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帶著老公✂打前夫 /

【黑子的籃球】照顧(紫赤)

*續發燒,可視作單一短篇


紫赤、照顧



  再回去的路途不到一半時,耳際邊便傳來赤司均勻的呼吸聲,軟軟的掛在他前方的手也證明了後者的確是睡著了。

  到了家以後,紫原實在不覺得讓人一直睡下去是好事,第一沒吃晚餐、第二沒吃晚餐就等於飯後吃藥條件不成立,但是也沒必要馬上就叫醒,將人放在沙發上,從冰箱找尋著父母留下來的菜來微波,順便拿著一些青菜準備來炒。

  煮東西的聲音並不小聲,尤其當鍋鏟不斷碰撞著鍋子,又有抽油煙機的夾雜之下,實在是有點擾人清夢,原本就覺得睡起來很不舒服的赤司也因為這些聲音而睜開眼。

  頭一樣很痛……

  揉了揉太陽穴,赤司坐起身,腦袋還處於有些放空的情況,望著廚房對方的背影,便默默地站起身虛晃過去。

  炒菜炒到一半時,突然有個人從背後抱住你,其實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紫原差點就把鍋鏟往地上扔,但是聽到情人用著撒嬌般的黏膩嗓音喊著自己的名字,頓時就找回了自己,同時也有一種天啊好可愛這是天使吧的錯覺產生。

  紫原敦,你要冷靜,小赤是病人,如果現在抱了他,你就禽獸不如。

  冷靜後的把火關掉,紫原好奇的回頭,「小赤,怎麼了?」

  生病會讓人脆弱就是指這種情況吧,即使赤司本來不是這種人,還是因為生病而顯得比較產生一些依賴的感覺。

  「沒事……」赤司索性把重量交給對方,也不知道怎麼搞的就忽然很想靠在後者身上。

  「那可以吃飯了喔。小赤去坐好吧?」摸了摸對方的髮,輕柔的動作讓後者微微瞇起眼,順從的樣子很像是隔壁鄰居養的一隻小貓。

  「嗯……」拖著腳步走到沙發旁,速度慢的紫原都拿了一趟東西去桌上又走回頭赤司還在慢慢拖著腳步,好不容易來到了沙發時他馬上就將所有重量交給沙發。

  替自己和對方添了飯,「小赤別發呆啊,是不是燒壞腦袋了?」在準備用著他獨特的拿筷子方式吃飯時,紫原偏著頭看了對方,伸出手掌摸了一下他的額頭,溫度仍然不減。

  「沒有的事,你安靜吃飯。」
  
  赤司原本吃飯就不快,應該說家裡的教養讓他不管做任何事情都很規矩,但是當紫原吃完足足有赤司兩倍多的飯後,對方還磨蹭著剩下一點點。

  「……」抬頭望了紫原,他主動的將碗拿靠近了後者,「幫我。」微微瞇著眼睛,若不要因為發燒而有些面頰潮紅,的確是有平時命令的姿態。
 
  「小赤要多吃一點啦──」三兩下的替對方解決,「喝一點豆腐湯?很清淡的。」

  「好。」
   
  赤司喜歡吃豆腐大概比較熟的人都知道,因此動作起來比起平常的家常菜還要快了些,在喝完最後一口他將碗放到桌上,然後起身,「我洗碗吧。」

  因為對方不太會煮菜的關係,偶爾留宿時都是紫原煮飯赤司洗碗,久而久之搭配下來便也習慣了,但顯然赤司忽略了他現在是病患這回事。

  「小赤你要洗碗?」紫原驚訝地跟著起身。
 
  「……不行嗎?平常不是都我洗的?」

  「平常歸平常,現在你是病人耶,乖乖躺在沙發上休息,等等我在幫你洗澡。」說得很順,自然連等會要做的事情都順口說了出來。

  赤司愣了一下,先是對休息那個詞頗有微詞,然後後面的洗澡讓他不得不開口問:「洗澡?為什麼你要幫我?你不會想趁機──」

  「我才不是這種會趁人之危的惡狼呢!小赤這種情況自己洗澡肯定會睡著在浴缸啦……而且要的話也要等你病好啊……」

  在赤司的視線之下,紫原很快的不打自招。

  「……喔,那你去洗碗吧,那麼想洗的話就讓你洗。」

  其實紫原分不太出來,是洗碗的洗還是洗澡的洗,不過依赤司沒有激烈反駁的語氣大概是兩個洗都可以套在那句話上面。

  洗好碗後回到沙發上,赤司又一副昏昏欲睡的,見著他來只是將手往前伸了出去。
 
  紫原其實還不曉得對方要幹嘛,但是身體反應便是把後者抱了起來,「小赤,怎麼了啊?」用著像是抱小孩的方式一手摟著他的腰,一手托著他的臀,不解的問。

  「不是要洗澡嗎?那就快去……我好想睡。」埋在紫原的頸窩,赤司的聲音有氣無力地傳來,他的手環抱在對方的頸子以免落下,「至於你剛剛提的條件就等我病好再說。」
 
  「呃?什麼條件?」將對方先放在闔上的馬桶蓋上,開了水後便出去拿了衣服,只找了赤司之前留下的貼身衣物,卻忽然翻不到外頭的上衣,只好先拿了自己略小尺寸的代替。

  「……你剛剛不是想上我嗎?」赤司被這樣問反而有些錯愕,愣了一下才回答。

  被直接瞭當的說出內心想法的紫原有點惱羞,「小、小赤話很多耶,洗澡啦洗澡……」

  「哦。」

  接下來在沒有特別挑撥慾望下,就只是像個孩子般的坐在浴缸,雖然不是連洗頭的能力都沒有,不過反正有人要負責,自己何必這麼累。

  赤司看著對方一副想碰又怕刺激到他的模樣,「做愛的時候就碰的那麼自然,你現在是甚麼意思?」

  「唔,怕不小心有反應啊。」紫原癟了癟嘴,無辜的說著。

  「我不會。」赤司相當果斷的回應。

  垂下了肩膀,紫原索性把面子都丟到一旁,「可是我會啊!小赤你替我想想嘛,你整個人粉嫩粉嫩的我好想咬!」

  「……我發燒,如果不想被傳染感冒的話,就乖乖做你手上的動作。而且明明三天前才做過的吧?青少年慾望無限?」

  可能是水的關係讓赤司的腦袋變得清晰,回應起來也相當有條有理,讓紫原有種剛剛虛弱的模樣會不會是裝出來的錯覺。
 
  「什麼啊……小赤明明同年吧。」

  「那就是你自制力不足。」

  「看著小赤才沒有自制力這種東西呢──」紫原很快的就誠實的面對,也不嫌他說的話有點露骨,這樣一路說下來赤司反而從原本強勢的那方也因為這幾句話有些難以回復。
 
  嘆氣,「你別總是說一些自己講都不會害羞的話行不行啊。」

  「小赤害羞了嗎?」

  「吵死了,洗你的。」

  「小赤害羞了──好可愛!」

  「……閉嘴啦。」

  -

  幾乎稱得上是調侃與被調侃的洗澡很快就結束了,頭都洗了,自然負責吹頭髮的也不會是赤司本人,後者坐在前者的腿中,半瞇著眼享受毛巾先擦乾他的髮,再用著不燙的風替他吹乾了髮絲。

  「平常都是小赤在幫我吹頭髮的,現在倒過來好奇怪喔。」

  漸漸乾的短髮開始有些蓬鬆,手指插進去髮梳理時還會有溫熱的感覺。

  「不要故意玩我的頭髮。吹你的頭髮很麻煩,又長又難整理。」赤司瞇起眼揮了揮不斷將手指放進髮內、抽出、放入的手。

  嘟了嘟嘴,只可惜赤司沒辦法看到對方裝可愛的情景,「不想剪短嘛。」

  「怎麼不剪?」

  「我喜歡小赤幫我綁頭髮、梳頭髮、吹頭髮、擦頭髮,所以絕對不能剪!」紫原馬上就說了好幾個堅持不剪頭髮的點,孩子氣的口吻有些可愛。

  這種話印象中對方也曾經說過類似的,「剪了還是會長吧,你那麼喜歡我碰你的頭髮,我替你直接剪掉好不?」

  「咦咦不要啦!」

  「我也只是隨便說說,要剪頭髮還是去外面剪。」赤司很快的就推翻自己前面的言論,冷靜的補了一句。

  紫原的回覆也很意外,「才不要──小赤剪還比較好,如果剪醜了就負責養我。」

  「怎麼樣也不是我養你吧……」赤司是以他們現在戀人的模式和床上的關係推測出這句話,喃喃的回應。

  咕噥了一聲,「好啊,那小赤就順便嫁給我──」

  「……我們剛剛說的應該是頭髮的話題吧?」

  「嗯,是喔。」

  「那後面說的話一率不成立。」

  「咦!好過分!我回答得很認真耶。」紫原癟起了嘴,替自己的權利發聲。

  沉默了一下,赤司回過身抬著頭望著紫原,因為位置的關係他在對方的脖子親了一下,「給你的獎勵。」

  被親了一下,感覺好像賺到了但是又覺得有些吃虧,「怎麼親這邊啊──親嘴──」制止赤司欲轉回去的動作,他挑起赤司的下巴,原本就是身體貼身體的距離,在一個低頭一個抬頭的情況下雙唇距離不遠,親吻的好時機。

  「不可以。」用手掌擋住了紫原欲吻過來的嘴,「我發燒。」

  「沒關係嘛──我不在意,而且我身體很好!」

  「才不是這個問題,到時候你假如也發燒了,誰來照顧我?」赤司偏著頭輕輕地笑著,感覺話語中還略帶保留。

  愣了一下,紫原聳了聳肩放棄,改成輕啄在他的鼻尖上,「那就先這樣。」

  「代替吻?」

  「不是哦,這是利息,本金就等小赤好了再來收──」



  FIN


PageTop
 

留言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引用

引用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