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帶著老公✂打前夫 /

【黑子的籃球】下棋時別穿得太暴露(紫赤)

*完整標題:下棋時別穿的太暴露,你對面的人會死。
*If設定(官方:紫原/甜點師、赤司/棋手)
*下棋還是要認真啦(?)


紫赤、下棋時別穿的太暴露,你對面的人會死。



  「將軍。」

  赤司攏了攏和服的寬大袖口,傾下身將手指夾著的象棋放到對方的陣中,清冷的聲音今天已第三次響起。

  -

  今天算是京都市內的棋藝比賽,可選擇自由報名,整天都無聊著的赤司在偶然聽到這個消息後也去參戰,比賽在星期六的下午一點開始,棋類由開場前抽籤,因為公布的棋類足足有五、六種,因此沒有足夠實力的是不會參加的。

  過五關斬六將,從頭到尾還沒輸過的赤司在第三輪順利的用象棋擊敗了對面的選手,不管對方是男是女都漂亮的以完美的布陣贏過。

  在進入等待賽程規劃的休息時間時,赤司站了起身活動一下有些僵硬的小腿,走到了休息區看著明明作為甜點師傅,但是心目中第一名居然是零食的紫原身旁。

  「等很久了嗎?」將對方代替佔位的零食拿起,自己先坐下在擱在腳上,赤司偏著頭問。
  
  快速地吃掉了剩下的美味棒,紫原舔了舔手指和嘴角,「嗯,有點久──」

  「等會應該就會公布四強了,大概在兩場,等我嗎?」摸了摸對方的髮,他輕笑開口。

  紫原點了點頭,紫髮隨之晃動,「不可以觀戰嗎?我看很多人都站在旁邊。」

  赤司依照剛剛的情況給出回應,「的確會有親友來觀看,你可以站在旁邊,看比賽時不可以說話喔。」

  「好──小赤吃一點POCKY補充體力?」從對方腿上的塑膠袋拿出盒裝餅乾,紫原晃了晃,裡頭傳出碰撞聲。

  彎起嘴角,「等等還要碰棋子,手不可以弄髒的啊。」他微微抬高臉,張開了唇,「敦不餵我嗎?」
 
  看著情人明知故犯的誘惑,紫原當然很想當眾用嘴巴餵過去,但是為了怕赤司難做人他只好先記下這筆帳,拿出了巧克力棒送入對方嘴裡。

  「還要嗎?」在赤司優雅的吃下後,紫原拿著另外一根問。

  抬眼看了時鐘,幾個主辦單位的相關人員拿著剛剛分為四組八人出來的單子,似乎在比對著和重看剛剛在旁錄的影片以確保勝績並沒有造假。

  「小赤會拿到第一名的吧?明明之前全國也拿到了前幾名,怎麼還來參加這種小比賽啊。」赤司的職業便是棋手,偶爾會開班授課之類的,曾經在全國拿到了前幾名的好成績,這種單一地區的小比賽拿第一是肯定的。

  「因為很無聊,只好來比賽了,而且地點就在你的甜點坊附近,你來找我也方便一點吧。」

  「小赤好貼心,我最喜歡小赤了。」

  紫原終究無視眾人的視線摟住赤司的肩膀,用力的在他額頭親吻了一下。
 
  「知道了,我會快點結束比賽的。」

  上方廣播器傳來比賽的選手,赤司的對手是個頗有名的女性。

  -

  比賽的項目是將棋,大概是赤司最會玩的一種了。

  因為是進入決勝賽的最後一場比賽,旁邊的人自然比先前幾場都多了些,也有幾個人認出赤司之前有在全國賽拿到好成績,相較之下對面的女性就不是那麼可怕了。

  即使到了四強了,仍然有所謂的強弱之分,尤其在赤司面對自己最擅長的棋時,之間的差距便不斷擴大。

  紫原對於這種需要動腦的東西感到麻煩,他其實原本是不會下棋的,只是偶爾看著對方專注的研究棋弈相關的書籍時,好奇的要後者講解給自己聽,學了些皮毛。

  令紫原比較好奇的事,為什麼那個女性選手會在赤司下棋後,頻頻露出驚訝的動作。
 
  微微擰著眉希望能理解,如果只是因為赤司下的棋相當厲害的話,應該附近的人都會發出讚嘆才對,但是唯一驚愕的只有女選手。

  他的位置屬於赤司的後方,在某一次看向女選手下棋時,彎腰的姿勢讓他愣了下。

  其實不能靠棋局太近,但是因為身高的優勢讓他看的到很多別人看不到的東西。

  例如穿著繁雜和服,每一次將棋子放出之後傾身,有點曝光的上身。

  他大概猜的到一些,莫非是女選手在每一次赤司彎腰擺棋時看到了什麼值得一見的嗎,以他的方向頂多能看到女選手頗豐滿的上圍。

  女式的和服一項都繁複許多,穿上了許多層,又在腰間用寬大的帶子繞過許多圈,相較之下男式的不過一兩件,腰也不會像女性般弄得這麼牢靠。

  所以其實在赤司對面可以看到很多好風景?

  紫原瞇起了眼,暗自決定等會兒休息時間來和赤司玩盤棋子好了。

  在他胡思亂想推論時,棋局也宣告了結束,赤司的棋子大部分都吃掉了敵方陣營的,堪稱玩勝也行。  

  棋局結束時,旁邊圍觀的人自然也少了些,敗仗的女選手也禮貌的向赤司握手,誇獎著後者的棋弈,優雅的離開。

  赤司欲站起時,紫原卻搶在他動作前壓住他的肩,不讓他起來,「敦?」赤司好奇的抬頭,不解地望著他此舉。

  「小赤,這些棋子還可以玩嗎?」

  「應該可以,想下棋?」

  「嗯。」

  雖然有點好奇戀人忽然對將棋產生的好感,赤司仍沒有表示什麼,點了點頭要紫原跪坐在軟墊上,「一下子就輸的話可不要哭著說無趣喔。」

  紫原對自己會輸得一塌糊塗其實早就知道,若是平時他對輸和動腦都沒興趣,要不是因為好奇如果對面的棋手穿的隨興,他的對手會有什麼感想。

  在赤司第一次彎下腰時,紫原不用特別專注看,就看到坐著時看不到的白皙肌膚印入眼簾。

  尷尬的轉移視線才避免了被赤司察覺,紫原生澀的回擊。

  他終於知道為什麼那個女性選手會視線亂飄,專心不下來。

  「敦,我知道你不太會下將棋,但是稍微認真點可以嗎?」赤司撐著下巴,無奈的說著,對方的每一步棋自己至少可以挑出五種以上更好的走法,而自己可以用不只十種的方法打敗他。

  「好啦……我會專心的。」

  赤司放水放很大,但是紫原仍然贏不了。

  不斷的在輪到赤司時,視線就從棋盤上轉移到對方的領口,連他剛剛棋放在哪裡自己都不太清楚了。

  似乎是厭倦了,赤司嘆口氣的直接將王將放到對方面前,彎腰彎很大。

  「啊。」紫原的叫聲絕對不是因為看到自己輸了,而是眼前的一片風景。

  因為算是整個身子往前的關係,胸膛看的一清二楚,甚至還可以稍微看到副部的線條。

  「……?」赤司好奇的抬眼,「對自己輸很驚訝?」

  「才不是!小赤,衣服衣服!」結束棋盤後,紫原便跑到赤司的旁邊,揪著他的領口。

  赤司困惑的看了他一眼,「怎麼了?」
  
  「太開了,下棋會被對面的對手看光光啦。」紫原激動的樣子像是被看光的才是他自己。

  抿了抿唇,白了他一眼,「所以你剛剛一直不專心,總是不知道我的棋放到哪裡,就是因為眼睛不守規矩?」伸出了手戳在紫原的額頭上,有點無奈的說著。

  鼓了鼓嘴,「才沒有,我是擔心下一場棋的選手都把小赤看光光。」

  「可以看多少?」

  「呃,胸跟腰。」

  微微皺起眉,「還以為有多少,這些地方你不是天天在看,吃醋?」放鬆了臉部的線條,赤司彎起了嘴角捏了捏紫原的臉蛋。

  癟起嘴巴,「可是捨不得給別人看嘛,把前面夾攏點嘛,好不好?」

  「和服還夾起來不是要笑死人?」看了他一眼,無奈的說,「怕別人看的話你自己就去外面晃晃吧,大家不是都說眼不見為憑?」

  「咦咦小赤居然這樣,讓別人看不讓我看嗎!」

  「就說了,那些地方你不是平常都在看,不差這幾十分鐘吧。」赤司相當冷靜,一點都不覺得被別人看到有什麼不可以,又不是全身上下。

  情人似乎真的沒打算要聽話,收了收棋面上棋子便回到休息處。

  腦中想著要怎麼要才可以說服赤司,忽然腦中想到了有點糟糕,但是成效可能很好的方法。

  「小赤,我想去廁所。」

  「哦,門口左轉。」

  「陪我去嘛?」

  「……好啦。」
  
  可能是因為大部分的人潮都因為比賽選手越來越少而散去,洗手間裡頭並沒有人,紫原拉著赤司的手腕,沒有照他所說的話去上廁所,反而把人拉到了殘障用的廁所裡。

  「……」赤司望著對方,「不要告訴我你要在這邊上我,我會殺了你。」

  「沒有啦,我才不會作出讓小赤輸掉比賽的事情。」
 
  紫原快速的反駁,但是手上的動作卻是拉開了赤司的和服。

  完全不能搭起來的話和動作,赤司默默地沒有說話,讓對方拉開了自己的和服,上身的地方因為和服的滑下而露出白淨的身體。

  「如果小赤覺得沒什麼,那我就讓小赤覺得顧好自己身體是很重要的事情喔。」

  封住了赤司的唇,舌頭主動的探入,與之交纏著,赤司雖然不太明白紫原到底想要幹嘛,但是看起來的確沒有要在這個窄小空間裡要他的意思,便放任著他吻住自己。

  細小的喘息微微從嘴巴透出,赤司瞇起了異色的眸子,上頭已經有了一層曖昧的情愫在,他用著有些乾澀的聲音開口:「你到底想做什麼?」

  「我不會在這裡上小赤的,小赤配合我喔?」

  「配合?」

  紫原沒有回應,開始將吻往下滑落到對方的脖頸、肩膀、鎖骨、胸膛。

  比起曖昧的挑逗,這比較像是單方面的吸吮、留下印記。

  一點一點的紅痕從白皙的肌膚上漸漸浮現,所有吻過的地方都開了艷麗的花。

  「這樣應該就可以了。」紫原最後一個咬在對方的腰側上,麻癢的感覺讓赤司縮了下身體,拉開了距離看了下布滿印記的身體,十足有剛剛做了什麼的錯覺。

  「你這樣的意思是?」看著對方替自己穿好和服,拉攏了領口。

  「身上這麼多『做了什麼事情』的痕跡,小赤還會這麼輕易的讓別人看嗎?」紫水晶般的眼閃著狡黠,摟著赤司的腰他歪著頭笑著。

  突然了解到他的原因和造成的結果,雖然有些羞恥和惱怒,但更多是覺得這個太擔心自己的戀人傻的天真,居然用這麼單純的方法來制止自己。

  「咬在脖子上的不管有沒有彎腰都看得清楚吧?」他失笑著說,並沒有生氣,「敦真在意我呢。」踮起了腳尖摸著他的臉龐,「以別的方面來說我還滿開心的。」

  「唔?」紫原原本還以為對方會斥責自己,但是結果好像和自己想的不同,後者露出難得愉悅的笑容,難道小赤對自己身上被留下羞恥的吻痕不會在意嗎?

  「為什麼會開心啊?」

  「這不是你愛我的證明嗎?」

  帶著笑意的眸子看起來閃閃發亮,使人暈眩在那金色和紅色所創造出的空間。

  纖細的腰間被自己抱緊,貼近的身體彷彿能感受到之間的體溫,紫原也偏著頭笑了起來,「嗯,最喜歡小赤了!」

  「喜歡我的話,就現在為我跑去藥妝店,在五分鐘幫我買來遮瑕的。」

  點了下紫原的嘴唇,赤司現在笑起來宛如惡魔。
    
  「咦,所以小赤還是要遮掉繼續給人家看光光嘛!枉費我花這麼多時間──」紫原原本還以為他剛剛遇到天使,但是事實證明這是幻覺。

  「嗯?」赤司笑了笑,強大的壓力從帶著笑意的眼擴散而出。

  「……我知道了啦。」

  -

  赤司優雅的擺下棋子,微彎的腰讓領口一度往前滑。

  紫原癟著嘴碎念著:「明明最後還是夾了起來,那還要我跑去買遮瑕膏幹嘛啦……小赤好過分。」

  在紫原哀怨的眼神之下,赤司也感受到其視線,抬起頭對他笑了下,然後就在下一步把對手給結束掉。

  簡單的行禮握手,接過大會頒發的獎狀和獎品,確認沒事情之後,絲毫不拖泥帶水的來到紫原身邊:「還在氣我叫你跑出去?」

  「對啊,害我跑一趟。」

  「有什麼好生氣的,我只是要讓你知道你不喜歡的事情我會盡量配合你,你不用做一些毫無意義的事情。」

  「留下吻痕很好啊,這樣大家就知道你是我的了。」

  「又沒寫名字。」赤司白了他一眼反駁。

  「那下次我要直接拿奇異筆寫名字了!唔,痛。」激動地說完後惹來了赤司的肘擊,紫原抱著腰誇張的扭曲神情。

  嘆氣,「我不認為我的人際關係亂到要靠你寫名字才能證明我們在一起。」

  「嘛,也是──只有我才能容忍小赤嘛。」

  「是只有我才能接受你那麼愛吃又愛撒嬌。」看了他一眼,赤司主動牽起他的手,「別鬧彆扭了,回家吧。」

  「好──」

  扣緊了手指,在暈黃的街燈下互許他們的愛情。


 
  FIN 


PageTop
 

留言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 | 2017/06/11 (Sun) 05:56 [編輯]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 | 2017/09/08 (Fri) 21:16 [編輯]


 
 

引用引用

引用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