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帶著老公✂打前夫 /

【黑子的籃球】發燒(紫赤)

*一直打成發騷的我到底怎麼了……


紫赤、發燒



  他們的隊長有點怪怪的。

  社團活動前的點名習以為常,總是用著冷靜嚴肅的聲音一一喚過他們名字的赤司今天有點不太一樣。
  
  叫過他們的名字,聽到回應後就在點名版上打勾,一切都一如往常。

  如果硬要說哪裡怪怪的,恐怕就是有些黏膩的聲音,和不知為何看起來有些使人暈眩的赤色眼,還有不斷抿著嘴唇又張開呼吸的粉色唇瓣。

  「發呆什麼?去練習。」

  指著不遠處的籃球框,赤司瞇起了眼看著明明點完名就可以走的眾人,每個都像木頭人繼續站在他面前,犯傻了嗎他們?

  「呃……赤司君,」站在旁邊的桃井體貼的靠在赤司的耳邊說,「你指錯了,今天練習的球框是反方向那個。」

  「……」赤司默默地把手放下,「……看什麼看,知道哪個球框就快過去。」惱羞。

  奇蹟眾人還是沒有離開,黃瀨怯怯地舉起手,「小赤司,今天不是要三對三嗎?你……應該要一起加入?」

  默默地被點醒,「我知道了。」

  他們的隊長有點怪怪的。

  -

  在桃井的指揮下,用著亂數分配的赤司黃瀨綠間和紫原黑子青峰,以三對三的姿態開始比賽,哨音響起時,球是紫原那邊的。

  伸出手斷掉了黑子欲傳出去的球,赤司往綠間那裡傳,卻忽然聽到了眾人的驚呼聲。

  站在赤司旁邊的黑子愣愣的跟前者開口,「赤司君的隊員不是黃瀨君和綠間君嗎?怎麼傳給了紫原君。」

  「我傳的是真太郎啊……咦?」赤司理所當然的說著,卻在看到拿著球的紫原和離紫原有三大步遠的綠間時發出了訝異的驚呼。

  「喂,赤司,你今天也出包太多次了吧?完美精準不是你一項追求的?」青峰忍不住的說著,應該說兩、三年看下來,幾乎看不到赤司出錯過。

  「抱歉,我沒注意到。」

  雖然有些怪異,但是比賽還是繼續下去。

  「小赤司!」黃瀨將球往赤司傳過去,後者擔當的一向是控衛,自然是由他找到精準的路線,但是當球丟過去時卻發現那人怔怔的站在原地好像在放空。
 
  他們的隊長,居然在練習賽時發呆?

  這件事情雖然非常不可思議,但是以赤司現在的情況來看,如果沒人擋下球肯定會被狠狠砸重臉。

  「唔,真危險啊──小赤。」紫原替對方拿下了球,眼看這個情形比賽也只能先暫停,放下了球,紫原好奇的摸了赤司的額,「咦,有點燙?」

  忽然被碰到額頭讓赤司錯愕了一下,「……怎麼了?為什麼暫停?」

  身為比較細心的桃井自然也靠了過來,用著手背碰了下對方的額,「啊、赤司君,你在發燒啊!」碰著對方皮膚的溫度足足燙了些,甚至有種燙手的感覺。

  「有嗎?」赤司摸了下額頭,「和體溫差不多吧?」

  旁邊的紫原不顧其他人在場,從對方手臂下方將人懸空抱了起來,然後額頭貼額頭,「怎麼樣,溫度不一樣了吧?」
 
  相較之下紫原的額頭有些冰涼,難得的沒有些阻止紫原有些親暱的動作,「是嗎,那應該是發燒了吧。」

  想到這個動作似乎會使的赤司不太舒服,紫原當著眾人的眼光將後者橫抱,平常總是有著層層保護網的人現在幾乎沒有任何防備,「那我就先帶小赤回家啦,小綠和小黃比小黑和小青一樣是二對二人數差不多的──」

  「唔,這樣也是,那小紫你就先帶赤司君回去好了。」經理在團隊中也算是地位僅次於隊長的,當赤司不在後她的話也可以決定很多事情。

  「練習繼續下去,不好好練習的話赤司君回來會生氣的。」

  -

  懷抱中的人兒身體有些發燙,光是手臂繞過他的背部就能感覺到炙熱的高溫透過T恤傳過來,而平常總是不喜歡在學校做親密動作的赤司意外的很柔順的給他抱住。

  原本以為懷中的人已經睡著了,紫原在偶然的低頭才發現對方睜著紅眼望著自己,安靜的一句話都沒說,實在有種恐怖的感覺,「小赤……不睡一下嗎?還要一段時間才會到診所耶。」

  「要去看醫生嗎……只不過是發燒而已。」一說話就覺得頭有些疼,他微微擰著眉開口,語氣比剛剛又軟了一些。

  「都這麼燙了當然要看醫生啊,小赤很關心別人卻不關心自己呢。」

  「……」感覺內心好像被戳了一下,他垂下睫毛,轉移話題:「我的書包呢?」

  「……啊,跟我的一起留在體育館裡面了。」

  「你這個笨蛋,耍帥也要記得連東西一起帶走啊!」赤司有些惱火的說著,但是罵到後來又顯得有些氣力不足,只好抿著唇安靜下來。

  擔心的情況下,自然走的比平常慢悠悠的速度還快,總是會含在嘴裡的美味棒或者是POCKY並沒有出現。

  值得慶幸的是診所並不多人,只要在等前面兩個小孩看診完便輪到他們。
  
  「小赤軟趴趴的──」坐在旁邊等待的長椅上,紫原有些調侃的說。

  赤司忍不住的感到沒由來的疲憊和四肢痠痛,雖然想要反駁但是沒什麼力氣開口,只好任憑對方雖然口中說著小赤軟趴趴、小赤軟綿綿的好像水之類的話,卻仍然用著手臂環著他給了他支撐下去的力道。

  不知不覺的就闔上眼睛睡著了。

  紫原有些訝異赤司用著不太舒服的姿勢居然半靠著他的右臂,放心的睡著。

  想要換個比較舒服的姿勢,但是突然傳出電子音,上頭的紅色的數字從34轉成了35,裡頭也傳來了護士小姐的喊聲。

  「小赤,換你了喔?」

  「唔……嗯……」迷迷糊糊的睜開眼,腦袋還沒反應過來就先撐著旁邊起身,才走沒兩步就因為還沒有真的醒而左搖右晃。

  感覺如果不好好扶著,等到走進去就要滿頭包了,紫原馬上跟著起身,「小赤,我跟你進去好不好?」

  「……」沒有抵抗的倚靠著紫原,打開了塑膠門板,裡頭的醫生好奇地看著,「赤司征十郎嗎?」

  「他才是。」

  將人扶到了黑色的圓椅上,紫原站在一旁看著醫生熟練的拿著聽筒先聽心跳,再拿出體溫計量了體溫,「燒了很久了嗎?」

  赤司慢了半拍才知道眼前的醫生是在和自己說話,「今天起床頭就開始痛了。」

  「明明知道頭痛卻還不相信自己發燒啊。」紫原在旁邊聽忍不住開口。

  望了他一眼,眼神看起來像在瞪他,但實際上殺傷力為零,「我以為只是沒睡好的頭痛,也沒有同學覺得我今天不正常。」

  「身體狀況怎麼會讓同學來說啊,小赤班上的同學都不敢跟小赤說話吧。」與其說是抱怨,不如是說他對赤司不好好照顧身體的舉動而有些氣。

  「……敦,吵死了。」

  「好過分,小赤講不過就要我安靜!」

  「喂喂,這裡是好歹也是診所,別在這邊吵起來啊。」移到旁邊用電腦的醫生無奈的說著,手指沒有停的輸入一連串的醫療用英文,「身體不舒服就多休息,不要太過操勞……可以去外面拿藥了。」
 
  在赤司主動站起來之前紫原先環住了對方,「小赤就多依賴我嘛。」

  「……我只是覺得站起來這種事不用你扶。」事實上可能還是需要的。

  原本在體育館只是覺得頭有點暈、眼前有點花,但是在知道有人依靠以後,忍了一整天沒有出現過的作用突然一併竄出,才會如此的脆弱。

  讓赤司坐在椅子上,紫原咬著棒棒糖喀啦喀啦的等著護士小姐拿藥,後者拿出了要包放在櫃檯上,「三餐飯後和睡前,如果很燙的話就吃紅色的小藥丸,多喝溫開水,睡眠時間也可以拉長,若非必要先請幾天加好好在家養病,不要去學校傳染給其他同學。」

  「那為什麼會發燒啊──小赤身體很好的啊?也每天都有參加社團活動喔。」接過藥袋,紫原好奇的問了一下。

  「可能是太過操勞吧,晚睡也是重點,說不定也有可能是染上了風寒,總之引發發燒的症狀很多,盡可能的小心預防。」
 
  「嗯──」

  走回了赤司身邊,「小赤,我揹你?」紫原說完單膝跪在地上,背對著赤司。

  「只不過是發燒需要這樣嗎?」赤司喃念著,但是一瞬間卻覺得那背影有點可靠,雖然有點事後可能會丟臉,大不了下次不要再來這邊看診就好。

  一度以為赤司要回絕,紫原正準備起身時卻感覺到肩膀被手給壓住,隨後便是重量和溫度從背上傳過來,對方將臉埋在他的右肩,「……快點回家,這樣很丟臉。」
 
  「小赤好像又燒得更嚴重呢,臉很紅喔。」紫原故意調侃說著,卻搶在赤司說話前又開口,「那就先來我家吧?小赤家應該沒有人能照顧吧?」

  「隨便……你家人不會怎樣就好。」他的聲音染上了一些疲倦,「我想休息。」

  「爸爸和媽媽一定會很高興小赤來的喔。」紫原笑了笑,將赤司往上提了些,重量好像比前一陣子揹他的時候來的輕一些?「小赤要吃胖一點啊,這麼瘦難怪會生病。」

  「體重和生病是兩回事吧……」

  用著黏膩的聲音抱怨,在紫原寵著的要他快休息時也放鬆了神經,不論身心都依靠著他。



  FIN

  

PageTop
 

留言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引用

引用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