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帶著老公✂打前夫 /

【黑子的籃球】你需要的不是身高,而是工具(紫赤)

*完整篇名:擦窗戶時,你需要的不是身高,而是工具
*我……打掃工作是擦窗戶←窗戶好高啊!!!!
*呃,有人也對擦窗戶卻找不到長柄刷感到怨念嗎?

紫赤、擦窗戶時,你需要的不是身高,而是工具


  
  帝光中學又邁入了新的一年,原本的二年級也風光的成為了全校的老大,同時也的要發新書、衣服太小買新衣、改選幹部、排掃地工作。

  而返校當天總是會有發書和掃地工作這兩項重要的事情。

  在時間到了之後,班級的人都把椅子放置到桌上,留給打掃教室的同學一個空間。

  因為是抽籤決定項目的關係,兩邊的窗戶派了四個人,三個赤司班上的女同學,另外一個便是唯一的男性。

  正當赤司打開了掃具櫃,發現長柄的刷子只有三把時,便硬生生停住原本要伸手去拿的動作,回頭,三個女孩子睜著眼睛望著他。

  三把刷子,三個女生,三個矮自己一顆頭的女同學。

  「給妳們用吧,我用抹布就好。」赤司主動的讓出位置,把掛在門板上的抹布拿了一條後便離開了。

  「謝謝赤司同學。」三個女孩子一同說著,原本還以為這個外表冷冰冰的班上同學會絲毫不理會,沒想到意外的人相當不錯。

  但實際上,沒有長柄的刷子什麼也做不到。

  赤司一向對拖拖拉拉沒有任何興趣,在迅速的擦完經過一個長假後積了灰塵和蜘蛛網的溝槽,拿著紙巾擦著玻璃上的手印後,他便抬頭望著離自己有些距離的窗子。

  「嘖。」

  伸高了手,頂多就是勾到了上面氣窗的邊邊,如果在搭上墊腳,正巧可以把手指扣在框上。

  但是。

  他要擦的是玻璃,他卻連玻璃都碰不到。

  瞇著眼睛望了三個談笑風聲,手上動作也慢下來的女同學,原本還抱持借一把的想法,就被他的自尊心給先拒絕了。

  要他和女生借這種東西?沒搞錯吧。

  太過自恃造成了他站在窗戶前,溝槽擦了三次、窗戶擦了兩次,正準備換紙巾在把已經反光的窗戶再擦一輪時,一陣熟悉的嗓音傳過來。

  「哎,小赤在打掃耶──」

  這句直述句有幾個盲點,讓我們好好來探討。

  第一點,赤司一向不會仗著他特別聰穎的關係和班上互動減少。第二點,紫原的用法相當奇怪,在打掃耶──這怎麼看就是大家在上課,而只有他在外面擦窗戶一樣。第三點──

  「你也是帝光的學生吧?你的工作呢?」

  赤司扳起臉孔看著紫原,後者正右手拿美味棒、左手拿飲料,依他上來的方向恐怕是去了一趟福利社,同時的在悶熱的夏季完全沒有流汗。

   咬著吸管紫原偏著頭,「剛剛排工作的時候太累了不小心睡著──在問衛生的時候他就說我今天不用打掃啊。」

  赤司記得紫原若非自然醒的,表情都會差到一個可怕,跟他一樣。

  「所以你沒工作?人家在打掃你在悠悠哉哉的閒晃。」

  「什麼啊,我剛剛走來大家都沒在做事啊。小青和小黃跑去球場打球、小綠在教室聽星座節目、桃子妞我在福利社還有遇到她呢。」紫原告訴他了他們隊上幾人的情況。

  「那哲也呢?」

  「噢,小黑最幸福了,聽他說每次排工作都不會排到他呢,可能也在外頭閒晃吧。」

  認真地聽起來,好像就只有赤司一個人在認份的打掃。

  盯著自己手上的抹布,看了一下紫原隨手一勾就碰的到氣窗的身高,「敦,你手上的東西給我。」

  「小赤要吃嗎?給──」

  接過了飲料和吃了一半的美味棒,赤司拿了抹布和他交換,同時對他露出笑容,「給。」

  用吃的換了抹布,這是變相的新型詐欺嗎?

  紫原愣著看著手上的濕抹布,「……為什麼要給我抹布?」

  「你都在閒晃吧,那就幫我擦窗戶。」赤司抬高了臉,用著命令的口吻說道,同時也吃掉了對方剩下一半的美味棒,穿過窗戶往教室內的垃圾桶扔了垃圾。

  「咿!小赤好過分,吃了我的食物又要我工作!」

  「吵死了。」涼涼的瞥了他一眼,像是為了刺激紫原,飲料也順便的喝完,完美的拋物線穿過窗戶正中在回收籃裡。

  眼巴巴的看著赤司把自己的東西都吃掉,即使不貴,還是有一種孩子被搶了的痛處。

  癟著嘴巴,「小──赤──好過分,欺負人啊。」

  「你擦完我在請你,這樣可以了吧?」無奈的看了一眼巨嬰,赤司嘆氣的回應。

  「好──」

  紫原不太會打掃,這點赤司不太清楚,但是現在見識到了。

  窗戶直的擦、橫的擦,剛洗好滴水的抹布就直接啪的一聲上去,還可以看到水滴一滴一滴滑落,殘不忍睹。

  赤司在旁邊看得啞口無言,直到紫原拿著髒的抹布開心的看著他開口:「小赤,我好了──可以去福利社了嗎?」

  「……你這種程度想要讓我請你?在練個一百年吧。給我重擦啊笨蛋!」

  不懂哪裡做錯,不過赤司的話他一向都聽,赤司要他做、他就做,要他聽話、他就聽,反正對方的命令是不會有誤的。

  所以在還搞不清狀況時,紫原洗淨了抹布,又用了同樣的方法擦一次。

  「喂,不要亂擦,要有規律!」
 
  擦完一次。

  「抹布乾點!」

  再擦一次。

  「你忘了換面了!都用同一面窗戶有擦跟沒擦一樣髒啊。」

  紫原可憐兮兮的望著氣炸的赤司,無辜的神情像是,你說的我都做了,為什麼還要罵我。

  可能再給他一個小時紫原都不會擦好,赤司望了一眼時鐘,「算了,我自己來好了。」搶過對方的抹布,重新洗乾淨後扭乾,站到紫原面前。

  「抱我。」

  「噢。」

  紫原手穿過對方的手臂,將人緊緊的抱到懷裡。

  原本還等待懸空的赤司愣了一下,一瞬間氣紅了臉,「笨蛋,誰要你這樣抱!」
 
  「……唔,好痛。」摸著被打了一下的手,「小赤自己要我抱你的耶,說話不算話嗎?」

  「我要擦窗戶,當然是往上抱啊!快點,沒剩多少時間了。」 
   
  在赤司重新表達一次後,紫原從後頭抱住了對方的腿,讓對方坐在自己的臂彎上。

  忽然離窗戶不遠的高度讓赤司愣了一下,「不準放手。」赤司睨了一眼紫原,伸長手臂開始細心的擦著一片片玻璃。

  赤司並不重,紫原只好無聊的四處張望,反正只要扶好前者就好。

  聽話的左移右移舉高放低,原本糟的一蹋糊塗的玻璃也重新恢復了閃亮。

  「敦,放我下來。」

  重新踩回地面的感覺挺不錯的,赤司正準備去洗抹布時,卻看了那三個女同學拿著刷子愣愣地看著自己。
 
  「怎麼了嗎?」

  「原本想問赤司同學需不需要……可是……」女同學看了一眼窗戶,「應該是擦好了。」
 
  「什麼時候好的?」

  另外一個女同學視線忽然飄移,「在紫原同學把你舉起來的時候就要拿給你了……」

  「敦,你怎麼不和我說!」赤司瞪了一眼紫原,後者則無辜的看著他,「她們拿著工具站在旁邊看,我又不知道找你的──」

  再瞪了一次,赤司恢復了平常的表情面對女孩子們,「謝謝妳們,但我不需要了。」

  「嗯,那個,其實教室後面有空著的椅子,能拿來踩的。」

  赤司再度愣了一下,他都忘了那些椅子是給沒有用具又要擦高處物品的同學踩踏,雖然就算有椅子他也未必會真正拿來用,但是比起被抱起來的羞恥感,他還是會選擇椅子。

  在不知道要怎麼應答時,紫原從後面靠了過來加入談話,下巴還壓在了赤司的髮上,「讓小赤去掃地不就沒事了?小赤不適合擦窗戶啦,太龜毛了。」
 
  默默地肘擊,「不要理他,謝謝妳們的提醒。」 

  女同學離開以後,便沒有外人的拘束,赤司回頭看了紫原。
 
  這嫌著嘴饞的紫原一看到赤司回頭,便歪著頭笑著,「走吧,我們去福利社──」

  「福利社?嗯,它的正上方正巧是學務處,走吧。」

  「咦!為什麼要去學務處?小赤要臨時請假陪我出校嗎?好貼心──」
 
  「你未免也想的太美了……」
 
  「呃?」

  「我要再去領一把長柄刷。」


 
  FIN
  

PageTop
 

留言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 | 2017/06/11 (Sun) 06:23 [編輯]


 
 

引用引用

引用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