單,溫和的向紫原說話。

  「我、我……不要!」

  「呃……其實不疼的。」

  「騙人!小黃剛剛都哭成那個樣子,一定很痛!」紫原癟著嘴巴好無辜的說著,大眼睛像是在多受一點刺激也會跟著流出眼淚。
 
  表面溫和的護士小姐事實上有些不耐,剛剛也不只一個孩子被黃瀨給影響,但是還沒有連衣服都不肯捲起來的孩子。

  深呼吸,「放……」

  赤司不曉得何時走了過來,站著的身高讓他順利的可以摸上紫原的腦袋,「護士小姐,等我五分鐘好嗎?我幫你和他溝通。」

  「……呃,好的。」紅色的頭髮在學生裡面並不常見,雖然不是負責替赤司打針的,但是她也聽到同仁們剛剛也有竊竊私語說著這孩子有著非凡的氣勢。

  紫原睜著有些水霧的眼可憐兮兮地望著赤司,用著撒嬌的語氣說著:「小赤,我不想打針啦──」

  「不可以,敦,不行讓護士小姐為難喔。」赤司盡量放低聲音,用著不刺激到對方的柔軟語氣體貼的開口。
 
  「可是、感覺好像很痛啊……」

  望了一眼擱在鐵盤上的針筒,鋒利的針頭看起來閃著銀光。

  摸著對方的臉蛋,為了平視赤司乾脆無視眾人眼光的坐在對方腿上,小小的手捧著紫原的臉:「你想當不聽話的孩子,被我討厭?」

  「欸──才不要被小赤討厭!」

  「那就對了,你乖乖的,放學請你吃零食。」

  「唔……」零食的誘惑顯然很大,紫原馬上露出為難的表情在赤司和針筒之間游移。
  
  上鉤了。

  赤司瞇細了眼睛,再次開口,又是強而有力的誘惑:「打完針不哭不鬧的話,就讓敦來我家玩一天喔。」

  紫原馬上就義務反顧地咬著餌的確被釣上來了,「可以去小赤家玩嗎?我要去!」

  「先打針。」赤司轉過頭向著旁邊拿著針筒蓄勢待發的護士小姐點了下頭,微微傾了身替對方捲起袖子,「看著我的眼睛。」
 
  一向就最黏赤司,對方說的話比所有東西更有吸引力,紫原馬上壓下害怕的情緒睜大了眼睛,望著對方雖然異色,卻都相當美麗的眼睛看。

  紅色的眼像是寶石般的純粹清澈,金色的眼像是太陽般的閃閃發亮,不知不覺就被對方帶著笑意的瞳孔給蠱惑。
 
  「……!」

  針筒刺進時讓紫原渾身緊繃了下,原本抓著對方腰間的手也跟著出力。

  「別怕啊,根本不痛的。」掙脫開對方的手臂,赤司摸了摸柔軟的紫髮,然後手掌滑下額際蓋住他的眼睛,「我在這邊喔?」

  護士小姐一看現在情況正好,馬上就把疫苗都打了進去,針頭拔出時紫原的反應也沒有原先這麼大,「紫原君,好了喔。」向紫原說完後,她也向赤司點了下頭:「謝謝你呢。」

  「那是絕對的,沒有我做不到的事情。」滑下了紫原的腿,赤司看起來傲氣十足。

  壓著手臂上的棉布,「小赤……好像也沒有很痛耶。」
 
  「原本就是了,涼太表現得太誇張了。」領著紫原回到鐵椅旁,黃瀨癟著嘴似乎吵輸了青峰跑去黑子旁唧唧喳喳的比手畫腳,綠間向他搖了搖頭似乎覺得赤司管得太多。

  「那、那剛剛小赤說的還算數嗎?零食和去小赤家玩!」

  紫原睜著閃閃發亮的眼睛向赤司興奮的說著。

  「當然,但是下次可不准再害怕喔?」

  「唔、可是害怕的話就可以討到小赤的抱抱耶……」

  「不需要這樣我也願意抱你喔?」


  FIN

PageTop
 

留言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引用

引用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