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帶著老公✂打前夫 /

【黑子的籃球】髮圈(紫赤)

紫赤、髮圈


  「第三節結束!」

  哨音響起,還在互相防守的隊員們也跟著放鬆下來往旁邊的休息區去補充水分。
  
  明明是實力差不多的友誼賽,但是帝光籃球隊卻以兩倍分差大大領先,整體也沒有出什麼差錯,屬於他們的勝利不過是時間快慢而已。

  「大輝和哲也的搭配不錯,涼太你多做些掩護,真太郎表現得也好,倒是敦,你怎麼沒把頭髮綁起來?亂七八糟的會擋到視線吧。」

  赤司邊叮嚀,邊要其他人去旁邊坐著休息,自己則站了起來替每個人指正缺失,而被點名到的紫原則是無奈地把頭髮往後弄,「髮圈弄不見了,反正沒有弄也不會輸的──」

  「我不喜歡到後來就隨便亂打喔?要贏就贏的乾脆,別讓他們看不起帝光。」糾正了他的看法,他看向桃井,「有髮圈或是橡皮筋之類的東西嗎?你替敦弄弄。」

  身為女孩子,身上總是會帶一些用不到的東西,桃井馬上點點頭從毛衣口袋拿出有些女氣的粉色髮圈,「小紫下次也可以去買髮圈,不貴的小東西買很多放著也沒關係啊?」

  「唔──小赤和桃子妞都好像老媽子啊,出去好麻煩。」他顯然是對於要特意跑出去買一項不常用到的東西感到懶惰,聲線一如既往地慵懶。

  赤司挑起眉,「我不管你怎麼說,反正下禮拜一練習時,把頭髮弄乾淨,要剪短也行。」

  「好麻煩,那小赤你陪我去吧,這樣就不會有怨言了?」

  「買這種小東西也要我陪你去?小孩子嗎?」

  撐著臉頰乖乖地沒動讓桃井綁著髮,「小東西不買也沒關係吧?」

  「怎麼不知道你那麼伶牙俐齒了……」赤司看著桃井替對方弄好頭髮,的確順眼多了,也顯得有些精神,同時也聽到廣播處傳出的第四節準備開始。

  無奈地嘆了口氣,「知道了,明天下午兩點在學校前。」

  「好啦,那小赤司,我們上場了喔──」黃瀨打斷他們,其他人也默契的向赤司看著。

  頷首,「知道了,全力以赴吧。」 

  帝光氣勢銳不可擋的在第四節結束前,已接近三倍的分數壓倒性勝利。

  -

  在兩點前,赤司便習慣性的提早五分鐘先到。已經入冬,雖然有些冷,但也不到穿著大衣的程度,身上不過穿著毛衣圍了條圍巾,休閒的打扮也襯出他出色的外貌。

  紫原的確在他預計內,晚了十分鐘左右才到。

  「呼……差點睡遲。」比起赤司,紫原穿得較多,但是因為跑來的關係,看起來似乎有些熱,他要赤司等等便先脫下外套,「好多了!」

  「睡遲?你昨天在幹嘛?」挑起眉,雖然知道他會遲到,不過他一向喜歡準時的人。

  尷尬地搔了搔髮,「因為打完球回家就些睡了一覺,錯過了禮拜五都會演的料理節目……所以就打電動打到半夜等重播。」

  言下之意就是我因為看電視,所以睡遲到讓你等。

  雖然無奈,卻也不知道該怎麼反應,「熬夜看料理節目……你是少女嗎?」最後赤司只好默默地吐出他的想法。
 
  「我的夢想是成為點心師傅耶!」

  「不打球?」

  「嘛,不喜歡啊,好累。」紫原非常誠實的說,即使對方是他的球隊隊長。
 
  赤司擅長觀察對方的細微表情,也喜歡透過解析分析出一個人的個性和興趣,當初找了這些隊友就有了他們都是難得一見、值得培養的人才,當然,自然他也知道紫原打籃球從來不是因為興趣。
  
  他的責任就是把每個隊員培養的最好,然後替帝光……替他們自己,贏來每一場比賽。

  紫原看到赤司似乎陷入短暫思考,聳聳肩又開了話題,「小赤不是很會下棋嗎?不管是將棋還是西洋棋之類的?」

  「你的意思是要我當棋手?」

  「小赤下棋和籃球應該都是很厲害啊,那就當棋手啊,可以不用跑來跑去累得半死,我還可以做糕點給你喔!」
 
  「先不論你的話中的毛病,點心師傅不乖乖做點心來找棋手算是什麼詭異的場景啊……」他顯然是想到了這種場景,嘴角一勾似乎覺得有趣。

  欸了聲似乎覺得沒什麼怪,「不好嗎?這樣小赤天天都有東西吃耶。」

  「我又不是你……哈啾!」轉進熱鬧的街道時,一陣偏涼的風迎面襲來,讓赤司摀著嘴打了個噴嚏,顯然稍微冷到了。

  剛剛還熱得脫下外套,紫原自然是沒受到影響,他看了一下搓了搓手掌的赤司再看一下手中拿著有些礙眼的外套,「吶──給小赤拿。」

  自動地將外套披在對方身上,身形的差距讓外套披在赤司身上有些滑稽,稍微愣了一下,他卻也沒有生氣的拉下外套,「好吧,省得你等一下拿著東西麻煩。」

  剛剛被擁在懷中的外套還帶了些主人的溫度,給人的感覺有種包覆全身的安全感,同時也降低了一些寒冷,稍微拉了下兩旁以免滑下,跟在對方身邊在還不怎麼熱鬧的街道逛著。

  「小赤,我想吃那個──」指著擺出來賣的糖葫蘆,紫原睜著眼睛又蹦又跳得像個孩子般的欣喜,他晃了晃赤司的手希望可以得到許可。

  「你去買啊?」

  赤司不明白地抬頭望著他,似乎不太能理解為什麼花自己的錢還要先問別人這件事。

  掏出口袋的百元鈔,「小赤要嗎?」
  
  愣了下,「我不喜歡吃這種東西……吃你的就好了。」

  赤司並沒有把握自己可以吃完這一串有好幾個裹著層層糖漿的小番茄,甜膩的感覺一向都不是他習慣的口味。

  「好吧,買一串就好,等一下應該還有很多可以吃的!」

  「……敦,我們今天是買髮圈,不是買吃的。」赤司在對方拿著一串糖葫蘆回來時,還是有些無奈地提醒了這次的目的。

  紫原也停住了咬糖葫蘆的動作,「嘛、嘿嘿,那,那我們去買髮圈吧!」

  「你忘了吧。」

  「啊、唔,小赤別生氣嘛──現在也才剛開始,吃一個消消氣吧?」紫原偏著頭對他笑,然後伸出手把糖葫蘆橫在對方面前。

  赤司垂下肩似乎不想和他爭,抓著竹籤的一邊咬了一顆,在咬破酸甜的果實後,卻聽到紫原的竊笑聲。

  「……怎麼?」默默地吞下番茄和融化過的糖水,他瞇起眼抬起臉,卻看到紫原摀著嘴背對他笑得連肩膀都在抖。

  「哈哈……小赤,」他用食指抹掉眼眶笑出來的眼淚,用嘴巴咬著竹籤空出兩手,左手捧住對方的臉,右手則伸出拇指抹去嘴邊赤司沒注意到的糖絲,「沾到了哦。」

  默默地看著紫原的動作,「連這點糖也要放到嘴裡舔,餓就在去買。」對方的手指抹掉嘴邊的糖後,下一個動作便是放到嘴裡舔掉,微微的瞇起來似乎很滿足。

  「不然也不能抹在衣服上啊。」聳了聳肩,看到對方有些發紅的耳根和故作冷靜的臉,讓他以些想捉弄,但是為了自己的生命還是不要馬上在捉弄第二次好了。
 
  「算了,跟你講道理你也不會注意吧……去那間?」伸出手指指向某間小店面,裡頭有些女性客人在逛,在紫原沒有特別拒絕後,兩人便轉了方向往那兒走。

  紫原看了差點撞到的門框,「真過分,進去還得彎腰。」

  這讓不必彎腰也不必拱身的赤司瞇起眼,「你有什麼不滿嗎?」

  「沒、沒有,小赤你誤會了──」將手中的竹籤扔到旁邊的垃圾桶,他開始跟在赤司身邊看著各式各樣的髮圈。

  這種店照理來說光顧的都是女孩子,一個兩米高的人在裡面顯然相當突兀,但是他向來不怎麼在意旁人怎麼看,偶爾彎下腰看赤司舉起髮飾,「好花啊,小赤你幫我找。」

  「……是你要綁的吧?叫你去剪頭髮。」

  雖然叮嚀很多次,赤司仍然知道他不會照做,所以也只是順口說說,「想要什麼顏色?」

  「紫色?」

  赤司皺起眉頭,拿了紫色的樸素髮圈,要紫原彎下腰,「紫色太不顯眼了,換一種吧。」將髮圈放了回去,他抬頭問著紫原。

  愣了一下,紫原轉了轉眼睛像是在思考,「那就小赤的顏色吧──」

  「……嗯?」赤司的困惑出現在眼睛中,「我的顏色?紅色嗎?」

  「嗯嗯──反正是小赤陪我挑的,那就紅色吧──」歪了歪頭,看向旁邊掛著一堆髮圈的銀鉤,他隨手拿了個紅色的,「這個?」

  踮起腳尖比了一下,「意外的滿合的,買多一點吧,以免你到處亂丟又弄不見。」輕易的便認可紫色髮配紅色髮飾的搭配,赤司很大器的把紅色樣子的大部分都拿了一個。

  紫原點點頭沒有回絕,自己很專心的跑到了旁邊掛著許多新奇可愛的髮飾區看,專注的樣子活像個懷春少女。

  「敦?在看什麼?」赤司手上捧著一堆髮圈,湊了過去,為了怕外套掉下來,他直接穿在身上,過長的袖口還必須微微拉起。
  
  拿起了一個相當可愛的蝴蝶結髮圈,「吶吶小赤,好可愛!」

  「……」赤司默默地看著紫色的蝴蝶結,再看了紫原一眼,嘴角忍不住上揚,「你想綁這個上去打球?會不會太好笑了。」

  「不是小赤要帶嗎?」

  「才不要。」馬上就拒絕,這種詭異的頭飾他怎麼可能願意綁著?

  「唔嗯,可是好可愛的說。」紫原臉有些糾結,似乎是想乖乖聽赤司的話放回去,又捨不得放棄那個髮飾,「小赤,別動喔。」

  「?」好奇地望著紫原伸出手抓住自己的瀏海,整束抓起露出底下白淨的額頭,「喂……你在幹嘛!」兩手都捧著髮圈,沒辦法阻止,眼睛往上看的發現對方正拿著剛剛直呼好可愛的紫色蝴蝶結把自己的瀏海綁成一束。

  在紫原完美的拍了拍手表示結束後,旁邊傳來了少女的驚呼聲。
 
  不大,但是赤司正巧聽得一清二楚,不外乎──「天啊好可愛的人!」、「把瀏海用蝴蝶結綁起來也太適合他了──」之類的……

  「敦!拿下來!」

  赤司馬上羞紅了臉,又不能因為惱羞就把手上的東西往旁邊拋拆開頭上令人感到羞恥的東西,沒想到對於紫原的容忍居然會讓他對自己亂來。

  被養的寵物反咬一口,大概也不過如此。

  「好吧,小赤讓我拍一張。」

  「誰要啊!」

  氣頭上赤司完全忘記可以把髮圈放到一旁,腳不斷左右踏著似乎有些急。

  「拍完就幫小赤拿掉,照片不會外流!」

  赤司擰著眉似乎在思考,反正紫原就是罪魁禍首,如果照片不外流頂多也是對方偶爾翻到相簿時會笑一下,現在先讓他拍,改天在偷拿手機刪掉好了。

  「好吧,你快拍。」

  「拍照的時候不是要擺POSE嗎?笑一個嘛。」

  他很想要馬上就像紫原大吼誰笑得出來,但是為了減少其他人的側目,他只好吞下那口氣,抬起臉面對鏡頭勾了一個有些官方的笑容。

  紫原沒有再刁難他,快速的照了一張後滿意的收起手機,替對方解開綁的不緊的髮圈,用另外一隻手替他順了順有些翹起的瀏海。

  「……訓練的時候皮繃緊一點。」赤司終究只能烙出這句狠話。

  -

  「小紫,你買髮圈了啊?紅色的耶,很漂亮喔!」桃井在偶爾抬頭看到了紫原綁在後腦的小馬尾後,毫不小氣的給了好評。

  「所以你是和小赤司去挑的啊?」黃瀨好奇的湊近,「你按著手機在幹嘛?」

  「放在XX資料夾小赤的照片不見了……我要去OO資料夾找。」紫原喃喃的說著手上馬上又選了別的資料夾,打開了照片設定成手機桌面。

  桃井和黃瀨無不傳出驚呼,原因是因為桌面上那個人實在是和現在正在斥責隊員的赤司根本不像同一個人。

  「快點來訓練了,別偷懶!」

  擱在一旁還沒暗去的手機,上頭有個紅髮的、有些男女莫辨的人兒正面頰羞紅,白淨的額頭上還有著紫色的蝴蝶結,形成了一種微妙、卻又吸引人的氣質。

  
  「好──」



  FIN

PageTop
 

留言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引用

引用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