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帶著老公✂打前夫 /

【黑子的籃球】輸的脫一件(紫赤、R18)

*赤司誘受了
*……隊長真的是誘受
*紫原大大麻煩你有點情調
*紫原總是把隊長大人的東西弄髒


紫赤、輸的脫一件 R18



  「小赤,別看書了,我們來玩──」

  紫原咬著洋芋片含糊不清的對自己懷中正看著一本小說的赤司說著。

  赤司抬起頭,身高的差距剛好被紫原用下巴壓著肩,「這樣很癢……你說你要玩遊戲?」

  「嗯。」

  「你會願賭服輸嗎?」

  「會啊,輸給小赤是一定的。」

  「那你還玩。」

  「實在是太無聊了嘛──」

  「好,下棋。」赤司選了一個他絕對不可能會輸的遊戲,然後從背包煞有其事地拿出棋盤。

  紫原似乎也對對方隨身攜帶這種東西感到驚訝,「這樣子我一定每一盤都輸啊,小赤好過分哦──那有賭注嗎?」

  「嗯……輸的人就把衣服脫掉。」

  「咦!超不公平的,這樣小赤不是從頭都穿著衣服嗎?」

  「不想玩就不要玩,我書還沒看完。」
 
  比起邊吃零食邊觀察對方,不如互動來好一點,雖然結果會怎樣他或多或少都猜的到了。

  「那就下棋吧,小赤要讓我。」

  「這有什麼難的。」赤司勾起淺淺一抹自信的笑,拿出的正是受到赤司近期喜愛的將棋。

  棋局很快地就開始了,赤司的確也有做到讓步,前面幾步都讓紫原進攻自己只要防守,但事實證明就算只剩一步赤司也會贏。
 
  「這麼快就輸兩盤了,小赤你強的犯規啦,都不讓我。」

  紫原雖然抱怨的說著,卻還是脫下穿在外頭的帽T和裡面的汗衫。

  「……現在是冬天呢,等你全脫完就結束吧。」赤司看著對方打著寒顫,默默地開口,隨後又補充:「我讓很多了,你多學學吧。」

  這是一盤打從一開始就決定勝負的棋,只是紫原脫的速度快慢而已,一直到對方剩一條四角褲時,赤司依舊是那副完整的打扮。

  「最後一局了,敦。」

  「小赤,我好冷喔……你快點秒殺我啦。」

  紫原移動其中的棋子,「真可惜呢敦,原本想讓你的。」

  赤司替對方嘆口氣,拿起將棋就封住了對方的路。

  「咦!現在還來得及讓我贏嗎?」

  「來不及了喔。」

  赤司把棋子移到對方的王前,輕輕蓋上去,結束了最後一盤棋。

  紫原還來不及發生是怎麼回事,就已經慘敗在棋盤前,「嘛,小赤,都輸了內褲也不用了吧?等等就要穿上去了。」

  「好,你猜我哪個口袋裝著零食,你那件算我的。」

  「咦!」

  「左邊,右邊還是沒有,你仔細想想。」

  赤司勾起一抹挑逗人的笑,攤了攤手要紫原猜。

  紫原瞇著眼看著對方的褲子,平時對方的零食都放在……「左邊?」

  「嗯?」

  「不對……應該是右……咦……」

  認真的猜著的同時,紫原突然瞪大眼,「小赤你根本沒帶零食!嘛,我怎麼沒想到,小赤就是點心了何必還帶呢。」

  赤司勾起嘴角,「錯了,在右邊。」他從右邊的口袋拿出糖過,站起身往對方走過去,「可是這是我要吃的。」

  他的笑容顯得更明顯,在紫原面前拆開了糖果的包裝,水果糖香香的味道逐漸散發出來,赤司捏起糖果便吃了下去。

  「所以你贏了,敦。」

  在赤司反手脫下身上黑色的毛衣時,紫原摟過對方時,才想到,只要自己猜的不是左邊,赤司都會讓自己贏。

  嘛,小赤真奸詐。

  剛剛的幾盤棋讓一人剩條內褲、一人也不過多了條長褲,要做什麼事情,兩人心底都有底。

  糖果在接吻時被紫原用舌頭勾走,又在兩人的唇舌摩擦中逐漸地變小,最後化為甜甜的糖水被吞下。

  嘴唇被舌頭來回舔舐的酥麻讓赤司享受的瞇起了眼,舌尖被吸吮的快感讓他忍不住昂起頭配合。

  「哼嗯……確實,脫衣服還滿冷的。」

  赤司默默地開口,紫原偏了偏頭看著對方消瘦的肩,在猜想著對方說這句話的意圖,絕對不可能只是單單表面而已。

  「敦,多長點腦子吧。」看著對方用著困惑的眼神盯著自己,他無奈的嘆口氣,然後跨在對方身上,靠在他的耳邊用著氣音開口。

  「你來溫暖我。」

  赤司說完以後,便把頭埋在對方的肩上,耳根微紅。

  這麼白話的句子,紫原瞬間就懂了,「嘛,小赤圈套佈了好久,想要你可以直接跟我說,我一定用力滿足你哦。」

  「……笨蛋。」赤司在對方肩上咬了一口表示不滿。

  -

  冬天的嚴寒卻在身體的摩擦中逐漸被遺忘,取代的是來自雙方身體的燥熱,室內的空氣中帶點淫靡。 

  「嗯……敦……」

  細細的喘息從下方的人兒身上傳出,他的手臂擋住了眼,內心不斷翻騰的慾望化成了呻吟。

  紫髮在自己雙腿間來回晃動著,下身傳來陣陣被包裹住的濕熱,赤司舒服的仰著身,幾乎有種流淚的錯覺。

  「小赤,你的腳不打開一點嗎?」

  紫原抬首,嘴邊帶著透明的液體,和咬著下唇忍著不說話的赤司開口,赤司抬起有些意亂的美眸,「那是反射動作。」

  「如果是我的話就不會啊,是小赤太敏感了。」

  「最好是。」

  「那交換,小赤從來沒試過吧?」

  「……這樣是你舒服吧。」

  「小赤沒有做過,就做做看嘛。」紫原說完,便坐起身把赤司攬過來,在對方的脖子舔吻著。

  這種孩子氣撒嬌般的舉動一向是赤司最抵抗不了的,大部分他都會心軟的接受,事實證明就算是在床上他還是會嘆口氣答應。

  「好吧,但是別奢望我會每一次都幫你,我都願意讓你插了你還要提一堆要求,真是麻煩……」

  赤司邊說,邊拉下對方的四角褲,從對方的胸膛細細的往下吻,直到舌頭舔到對方的頂端紫原才發出了一聲悶哼。

  「小赤為什麼光用舔的?含著不好嗎?」

  紫原扶著對方的頭,順著對方舔舐的快慢晃動著腰。

  「身高和那邊是成正比的,我沒那麼大的嘴可以服侍你,不要就算了。」赤司瞇著眼說著,就算很勉強也只能含到前端而已,竟然這麼累就乾脆算了,加上手的動作應該也不會差到哪。

  「原來──難怪小赤總是不喜歡口交呢,伸出舌頭的小赤好像貓咪哦。」紫原彎著眉眼笑著,手順著他的背脊來回撫摸。

  「不必帶著期待認為我會喵一聲給你聽。」

  「好可惜,可是小赤比貓咪可愛多了。」

  「……貧嘴。」赤司垂下眼專注在嘴上的工夫,舌頭敏捷地從根部滑上來,在對方的頂端打轉。

  摸著對方柔軟的紅髮,雖然不到完全熟練的地步,但是這種生澀的技巧卻讓他喜歡的要命。

  一直到差點忍不住在對方嘴中宣洩,紫原才推了推對方的頭要他退開。

  「你先射出來。」

  「咦,為什麼?」

  「我沒有那麼多體力讓你滿足。」

  「弱弱的喊不要再來了的小赤也很可愛啊。」

  「不要說我可愛了……!」赤司低聲說著,但是又不像是真的討厭對方說他可愛,大概是彆扭的表現。

  紫原笑了一聲,「無所謂,小赤那麼希望消耗我的體力我就配合,反正我有用不完的力氣嘛。」

  「敦,想死嗎?」

  「被小赤榨乾死也甘願。」

  「……吵死了。」

  赤司碎念一聲,低下頭舔舐著手中難以握住的棒狀物,剛剛幾句的談話讓原本緊繃的性器再度鬆懈下來些。

  比起享受著對方的口技,紫原還是覺得看對方的神情比較有趣。

  微微顫抖的睫毛,蓋住的一紅一金的眼既妖豔又誘惑人心,偶爾滾動的喉結讓他有種衝動想要去啃咬,喘著氣的唇,帶點薄汗泛紅的肌膚,或者是因為跪趴著而呈弓形的腰,都完美的讓人想要好好疼愛。

  「小赤……我要不行了。」

  下方傳來疑似回應的聲音,口水發出的聲音好不色情。

  「還不停嗎?你會被弄髒的喔。」

  「……吵死了。」

  赤司發出一些模糊的聲音,深吸一口氣含住前端,不像一開始輕柔的用舌尖舔吻,而是大幅度的吸吮。
 
  「……小赤你……」

  這種程度身為一個男人都會繳械投降,尤其替自己服侍的又是個從來不太在做愛這方面主動的人,刺激更是加倍。

  嘴巴張得痠痛的赤司忍不住抬眸瞪了對方,正巧對上紫原透露絲絲性慾的紫原,隨後就被嗆得咳嗽。

  正常人都不會因為被看一眼而射精吧!

  赤司嗆得眼淚直流,眼眶紅通通的。

  「呃,小赤你還好吧?」

  「一點也不好……你為什麼會選在那時間啊!」

  「原本應該還可以撐一下下,是小赤自己抬頭看我,我受不了。」紫原替對方拍了拍背,隨後才慢一步想起來,「剛剛應該都進去嘴巴裡面了,那……」東西呢?

  赤司比對方反應更慢,因為實在咳得受不了,反射性就通通吞下去了,拿開摀著嘴的手,除了手上和嘴邊沾了點白濁外,剩下大概都進了肚子。

  「……」

  「小赤你不要用一副想殺人的眼神看我啦,又不是……好吧是我,乖乖,應該是不會懷孕吧。」

  「就算喝一公升也不可能會懷孕!敦,你是笨蛋嗎!」

  赤司紅著耳根低吼著。

  「一公升的精液……」習慣性偏題的紫原似乎已經在計算一公升要如何射、怎麼射、要多久時間之類的。

  「我不是要你計算!停止你的思考。」
 
  「好吧。」

  他把跪坐在地的赤司拉到自己懷中,讓對方雙腳跨開在自己腿上,沾了點唾液的手指往對方的後方深入。
  
  「你太急了……會痛。」

  「放鬆一點,沒辦法小赤太漂亮了,我受不了。」

  赤司的頭正好可以埋在對方胸膛裡,紫原靠在對方的肩上順便地舔吻著白皙滑嫩的肌膚,在上頭吸出幾個紅點。

  「只會說些漂亮話……」

  「是實話哦。」

  「……」

  敦這個人,總是喜歡用著單純直接的話,堵得自己啞口無言。
 
  -

  「啊……痛……」

  赤司皺著眉頭,忍受著對方的進入,撕裂般的痛處讓他額間掛上了幾滴冷汗,嘴唇咬的發白。

  「小赤……忍忍。」

  「嗚……」手指忍不住地在對方背上出力,痛得他要昏厥。

  輕輕撫摸著他的背,支持住對方的腰,內心的心疼和體內的躁動不斷的咆嘯矛盾著,一方面不希望對方痛到、一方面卻又想要狠狠地進入。

  心一橫,「敦,直接進來。」

  「咦……這樣會很痛。」

  「我哪一次沒有痛到?」

  「雖然是這樣,可是……」

  「明明你就不會痛在矛盾什麼啊。」赤司淡淡的嘲諷了一聲,撐著對方的胸膛,自己自主的往下坐。

  扶著對方胸膛的手忍不住得出力,指甲在上頭印了好幾個印子。

  「小赤。」

  紫原喚了一聲對方,在對方抬頭時用半含著淚水的眼望著他的同時,扣住對方的後腦吻住,然後趁勢進入到最深處。

  悶哼被接吻的雙唇給蓋住,咬破對方嘴唇的血腥味刺激著神經。

  「痛嗎?」

  「痛。」

  「小赤你儘管咬我,沒關係的。」

  「……笨蛋。」

  -

  對赤司來說,一開始有多痛,後來就會多舒服。

  對紫原來說,一開始多難熬,果實就會多甜美。

  「啊……敦、嗯、嗯啊……」

  赤司位居下方,雙腿被架在對方的腰間,隨著進入的動作,赤色和紫色也不斷地晃動著。

  「還是下面比上面舒服多了……」

  紫原忽然做到一半,冒出這麼一句沒頭緒的話。
  
  「……」

  赤司陷入思考,卻在一瞬間把現在發生的事和剛剛發生的事情串聯再一起,原本堵塞住的腦袋頓時暢通。

  「……敦!」他咬著牙低喊一聲,隨後就傳來紫原的笑聲。

  「嘛嘛,別生氣,小赤你每個地方都摸起來很舒服。」

  「……你是都摸過?」

  「小赤全身上下都被我摸透了。」

  「如果可以,我真想叫你滾開。」

  赤司瞪了對方一眼,卻接到了身下猛烈的一頂,差點讓他叫出聲。

  「真可惜,現在的我和小赤黏得緊緊喔。」

  紫原嘴邊漾起笑容,在對方唇上輕吻。
 
  赤司自認自己口才不錯,吵架從來不輸人的,但前提對方要是人,現在壓在他身上的這個可是禽獸,是吃貨。

  「嗚……慢一點……哈啊、敦……」

  他瞇著眼輕喘著,剛剛因為對話而轉移注意力,現在卻被對方的進出給弄得不得不把注意力轉回來。

  「小赤熱得冒汗呢,果然在冬天還是要運動一下才好。」

  「這比普通的運動……嗯啊、累多了……」
  
  「所以很有效啊。」

  紫原把對方拉了起來,回到最初赤司跨坐在上頭的姿勢,這個姿勢親吻起來方便多了。

  因為是坐著的關係,每一次都頂得讓赤司四肢發軟。

  「嗯……唔……」

  嘴唇來回的摩擦,舌頭靈活的在口腔內探索,兩人互相吸吮著舌尖,牙齒輕咬著唇瓣,幸福得幾乎讓人缺氧。

  「哈啊……嗯……敦、我快……」

  在親吻的空隙中,赤司輕喘著說,卻又隨即被唇封住。

  攬著自己腰間的力道縮緊,赤司感覺到自己幾乎全身都失去了知覺,腦袋混亂成一片幾乎無法思考,只聽得到兩人的喘息聲、接吻時由喉頭發出的悶哼、交合處令人害羞的水聲和肢體交纏的碰撞聲。

  「敦……啊…敦……」

  一金一紅的眼帶著朦朧的水氣,即使如此紫原仍可清晰地看見對方的瞳孔只倒映出自己一人。

  赤司抓著自己手臂的指頭忍不住縮緊,一聲比一聲高昂魅惑的聲音代替本人說出克制不住的慾望。

  「我、嗯啊……哈啊……敦、敦……」

  「小赤,」紫原靠在對方的耳邊低喃,「最喜歡你了,比美味棒還喜歡。」

  眼前一片空白,體內的熱流讓他淚水滑落眼眶。

  -

  「敦,你讓我好好一盤棋都弄髒了。」

  不知道來回經過多少次的性愛,赤司中途還險些昏過去,好不容易要去廁所清理又被眼前的混蛋抓著來一輪。
 
  「唔,只有幾個沾到精液而已,洗一洗就好了吧。」

  「誰會拿沾過精液的棋子下棋啊!」

  赤司紅著臉斥責。

  「唔,那送我好了。」

  「你要練習啊?」

  「沒有啊,等下次小赤來的時候,在邀請你玩棋囉。」


  FIN

PageTop
 

留言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引用

引用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