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帶著老公✂打前夫 /

【黑子的籃球】櫻桃梗(紫赤)

*整赤司特輯(#
*會接吻不代表很會打結wwww

紫赤、櫻桃梗


  「哇,小桃你好厲害!」黃瀨吃驚的說著,激動的嗓音連剛進來的赤司都聽得到,雖然還沒開始練習,但是他還是有些好奇平常都會先準備數據的桃井居然跟著傳出銀鈴般的笑聲。

  走近一看,一個塑膠盒裡放了許多新鮮的櫻桃,飽滿的紅色果實似乎正在散發誘人的香氣,但是為什麼有些櫻桃上面的木質梗不見了?

  從側面看去,他正巧看見桃井伸出舌頭,上頭放著一個打了個結的櫻桃梗。

  將戰利品放到一旁,赤司才發現旁邊打過結的櫻桃梗疊成一堆小山。

  「小赤司你看,小桃的舌頭超靈活的,這些全部都是她弄得喔!」

  「嘿嘿,還好啦……」桃井不好意思地搔了搔粉色的長髮,吐了吐舌笑著說。

  瞇起眼睛,「這樣會讓我很好奇你們是在吃櫻桃,還是在要那個梗。」拎起了一個果實,伸出牙齒咬住櫻桃後把梗拔除,隨手放在一旁。

  「赤司君不試試看嗎?」

  桃井好奇的偏著頭,赤司愣了下,稍微的遲疑證明了他也是有些好奇。
t
  -
  
  「喂,你們在幹嘛啊?」幾個比較晚來的人好奇的看著赤司和黃瀨嘴巴不知道咬著什麼,一下左邊鼓起一下右邊鼓起,有些滑稽,但是礙於隊長也這樣做了,想笑也不能笑。

  再看到旁邊打過結的櫻桃梗,「五月,你又拿這種騙小孩的招數再玩人了?」身為青梅竹馬的青峰,馬上就看出那些絕對不是這兩個看起來嘴巴有殘疾的人弄出的櫻桃梗堆。

  「阿大真過分!小黃和赤司君也是很好奇的!」桃井鼓起嘴巴氣呼呼地說著。

  「……我才沒有好奇。」赤司默默地吐出被口水沾溼,只有頭尾微微彎曲的櫻桃梗。 

  「赤司君也有不會的事情呢。」

  黑子默默地說著,拿了個櫻桃後,先是吃掉了果實,然後也把櫻桃梗放到嘴裡攪動著,幾乎不用多久就是一個雖然不太美、但至少有些形狀的結出來。

  「哲也你……」赤司微微地瞪大眼,然後再看到青峰一臉鄙視的吐出櫻桃梗後,又更是吃驚了,向來從來沒輸過的他,第一次體會到羞恥這兩個字。

  「啊、成功了!」在黃瀨要青峰慢動作照做一次,充滿模仿潛質的他馬上就照做,跟著的便是個完美的結。

  「把才能拿來做這些無聊的事情,果然都不會進步。」綠間雖然這樣說,但是他的確也做了口中那件無聊的事情、也成功了。
 
  默默地看著隊友們一個一個都學會了,「……喂,都用這種眼神是什麼意思?敦也不會吧!」

  剛剛一直沒參與話題的紫原突然被點名,他的嘴中含咬著零食,「什麼?」

  「紫原,你快點打一個結讓赤司沒面子!」青峰在旁邊鼓吹著,要看到他們偉大的隊長輸掉可說是難得一見的奇景,沒想到這個從小看青梅竹馬用到大的技巧可以讓他吞敗仗。
 
  「咦,要讓小赤丟臉?這樣好嗎?」

  「你怎麼可能會。」赤司哼了聲,他們是情人的事情正選大部分都知道,和對方接吻過這麼多次也沒感覺到後者的吻技有比較高超。

  欸了聲,紫原似乎對櫻桃沒什麼興趣,拿了赤司剛剛含濕著的櫻桃梗丟到嘴巴,眼睛轉著舌頭也跟著攪動。

  這個時候似乎比比賽還要緊張,全部人屏息以待。

  眼見紫原不斷的動作沒停過,赤司也勾起了勝利的笑容。

  「你果然不……!」正欲開口調侃時,就看到紫原吐出櫻桃梗,上頭不只一個單結,結的旁邊還有另外一個結。
 
  桃井驚訝的驚呼,「兩個結!天啊,小紫你好厲害!」

  「很厲害嗎?只是覺得一個結有點鬆,所以在打了一個……」

  紫原用著沒什麼的口吻說,沒注意到對面的赤司臉都鐵青了。

  清了清喉嚨,「打斷你們愉快的交流時間真是抱歉,現在是社團時間了,全部去練習!」其他人馬上站直身體,知道現在隊長大人不是很愉快,瞬間的人群就散了。

  -

  收拾著毛巾和水瓶,已經八點半的時間讓體育館相當安靜。

  「小赤今天心情很不好喔?」習慣和對方一起走一段路程的紫原從後頭掛在了赤司身上,語氣有些疑惑,「為什麼呢──」

  「……」

  賭氣的確也挺蠢的,更重要的是赤司不想承認自己因為這種小事感到不悅。

  「沒什麼,我們回家吧。」嘆口氣的垂下肩膀,伸出手往後摸了摸對方的腦袋。

  「他們說你在生氣不會打結嗎?」紫原很單純的就把其他隊員討論出的結論講了出來,一點也沒有要掩護的意思。

  哼了聲沒有回應,「我才不在乎那種小事。」

  「桃子妞把剩下的櫻桃都給我了,要試試看嗎?」盒子裡剩著十顆左右的櫻桃,在紫原的動作下微微晃動,傳出清脆的碰撞聲。

  看了下紫原笑的單純的臉,再看了下那盒櫻桃,赤司咬牙切齒地從齒縫中擠出一絲絲嗓音:「……好。」

  重新的坐回休息用塑膠長椅上,赤司在紫原的視線下放入櫻桃梗,然後稍微掩著嘴開始用著舌頭去攪動著。

  十秒過去、三十秒過去、一分鐘兩分鐘都過去了。

  久到紫原原本還很專注地盯著,現在只差沒有恍神睡著而已。

  「小赤你……不會嗎?」
 
  氣呼呼地吐出完全沒有改變的結,「不、行、嗎?」

  這樣子氣炸的感覺莫名地讓紫原覺得可愛,「先把櫻桃吃掉,我教你。」

  「要怎麼教?」齧破了櫻桃,酸甜的汁液從口腔擴散開來,再吞下了櫻桃之後,他用著好奇的樣子看著一臉勢在必得的紫原。

  「來,小赤咬著。」將剛剛留下的櫻桃梗交給對方,赤司不明白地用牙齒咬住,隨後一抹紫色佔據了自己的視線。

  嘴唇被封住,還來不及問出為什麼要突然吻上來,就被馬上闖入自己口腔的舌頭給打斷,瞇起眼睛勾住他的脖頸回吻。

  多了個櫻桃梗似乎也不打擾著紫原吻著他,舌頭掃過了齒列和吸吮著他的舌根,隨後在他的驚訝之下,感覺到對方的舌勾起了櫻桃梗。

  原本微瞇的眼睛此時瞪大的望著眼底帶笑的紫眼,感覺的到紫原的舌牽引著他勾勒著櫻桃梗頭尾兩端,在一個反轉,一個圓形的結似乎出現在他的嘴裡。

  輕輕的退開,「小赤,把梗吐出來看看。」

  赤司半信半疑的將口中的吐在掌心,「……唔……」不緊的結讓他的確的怔住了。

  「哎,成功了!這樣小赤不會也沒關係,跟我一起就好了!」言下之意便是,要弄結?就先和我舌吻吧。
  
  「不用,我自己學會就好。」做事情一向追求完美,不喜歡半途而廢算是赤司的堅持,他肯定地說著讓紫原先是愣了一下,然後咧開嘴笑著。

  拿起了新的梗,「那就讓我來教小赤吧?」

  「──用嘴教你。」



  FIN
 
  事後的赤司有學會哦,但是他為了這個付出幾個吻w ←大概是嘴唇被吻腫的程度(?)  
  

PageTop
 

留言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引用

引用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