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帶著老公✂打前夫 /

【黑子的籃球】性感睡衣(紫赤、R18)

*因為我夢到赤司全裸出現在我的雜誌


紫赤、性感睡衣 R18

  
  「敦,這是什麼?」

  通常赤司會以這種問句當作開頭,絕對不是不知道這樣東西,而是來自他的質問。

  在替對方整理衣櫃時,赤司忽然黑著一張臉從裡頭拿出了一個還寫著寄送日期的紙袋,再從紙袋裡拿出一套……不太像是衣服的衣服。
 
  咬著美味棒,聽到對方的話紫原好奇的回過頭,在看到那件薄紗般的衣服後也愣了下:「哎,被你發現了──」

  「這是你最新的癖好嗎?趁我不在秋田時一人樂?」

  赤司沒有對尺寸先做出評論,反而先針對這點狠狠的開炮。

  被誤會了他自然馬上搖頭加搖手,迅速的吃完美味棒,「小赤,那是誤會!不是我穿的,是我想要給你穿的!」

  這句話讓他聽的有點不悅,擰起了眉,他再次咬牙切齒的問:「所以,這到底是什麼東西?敦,你現在還有機會解釋。」

  「性感睡衣啊,上面吊牌有寫,買來都還沒仔細瞧過呢。」湊到了赤司旁邊紫原盤腿坐在地上,動作看起來像是要好好研究一番。

  到底是刻意還是真的不懂……赤司瞇細了眼,「我當然知道這是性感睡衣,但是你為什麼要買?」

  「剛剛說了啊,給小赤穿的。」

  「……為什麼我要穿?你到底在陽泉學了些什麼。」赤司顯然有些絕望,明明幾個月前還傻傻的、正常許多的戀人,如今居然像演A片似的,擅自了買了一件只有AV女優才會穿的黑色細肩帶薄紗、又短、又透,還配了很不可靠的丁……丁字褲嗎?還有只有外型能看實際上不曉得要用來幹嘛的吊帶襪。

  「嗯?不是學校的前輩教的啊,只是作夢夢到喔。」

  「作夢?」赤司好奇地望著他,赤司的眸子有些困惑。

  紫原煞有其事的點頭,「嗯,上個禮拜──還是上上禮拜睡覺的時候,就作夢夢到小赤穿這個樣子,躺在床上對我張開──」

  「閉嘴!別說了!」早在剛聽的時候就覺得不太妙,聽到後來雖然他所謂的張開──的動作自己不是沒做過,但如果可以,別在光天化日之下說啊。

  拉開了赤司的手,「張開腿。」紫原堅持的補完,「就躺在床上喔。」他指著不遠的床說著,只差沒有要自己躺上去示範,「所以隔天就去網拍了。」

  「……你的意思是?」赤司覺得他大概猜到了大半,但是還是用著有些壓抑的聲音問。

  「不試試看嗎小赤,性感睡衣──」

  「去死!」

  -

  赤司沉默地看著壓在自己身上的人,剛剛被強迫穿上的衣服感覺很快就要被脫下來了。

  「我真的是白癡才會穿。」

  「咦,不是我撒嬌讓小赤受不了所以才心甘情願?」紫原的手曖昧的從極短的裙襬一路撫摸上去,順著他的動作而逐漸往上掀,露出白皙的大腿和遮不到什麼的女用底褲。

  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你從十一點開始一直在我耳邊開始念不停,現在已經下午四點了,我不穿你是不是要一路念到我回京都?」

  「啊小赤,不要回京都啦──」紫原撒嬌的在對方的頸子上磨蹭了好幾下,還偷吻了好幾次留下了淺淺的粉色。

  「以現在的情況你有可能放我走?」瞇起了眼,對方並沒有因為正在對話而停下動作,自然四肢也傳達了陣陣刺激感給大腦,惹得他有些呼吸急促。

  看似思考的轉了轉眼珠,「就算小赤不是穿這樣我也不會放小赤走啊。」

  除了嘆氣和無奈實在沒辦法對這個筋少了很多條的人對話,「那現在就可以換掉這套衣服了吧?這材質滑滑的很噁心。」

  他擰著眉的摸了摸滑順的薄紗睡衣,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就像是摸到什麼髒東西似的。

  「不要啦,就穿這樣做嘛。」一連親了赤司的臉好幾下,落下的吻輕輕柔柔的,順帶讓赤司有些不穩的心平復下來。

  「那把這個脫掉。」赤司將左腿舉了起來放在紫原肩上,「你的重點是睡衣吧?那吊帶襪就拉掉,這個讓我很煩躁。」為了表示他的不悅,他還用著小腿摩擦著對方的臉,試圖表達自己真的不喜歡這種東西。

  殊不知看起來沒什麼的動作,從紫原的位置看過去,原本就撩起的裙襬因為腿抬起來,裡頭的春光一覽無遺,又薄又小件的底褲蓋不了什麼東西,搭配著對方用腳摩擦著自己的動作,不管怎麼想都只能跟色氣連在一起,作夢裡的張開大腿其實和這樣的衝擊性差不多。

  「怎麼?」看著紫原毫無反應,赤司也無趣的把腿準備放下來準備自己脫去,卻反而被前者抓住了腳踝。

  「那就幫小赤脫吧?」舔著有些乾澀的唇,手掌順著對方纖細的小腿曖昧的滑上,因為是分開穿的關係,弄鬆夾子不過就是一般的大腿襪。

  「脫就脫,你是故意這麼慢的?」
  
  明明不用五秒就可以解決的動作,硬是用著頭皮發麻的慢速滑到裙襬裡,摸索著一開始夾住蕾絲腰帶上面的地方,然後再慢慢地向下拿掉夾在襪子上的夾子。

  紫原偏著頭,「沒有啊,怕太快弄痛小赤。」

  「又不是夾在我的肉上。」赤司白了他一眼,「另外一隻腳也脫下來。」

  赤司躺在床上,一腿架在紫原的肩上,一腿則是勾著對方的腰,在紫原短暫的思考後,他果斷的回覆:「做不到──」

  襪子才剛被拉至腳踝,紫原便欺上去吻住前者的唇,順利的堵住對方欲說的話。

  「脫襪子的話題就到這邊吧?接下來讓我實施作夢的內容吧?」伸出舌尖隔著薄紗的衣服舔舐著對方的胸前,紗質的布料很快就濕透,紅蕊也因為刺激而微微挺立。

  「唔……你作夢不是只到這裡?應該可以結束了。」

  「嗯──後面還有,可是我忘記了,只是起床以後就換床單了。」

  「……」赤司當然知道青少年之間所謂的換床單的意思,成為情人夢中的春夢對象也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該可悲。

  深呼吸冷靜──其實有點難以冷靜,下身的騷動不斷刺激著大腦,就算如此他也不想乖乖屈服紫原,但是上次做不過是前天的事情吧?

  「你這樣會讓我懷疑和我交往只是想做愛吧。」赤司剛說出來就自己先愣住,好像跟原本像要表達的意思不太相同……原本想說的話應該不是這麼咄咄逼人才對。

  這讓原本還在動作的紫原也停下來,先是怔住,然後開始笑。

  「……笑什麼。」瞇起了眼他有些不爽,那個笑容雖然看起來不是嘲笑,但是在自己認真的發問後卻得到這種笑聲實在是讓人愉快不起來。

  「小赤想太多了喔──我當然最愛小赤了啊,性生活也要融入才不會變成柏拉圖的精神式戀愛,那種戀愛太可怕了啦──」

  「但是你要的次數也太頻繁了吧。」不滿的微微噘起嘴,赤司再次提出疑慮。

  「和小赤三個月沒有見到面了耶,這次要不是有個連假又要好久見不到了──算了下只是把次數都濃縮在小赤過來的假期啊。」

  瞇起眼,「算了算不過五、六天,你是有幾次要做?」

  「不知道耶,就算像之前一個禮拜一次也有十幾次了,只好先讓小赤欠著,等放寒假再一起還吧。」紫原愉快地伸出手指算著,次數光靠他的手指還算不完。

  「誰要整個寒假都跟你上床啊!你給自己的次數也太寬鬆了吧……我到底什麼時候答應妳一個禮拜可以一次的。」赤司有些無奈又有些惱羞,一方面覺得剛剛提出那些問題的自己實在蠢,然後又覺得後者還可以回答得那麼直接也挺厲害的。

  「之前都是這樣吧?小赤偶爾也會自己要啊。」

  被對方的話堵得有些啞口無言,腦中尋找著措辭,最後只好咬了牙開口:「吵死了,你要上就快上。」

  「小赤害羞了,好可愛──」赤司說完後就撇過頭,微紅的耳根配上白皙的肌膚形成了對比感,而剛剛因為是動作到一半的關係,而使得他的衣服有些凌亂。

  「敦,我只再說最後一次──」赤司才說到這裡,紫原便笑著打岔,「知道了知道了──在不動作小赤就要生氣了吧?」

  瞇起了眼睛,「……知道就好。」

  在沒有其他外物干擾之下,當然是要回歸了「赤司穿這件衣服」的正題。

  -

  「唔……!」

  勾著紫原的脖子,赤司雙腿分別勾著對方腰的兩側,一腿還著黑色的長襪、一腿的襪子卻鬆垮垮的掛在腳踝,白皙的膚色和深色的布料形成強大的反差。

  頸子被輕柔的動作點上一個又一個吻,沒有脫下卻因為混亂的動作而滑下的薄紗顯得有些淫靡,底褲也被扯了下來,昂揚的分身被手包覆著。

  急促的呼吸在耳邊響起,惹得紫原也有些燥熱……應該說,從原本就沒有冷靜過。

  指頭沾著對方泌出的津液滑入後穴,酥軟的身體很快便放鬆的方便他擴張。

  「啊……敦……嗯、唔嗯……」微微擰著眉,下身傳來的感受比所有外物都還鮮明,渴望的感覺讓他的身體騷動著。

  「小赤想要了嗎?」由上往下的俯視著被自己壟罩住的嬌小身子,眼神迷濛的含著情慾的淚水,布料做不到掩蓋的效果,反而還增添了幾分誘惑。

  美眸往他臉上瞪了一下,不滿的開口:「這種事情還要我說?」

  「嗯,我喜歡小赤的聲音嘛。」紫原俯身穩住他的唇,同時也抽出溼答答的手指,在短暫的吻結束後,他靠在對方耳邊低喃,「小赤,說你想要我……」

  赤司知道紫原不是在要求他,也知道就算自己不說後者仍然會進入,現在孩子般撒嬌的口吻也只不過是想聽見自己的聲音裡有他。

  在自己思考時紫原又摩擦著他的脖頸叫了好幾聲他的名字,「……別撒嬌啊,敦。」有些無奈的說,在對方的髮上吻了下,「敦,想要你喔。」

  紫原愣了一下,隨後耳根忽然紅透,「可惡,小赤這麼可愛的聲音……和想的不一樣啊。」

  「什麼不一樣……嘶,輕點。」

  「唔,小赤先放鬆,夾這麼緊我很難專注說話啊。」

  惡意的收緊身體,看著上頭的紫原發出嗚噎,赤司勾起笑容:「原本我們就不是因為要說話才做愛吧……還是你現在抽出來,我們面對面好好對話?」

  「才不要,現在我只想要小赤而已。」

  孩子氣的一口氣全部挺入,惹得赤司在他手臂上抓出幾條痕跡。

  「你這混蛋……」粗喘著放鬆身體,雖然已經很適應的身體不會因為這點小事就受傷,但是他還是受不了對方常常會一次進入的動作。

  「還好嗎?」

  「我說不好你也不會出來。」赤司白了他一眼,「比起這個先滿足我比較好吧?」

  紫原舔了舔唇角,「好的,黑色染上白會很明顯吧?」

  -

  「啊……哼嗯……敦、唔……」

  從原本躺著的姿勢變成跨坐在對方腰間上,自主性的晃動,偶爾紫原會伸出手摟住他的腰狠狠挺入,頂到深處時總是會從喉頭溢出壓抑的呻吟。 
 
  紫原望著不斷隨著動作而晃動的紅髮,薄紗睡衣鬆鬆垮垮的掛在身上隨著每一次的晃動都有種要滑下的錯覺,看著他「每次都覺得小赤騎乘的樣子很熟練呢……」

  赤司的動作停下,跨在他的身上望著他,「我原本就會騎馬,只不過現在騎人而已,有問題嗎?」他自詡的說著,一點也不覺得自己的話有些奇怪。

  「所以現在小赤是把我當馬在騎嗎!」紫原驚訝的說著,他知道赤司的強項和別人一向不同,至少正常的普通高中生是不會騎馬和射箭的。

  「我沒這樣說,你幹嘛這樣認為?」用著奇怪的眼神看著他,赤司彎下身貼在紫原身上,伸出手撫摸著他的臉蛋,隔著半透的衣服能清楚感覺的到互相炙熱的體溫。

  紫原大掌摟著他的腰,同時也覺得赤司身上因為情慾而增加了不少溫度,連腰部的肌膚都這麼燙手。

  「我也只是隨口提提,那小赤呢,喜歡騎馬還是騎我?」

  紫原忽然露出狡黠的笑容問。
  
  赤司怔了下,因為知道對方想要的回答,同時也不認為騎馬真的有比較舒服,從對方寬厚的胸膛撐起身子,「當然是敦啊,這是你想聽的回答吧?」

  「嗯──小赤果然很了解別人在想什麼呢。」事實上如果對方故意要讓自己生氣而回答騎馬的話,他有考慮直接上到赤司哭著改口。

  「當然,我最了解的人是敦啊。」自信的笑著,他的語氣不容人反駁。

  短短的交談完後,紫原雙手扶著赤司柔韌的腰,「那小赤,你猜猜我在想什麼?」

  赤司假裝在思考,然後不出幾秒就給他個笑容。
 
  「你什麼都沒想,你只想要我。」

  「猜對了──好棒,讓我給小赤獎勵吧?」

  -

  高低的喘息聲在悶熱的室內迴盪著,交纏的兩人身上都帶了些汗珠,搖晃的動作使得床板發出有些不可靠的嘎嘎聲。

  沾滿精液的性感睡衣被扔到了床尾,當初的吊帶襪也因為麻煩的關係被紫原扯下,兩腿的襪子一邊以落下,一邊原本穿戴整齊的也滑到了小腿,有多激烈可想而知。

  「敦……哈啊……最後一次了、嗯啊……」

  黏膩的聲音從有些乾澀的喉嚨傳出,帶著嘶啞的嗓子增添了幾分性感。

  「這麼快就最後一次了?小赤體力好差。」紫原不滿的微瞇起眼,聽他的話似乎才沒幾次,但實際上兩人的腰腹和赤司的腿根滿布白濁。

  「你知道……啊、嗚……你做幾次了嗎……」

  「也沒有很多吧?」

  「最好是……嗯……敦、哈啊……你慾望太多了、啊……」赤司用著紅腫的眼看了他,裡頭還有著沒落下的淚。

  紫原吻在他的眼睛下方,酥麻的感覺讓赤司瞇起了眼睛,「誰叫小赤穿那個衣服很可愛嘛。」

  「可愛個鬼……嗚嗯……你還不是都脫掉了……」

  「穿上男人送的衣服不就是要讓對方親手脫下嗎?」

  「就算我的衣服不是你送的,你還是每一件都脫……嗯、啊嗯……敦,我快不行了……」赤司有點惱羞的喊出前面那句話,隨後便因為被頂到了敏感的地方而溢出甜膩的喘息。

  更加的用力摟著身下的人,「那就和我一起吧,最後一次。」



  FIN

PageTop
 

留言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引用

引用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