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帶著老公✂打前夫 /

【黑子的籃球】溼答答黏呼呼的下雨天(紫赤、R18)

*這麼猥褻的標題,果然只有我接的下去
*能比我猥褻的只有我自己
*↑好玩嗎#

紫赤、溼答答黏呼呼的下雨天



  
  撐著下顎橫躺在沙發上,電視裡撥放的節目只達到了聲音的效果,內容完全沒有進到他的腦裡,外頭下著大雨劈哩啪啦的打在窗台上。

  「好吵,電視都聽不到了。」

  咬碎了嘴中的美味棒,紫原大嘆了氣,反身趴在沙發上賴著,希望可以度過這個陰沉、濕黏、憂鬱的下雨天。

  真討厭,「不知道小赤在幹嘛呢──」

  拿起了手機,剛點開通訊錄第一個就是對方的電話,按下了撥話鍵,聽著嘟──嘟──的聲音卻等不到接起來的中斷聲。
 
  連打了兩通都沒有人回應,紫原想可能是赤司把手機遺忘在房裡了。

  將手機扔到了桌上,將臉靠在沙發扶手上,懶洋洋地有些昏昏欲睡啊。

  意識隨著雨聲漸漸消逝著,眼皮也逐漸的闔上。
  
  就在此時,外頭忽然傳來了敲門和按鈴聲,紫原愣了一下──他想可能是隔壁戶那個阿姨又忘記帶鑰匙了吧,所以他不予理會。

  聽到叫喊聲在雨中被打散,嘛,隔壁阿姨的丈夫聽力真糟。

  「……shi、紫原敦!」 

  啊,姓紫原呢。

  ……咦?

  紫原撐起了身,困惑的望著門口,門板微微的晃動證明了應該是有人站在外頭,連忙爬起了身走去那邊開門。

  門板一打開,先是嘩啦的下雨聲闖了進來,外頭朦朦朧朧的看不清,但是眼前濕著身體的嬌小人兒卻讓他無法忽視。

  「赤、小赤!」紫原瞪大了眼睛看著全身上下濕透,髮梢還不斷滴著水順著下巴滑落,頭髮也黏在了臉上。

  「嗯,是我。」

  抹掉了臉上擦點滑入眼裡的水珠,「給我條毛巾吧,敦。」

  「啊、喔,好!」馬上跑進了家裡,用著飛奔的速度拿了條乾毛巾蓋在了赤司的髮上,替對方擦乾了紅髮。

  「小赤怎麼出現在這裡啊?」

  「我正巧去附近的超市買東西……颱風好像快來了。」讓紫原替他擦著濕髮,他拉開白色的塑膠袋望著,「不過東西都濕了大半……果然不能小看對流雨的威力。」

  又悶又熱又黏,「我也討厭下雨天──小赤先進來吧?把身上的濕衣服換掉。」

  微微地睜大眼,看著對方抓著自己的手腕欲把自己拉進去的動作:「我身上都濕的。」

  「地板還是毛毯濕掉了等會小赤沖熱水澡再說吧,不要感冒了。」

  紫原乾脆的把赤司打橫抱起來,也不顧自己身上乾爽的衣服會被浸濕,「這樣就不怕踩到地板了吧。」

  毫無預警的就被抱起,「這樣不但你的衣服濕了,水還是會滴在地上啊。」

  「和小赤一樣溼答答的我很樂意喔。」

  揚了揚眉,「你去外頭淋一下就知道了,雨打下來還會痛。」

  舉起了穿著短袖露出的手臂,上頭還有著紅紅的痕跡。

  「不痛不痛喔──」不在乎的在赤司濕透的髮上給予了他一吻,將人先放到了浴室的馬桶蓋上頭,「我去幫小赤找衣服,你先沖點熱水澡。」

  「知道了,謝謝。」

  沒有鎖上門以便紫原待會送衣服近來,赤司脫下黏在自己身上呈現半透明的襯衫,連同吸了水便重許多的長褲,丟在地上還可以聽到沉重的聲響。

  站在浴缸中的讓溫熱的水沖洗著身體,即使是夏末秋初淋起雨來還是會有些微涼,如果不好好的顧好身體感冒也是有可能的。

  都沖了澡,自然習慣的壓了對方的洗髮乳來使用。

  清香的味道和赤司印象中紫原喜歡用的甜膩香氣不同,反倒是比較像自己使用的口味,好奇的轉過了洗髮乳的瓶身,居然特地換了牌子。

  「小赤我直接開門囉。」紫原說的時候也順便開了門,不是提醒,大概只能算是表示他現在的動作。

  「謝了。」

  「嗯?順便洗澡嗎?」

  「嗯,外頭的雨有些霉味,身體有些不舒服。」把手上的泡泡甩在了地上,無視還有一個人在旁邊看著,他打開了淋浴沖洗著自己腦袋上的泡泡。

  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不過赤司應該是沒注意到他的動作吧,「小赤,我換洗髮精了,你知道嗎?」

  「我知道,特別買了一樣的?」
 
  「嗯──因為小赤很喜歡用嘛,所以想試試看喔,和小赤一樣的味道。」

  把前額的瀏海往上撥,赤司看了一眼紫原,「你原本用的也很好聞,只不過很像是糖果的感覺,所以我沒用。」

  「小赤不喜歡甜甜的東西嘛。」

  看赤司也沒有趕他出去的意願,紫原很自然的坐在一旁等著對方。

  「你擦好地了?不然有空在這裡看我洗澡?」

  挑起眉,早就想提醒紫原這傢伙送衣服送的有點太久,雖然不是沒有赤身裸體過,但是在一個人面前直接洗澡有點過於羞恥。
  
  「那個放一下下就會乾了,現在想把小赤帶走,度過這個好無聊的下雨天。」

  「是嗎。」面無表情的回應,在四肢上抹著泡泡,在搓揉開來,不一會兒室內就充滿了沐浴乳的香氣,「你沒有換沐浴乳啊。」

  「嗯,因為小赤口味的洗髮乳和敦口味的沐浴乳剛剛好嘛。」對著赤司露齒一笑。

  「這牌子又不是只有我在用,不能冠上我的名字吧。」

  「反正小赤用的東西都是我喜歡的東西──所以小赤也要喜歡我的東西喔。」

  不怕衣服濕掉,紫原走進了浴缸,T恤一下就被打濕了,站在浴缸裡頭替赤司增加了一些高度,赤司偏著頭望著他,「我原本就喜歡敦了啊。」

  勾著紫原的脖子,他微微一笑。

  雙眼視線交錯的瞬間,彷彿不用言語就可以代替一切想法,雙唇碰觸在一起,摩擦帶起了一絲絲的酥麻,舌頭在唇瓣交疊處不斷的來回探索著,吸吮著舌尖帶來了一些發麻。

  「嗯……不要在浴室,我不喜歡在浴室。」

  眼中帶了不曉得是浴室的蒸氣,還是因為親吻而充斥眼眶的水氣,他的聲音染上了情慾。

  「是因為磁磚會嗑的背很痛嗎?」歪著頭說著,紫原邊說話邊用大毛巾圍住了沖掉泡沫的赤司,讓後者攀著自己。

  臉埋在了對方肩上,享受著被服侍的感覺,「你沒有資格弄痛我。」

  「是、是──小赤說的那麼兇狠只是怕痛到哭出來吧?」紫原笑著調侃對方,把人抱進了臥室裡,放在了床鋪上。

  即使是急著想抱他,紫原仍然會先替他擦乾了身子,讓頭髮不會溼答答的滴著水,「小赤要穿衣服嗎?」

  微微挑起眉,「穿了你等會就要脫了吧。」

  「沒關係嘛,我衣服都準備了。」將大尺碼的T恤套入赤司身上,寬鬆的領口讓他看起來有穿和沒穿一樣,赤司也對如此多此一舉的行為感到無奈。

  勾著紫原的脖頸,主動的先賞了他個吻,接著便是預期般的上下其手。

  「小赤,你覺得雨什麼時候會停啊?」

  從對方的胸膛上抬起頭,紫原突然問了一句不相干的話。

  愣了半晌,「我想可能要到傍晚了,雲層也有些厚,又加上颱風的關係,風雨不會那麼快結束。」
  
  「小赤的地球科學學的真好。」

  「那看氣象預報就會說了,簡單的對流雨你也要知道。」

  戳了一下紫原的額頭,赤司無奈的說著。

  舔了下對方嫣紅的乳尖,惹來後者微微地輕顫,「那就在雨停之前和小赤一起消磨時間囉。」

  「我哪像你一樣整天沒事做。」

  「啊,就是因為我都在家裡所以小赤才可以正巧遇著我啊。」

  「……黑的都讓你說成白的。」

  「嗯──我還是比較喜歡小赤的紅色和我的紫色喔。」

  -

  室內除了悶熱外,還帶了些情慾的麝香。

  粗重的喘息或多或少的從嘴中流瀉而出,床鋪也因為激烈的動作而晃動著。

  「嗯……哈啊……」

  勾著紫原的脖頸,赤司不斷的想嚥下口水,卻發現自己連這種小動作都有些失去控制,眼神迷濛的望著對方帶著情慾、鳶紫色的眸子,環住對方腰間的小腿也不斷跟著進出而晃著。

  「還是聽的到雨聲。」

  輕輕的在赤司脖頸上留下一個又一個綿密的吻,紫原靠在對方耳邊用著有些嘶啞的聲音說著。

  「唔……哈嗯……當然、雨又沒停。」

  「我討厭下雨的聲音,讓人好煩燥喔。」
  
  「那是敦的定力、啊……啊嗯……太糟糕了。」忘了修剪的指甲在對方背上攀出紅痕,還留下了幾個凹陷的痕跡。

  聳了聳肩他沒有否認,「原本就很差的定力看到小赤會變零喔。」

  「這種事情一點也,嗚……不值得說嘴吧。」

  「啊,反正呢,我不想聽到稀哩嘩啦的下雨聲──」

  「小赤願意再用更大的呻吟,來替我揮開討厭的東西嗎?」

  吻落。

  -

  雨仍然在下。

  「小赤買了好多微波食品喔,真的會放颱風假嗎?」紫原問著體力有些不支而癱在沙發上的赤司,後者有氣無力地看他一眼。

  「就算沒有放假也是要吃的吧。」

  「這些垃圾東西不好啦,我煮的都比較好吃。」

  「我不能否認你,不過你家和我家還是有一段距離,我不想要跑那一趟。」揚了揚眉,赤司為了舒服將腿跨在了紫原的腳上,後者也沒多說什麼。

  穿著寬大T恤,底下據紫原所知沒有底褲沒有短褲,白皙的大腿毫無顧忌的嶄露在自己眼前,不過現在卻沒辦法多做什麼,如果一天之內來兩輪肯定先會被小赤拿菜刀砍死的。

  因為篤定了紫原沒有膽在對他上下其手一次,赤司為了扳回一城的刻意誘惑著。

  「我可以替小赤做好送去。」

  「很麻煩的。」雙腿改變了交疊方向。

  「唔,那小赤假日來我家嗎?」

  「或許可行。」曲起。

  吞了下口水,「那我整個人讓小赤打包帶走,你說好不好啊?」

  挑了下眉,赤司的眼神露出些調侃。

  「好啊,反正雨還沒停,你說是吧?敦。」


  
  FIN

   

PageTop
 

留言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只限管理員閲覽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 | 2014/01/25 (Sat) 23:59 [編輯]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 | 2014/01/26 (Sun) 00:06 [編輯]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 | 2017/08/01 (Tue) 16:31 [編輯]


 
 

引用引用

引用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