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帶著老公✂打前夫 /

【黑子的籃球】放天燈(紫赤)

*小紫小赤(小學六年級)→大紫大赤
*日本放天燈的時候是在2月10日,冬天設定,而畢業典禮是3月

紫赤、放天燈




  「小赤,我有好多願望喔。」

  下課時間,紫原反轉了椅子坐下,嘴中叼著巧克力棒,枕在長袖毛衣上頭,偏著紫色腦袋對著收拾上課用品的赤司說。

  「太多願望反而不會實現。」明明只是個小學生,但是赤司說話的方式卻相當成熟。

  發出了似懂非懂的嗚噎聲,「想許願啊。」

  彈了下對方的額間,赤司無奈地說:「每天晚上等流星劃過吧。」

  「哎,每次都還沒等到就在窗邊睡著了──」

  「那你還說想許願,一點實踐的精神都沒有。」輕嘆一聲,紫原總是會提出讓人不知道該笑還是該罵的意見。

  咬完嘴中的巧克力棒,頭抬了起來準備拿下一根時,眼睛卻瞥到了掛在教室裡頭的月曆,除了倒數畢業以外,在月曆上頭也圈出了2/10這個日期。

  「小赤,2月10日有什麼特別的事情?放假嗎?」

  動作頓了下,「敦,你剛剛說你想許願?」赤司沒有回答,反而是反問了回去。

  「對呀──」

  「那天,空下來吧。」

  「嗯?」

  「天燈也可以祈福許願吧,我們去放天燈。」

  -

  若說要放天燈,雖然最有名的地點是秋田,但是因為年紀還小,他們在父母的允許下也只能到了市區特別舉辦的小場地。

  準備好了筆,剩下的只剩下採買天燈了。

  「小赤、小赤,買最大的,我要寫好多願望!」

  紫原和赤司站在攤販前,好幾個天燈的大小遠遠大於他們的體型,「不是越大願望就實現的越快。」買了那麼大個,空著的地方也是浪費啊。
 
  看了好幾個大小,赤司指著兩個人拿起來剛剛好大小的天燈,「我要那個。」

  兩個孩子都長的粉嫩粉嫩的,老闆除了把天燈給他們,還各給了他們一人一個許願籤,「這個寫完放在身上,就會有好運喔。」

  「謝謝──」笑嘻嘻地接下許願籤,紫原牽著赤司的手,來到了空地。

  離天燈施放還有一段時間,兩人蹲坐在地上,看著天燈白淨的表面,遞給了赤司一支筆,「小赤,來寫很多很多願望。」

  「我沒什麼願望啊……」能寫的也只有官方的幾個:課業進步、事事順心、身體健康之類的,例外了寫了一個希望棋藝進步,便拿著筆愣在原地不曉得還要幹嘛。

  反倒是紫原,他寫的部分已經漸漸地將紙面填滿,必須寫的都寫了,額外寫的赤司閉著眼都知道──我想要好多好多POCKY、也想要美味棒、零食吃不完之類的。

除了一行明顯清晰的筆跡,「我想和小赤在一起一輩子,畢業也不要分開」。
 
  看到那行字時赤司難忍錯愕,站在原地他不曉得該做何反應。

  「欸,小赤不寫了嗎?」紫原拍了拍坐在草地沾上草屑的褲子,兩人的部分一個乾淨一個雜亂,形成相當有趣的對比。

  「……這個是什麼意思?」伸出手指指著那行幾乎剛剛看了數十遍、刻在心上的字。

  「啊,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我最喜歡小赤了,當然要在一起一輩子啊!」紫原純真的笑著,來到赤司的旁邊看著對方寫上去的清秀字跡:「什麼嘛,小赤的願望都好無趣。」

  「有意見就別看。」

  耳根微微發紅的被髮絲遮住,赤司語氣顯得有些彆扭。此時用著擴音器放出來的:「天燈準備施放」的音效讓兩人同時都往對方看去。

  「小赤,打火機給我吧?」

  「嗯。」在紫原接過打火機後,赤司的手緩緩捏緊握在手中的筆。
 
  ──小赤,要畢業了耶。

  ──嗯,怎麼了?

  ──雖然國中還是會一起讀,可是不同班一定會很孤單的!

  ──這種事情我也沒辦法決定的……

  ──就算只是一下下,我也不想和小赤分開啊。

  「小赤,準備好了喔?」

  當然要在一起一輩子,說的那麼理所當然……

  「……嗯。」

  最喜歡小赤了。

  「咦,小赤你不放手嗎?會燙著的。」

  裡頭的油已經漸漸讓火焰蔓延,天燈也不斷有向上的趨勢。

  打開了筆蓋。
 
  紫原捏著天燈了兩旁,看著赤司用著單手抓著欲往上衝的天燈,吃力地在上頭寫了一串他從對面看不太清楚的日文。

  「可以鬆手了。」赤司的聲音從對面傳過來,和紫原一同站起身。
 
  雖然還是在好奇剛剛那行日文,但是若再不放手就來不及了,紫原鬆開了手讓天燈向空中飄去,越來越模糊的字、上頭的誓言彷彿也跟著消逝在天際。

  「吶吶,小赤剛剛寫的是什麼?」

  「……」

  「很重要的事情嗎?為什麼要最後再補上去啊?」
  
  望向了對方水晶般純粹的眼,「是的,很重要。」

  -

  十年後的這個時間,一紫一紅出現在熟悉的草地上頭。

  「唔啊──小赤今年居然沒有去秋田,怎麼會跑來這裡?」牽著對方的手,紫原好奇的扭頭望著今年堅持來到這裡的赤司。

  大學畢業後,他們在一起了。更明確的說,是互許終身。

  分神的撿起地上的草打起結,「因為我的願望實現了,所以要再來一次謝謝它。」

  「咦,小赤那時候許了什麼願?我已經忘了自己的說──」 

  「你的記憶力真的很不可靠,多記點除了吃以外的東西吧。」無奈地嘆氣著,雖然早就知道對方的習性,仍然替後者沒想起那件事而感到有些失望。

  搔了搔紫髮,「雖然是忘記自己許了什麼,可是我記得小赤寫的啊──好像是除了身體健康那幾個願望以外,寫了一個棋藝進步呢。」
 
  「是這樣沒錯。」雖然自己的記不起來,可是記得我的嗎……赤司垂下眼想著,嘴角也跟著彎起漂亮的弧度。
 
  「啊!」紫原叫了聲,「小赤那時候最後寫了什麼?後來我問你你都不回答!」
 
  赤司忽然停下腳步,轉過身面對紫原,「想知道?你彎下身。」

  紫原喔了聲彎下腰,原本豎起耳朵等著赤司開口,但是聲音沒等到,卻先等到了嘴唇上的濕熱。

  瞪大了眼睛,看著對方垂著長翹的睫毛,勾著自己的脖子主動送上了吻。

  既然也不是那麼在意被看到……紫原摟著對方的腰,跟著深吻。
 
  在聽到熟悉「天燈準備施放」的電子音,與十年前如出一轍的場景,身旁的人也一直沒有變過,略矮、與自己比相較嬌小卻又強大的紅色人兒。

  紫原忽然想起來他寫的願望了。

  在吵雜的四周,清楚的聽到了音節。

  吶,小赤,我最重要的願望實現了喔。

  「我願意。」


  
  FIN

PageTop
 

留言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 | 2017/07/22 (Sat) 22:38 [編輯]


 
 

引用引用

引用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