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帶著老公✂打前夫 /

【黑子的籃球】蛀牙(紫赤)

*整紫原了(歡呼


紫赤、蛀牙



  紫原敦,最近陷入了人生中的一大考驗。

  忍痛看牙醫,或是放棄吃零食。


  -

  「果然大家假日還是會來練習呢!」黃瀨的聲音從體育館門口傳出,充滿陽光和朝氣的聲音吸引了球場邊的人往外看。

  帝光的正選隊員大部分都到齊了,應該說他們有著共同的默契,赤司只要有說他哪一天要來練習,其他人就必須皮繃緊一點跟來,不來也行,等到下周便是地域訓練餐。

  「涼太,遲到了。」赤司正好走到一旁拿毛巾擦著汗濕的臉,同時也看向了手中提著一間知名甜品屋的禮盒,「帶了什麼?」

  「嘛,小赤司就放我一馬吧,剛剛還在拍廣告的說……這是代言送的點心哦!」
 
  黃瀨將禮盒交給了赤司,後者抬頭望了一下時鐘,「算你幸運。集合!」

  隊長的氣勢一出,所有人便往這裡聚起,同時也向剛剛才到的黃瀨打招呼。

  「呦,今天居然敢光明正大的遲到──這個是賠禮嗎?」青峰馬上便勾著對方的脖子無視滿身大汗的調侃著,伸手也打開了紙盒。

  一打開紙盒,甜點獨特的香甜氣味便四溢出來,盈滿了整個鼻腔都是甜甜的滋味,原本就好吃甜食的桃井馬上就問著黃瀨可不可以拿一塊來嘗嘗。

  「可以啊,這個剛剛在片場就吃了很多了,想吃盡量吃。」

  黃瀨這樣一說,所有剛剛還有些猶豫的人便都伸手拿了塊,連原本也不怎麼常吃這種東西的赤司也挑了個看起來不會太甜的糕點開始吃。

  「唔……好想吃……」

  眾人吃得高興時,紫原的聲音忽地的像是幽魂般地傳來過來,語氣中哀怨的成分相當明顯。

  這時他們一同看向紫原,才發現後者沒有拿半塊,手指貼著嘴唇,眼神放著光似乎想吃,但是──「怎麼不吃?」赤司偏著頭問。

  「對耶,最近小紫原好少吃零食的說。」身為他的同窗,黃瀨自然很了解前者在班上的情形,好奇地接著問。

  在五道好奇(有的是逼迫)的視線下,紫原才孩子氣的瞇起眼,「我……好像蛀牙了……牙齒痛。」

  眾人靜默了約三秒,然後開始有人掩著嘴去旁邊笑了。
 
  「喂,笑什麼!小心我捏碎你們喔!」

  「也要捏碎我嗎?」同樣也嘴角上揚、眼帶笑意的赤司偏著頭說,「會痛的話就去看牙醫啊?莫非你會怕?」

  情人說的話總是比普通人有影響力一點,「才沒有……只是不想去,小時候常常去看過,每個牙醫都討厭的要死。」

  這種宛如孩子般幼稚的言論讓黑子也默默開口:「紫原君就像小孩子一樣呢。」
 
  「紫原,學校有教過睡前要刷牙這件事吧?」綠間。

  「哈哈,都幾歲了還會蛀牙──」青峰。

  平常不怎麼開口的黑子和綠間都說話了,紫原自然有點不高興,卻又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可是我不想去。」

  「敦,不去的話就沒辦法吃零食喔?」赤司偏著頭說,比起看牙醫,他自然覺得零食對紫原的影響力大的多。

  紫原為難的看了赤司,又看了零食,「小赤陪我去!」

  要他們偉大的隊長去陪你看牙醫?

  其他人聽到無不露出「就算是情人赤司會答應你才怪」的表情,然後有默契地將視線轉到沒有說話的赤司身上。

  「陪你去看牙醫然後再讓你練習吃零食?」瞇起了赤色的美眸,「你覺得我會答應?」

  紫原頓了下,「會啊──因為是小赤嘛。」
 
  姑且不論他的回答有多麼離奇,赤司先是挑眉、再來是放鬆了臉部的線條,「……等等部活結束就直接去吧。」

  就這樣……答應了?

  「小赤司,你居然會答應?」黃瀨首先不怕死的用著驚訝的口吻問。

  「不能嗎?不然你陪他去。」

  「唔,如果要去的話還是小赤陪著比較有意義吧──」

  「哈哈,黃瀨你連紫原都嫌棄耶。」

  「小青峰你吵死了!」黃瀨氣呼呼地喊著,沒有特意控制的音量造成了其他在練習的隊員們都朝這裡丟出一個疑惑的視線。

  赤司瞇細了眼睛,「現在都回到球場上去練習,敦的事情我會處理。」

  「嘿嘿、小赤──最愛你了──」紫原慢了一步回去,在赤司身上蹭來蹭去的。
 
  拍了拍那個紫色腦袋,「敦,在不去練習的話,就別想再吃了喔?」

  「……唔,知道了。」

  -

  因為有一所的帝光中學的關係,學校附近都有許多方便的商圈、便利店之類的,牙醫這種學校仍然還在檢查的東西也不過是幾條街道遠而已。

  「小赤有蛀牙過嗎?」並肩走著的時候,紫原好奇低頭問著。

  赤司愣了一下回應:「不,我很少吃甜食,至少絕對沒有你那麼常……」

  「我都有刷牙啊。」

  「又不是吃完一樣就刷一次,會蛀牙不過是時間長短而已。」

  「嘛,好吧──」

  看牙齒,沒甚麼好怕的,紫原不想去的原因只是不希望痛和不希望被牙醫囉哩八唆說一大堆而已。
 
  等待就診時,赤司便在他身旁拿著隨身攜帶的小冊子寫著籃球隊相關的事項,紫原也只好無趣的從書包拿出滿滿的零食,然後看了看又放回去。
 
  「小赤,我好想吃零食喔……」

  「嗯……你等等就要看牙齒了,忍忍吧。」

  「好餓──」

  「噢,對了,看完牙齒也有一段時間不能吃,找點事情來做吧。」赤司顯然沒有要出一臂之力,事實上要如何替對方解決麻煩,也是他不打算思考的事。

  嘟著嘴巴掛在赤司身上,因為接近中午關門時間,人反而少了許多,除了坐在櫃台裡微微露出褐髮的櫃檯小姐,就只剩下忙碌的牙醫和他的病人。

  在紫原不知道第幾次說了小赤我好餓的時候,赤司總算嘆口氣放下冊子。

  「你很餓嗎?」

  「嗯──」 
 
  「敦。」用著略帶無奈的口吻,赤司輕聲喚著對方,同時也看了一眼仍然在忙的牙醫和櫃台小姐。

  好奇的對上赤司的眼睛時,所後一抹紅色捕捉了視網膜,所後便是嘴唇濕潤的觸感,還來不及細細感受時,便被推開了。

  「這樣飽了嗎?」赤司偏著頭,寶石般的眼閃著狡黠的光芒,舔著唇的樣子有些色氣。

  紫原的眼神沉了些,「不夠啊──小赤願意餵飽我嗎?」

  此時正輪到了紫原去看診,赤司同樣也勾出一抹嫵媚的笑。

  「如果零食沒辦法餵飽你,那就只好由我親自上陣囉?」


 
  FIN

PageTop
 

留言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引用

引用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