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帶著老公✂打前夫 /

【黑子的籃球】喝醉的你與清醒的我(紫赤、R18)

*赤司女裝有、赤司撒嬌有
*沒有人是零缺點所以我們的天使赤司會喝醉



紫赤、喝醉的你和清醒的我 R18



  赤司躺在對方的大腿上,瞇著眼睛享受對方餵過來的POCKY,黑色的V領毛衣因為躺著的關係而露出了一些肩膀線條。

  「小赤會冷啊?」

  看著對方頻頻把身上蓋著的外套往上拉,紫原偏了頭問,他自己倒是覺得不太會冷,腿上枕著的頭反而讓他有些溫暖。

  「有點……每次來你家不多穿一點不行啊。」

  「那小赤要不要喝酒?聽說喝一點可以溫暖身體喔。」

  「敦,我和你都十五,還未成年。」

  赤司輕輕地嘆口氣說出事實卻沒有指責對方。

  紫原咬掉手中的巧克力棒,舔了舔手指,「沒關係吧?只是小喝一點,小赤酒量不好嗎?」

  「不曉得,但是應該不會醉吧。」

  聳了聳肩,赤司坐起身,看著對方走去廚房拿了幾瓶啤酒出來,搞得好像失戀的人要一起借酒澆愁一樣。

  事實證明,人絕對不是十全十美的。

  兩人以不快的速度喝完一瓶啤酒時,大概是天生的關係讓紫原意識仍然清醒,可是赤司卻紅著臉趴在桌上說要再開一瓶。
  
  「嗨,小赤,你還知道我是誰嗎?」

  紫原也同樣趴在對方對面,揮了揮手。

  「我當然知道啊……敦你當我是白癡嗎……」赤司勾著嘴角傻呼呼地笑著,「再來一瓶……」
  
  「別喝了啦,小赤。」

  身子雖然有溫暖起來,可是換到的卻是對方一臉柔和醉醺醺的樣子。

  赤司不高興的嘟著嘴看著他,硬是要從紫原那邊搶過來,「敦──給我,不然我會生氣的唷。」

  的唷。

  紫原忍住不要讓嘴角彎起狠狠地笑出聲,原來小赤酒量很差嗎,難怪總是在慶功宴時都坐在一旁而已。

  「小赤你喝醉了。」

  「啊──才沒有,說我喝醉的,就算是父母也得死哦。」

  赤司坐起身,手大動作地揮來揮去,看起來像是拿了把剪刀在威脅人。
 
  這副情景根本就是一個小學生在玩鬧吧。 

  「小赤……」

  「敦,我說,我不會醉!」

  在赤司的堅持下,紫原只能用著半擔憂、半看好戲的心態替對方打開了易開罐,赤司對嘴喝下去時,露出了傻傻的笑容。

  「再來嘛──敦──」

  「我還要喝──你別收走啊……」

  最後赤司喝了三瓶半,整個人意識不清的倒在紫原的身上。

  「小赤,要不要去洗個澡然後睡覺?」

  「嗯──好啊,洗澡,敦幫我洗。」

  赤司臉頰潮紅,嘴中的話呢喃成一片,他攬著對方的脖子在紫原肩上磨蹭,柔軟的紅髮相當的舒服。

  紫原是個男人,赤司是他情人,正常之下他的情人幾乎不會做出有關撒嬌、屈服的姿態,但是今天,他所有沒看過的真面目通通在此展露出來。

  原本紫原應該在對方進入浴室,而自己將會在替對方沖洗的時候硬上。
  
  當然,這只是原本,只是應該。

  赤司在走到廁所,準備脫衣服時,就哇的一聲抱著洗手台狂吐,衣服也沾到了一些帶著酒氣和酸味的嘔吐物。

  紫原愣在一旁,拍了拍對方的背脊,「小赤還好嗎?」

  「還好……我只是有點不舒服……還可以再喝喔。」

  「不能再喝了啦──小赤換一身衣服好了。」

  「嗯?要穿敦的衣服嗎?可是好大喔。」

  赤司瞇著眼讓對方用著熱毛巾擦臉和脖頸,享受的姿態看起來有點像是隻貓咪一般。

  他邊說邊比劃著,直到紫原忍不住開口問:「那小赤……穿我媽媽的可以嗎?媽媽的身高比較合。」

  然後他最愛的赤司抬起頭──原本還以為對方會說殺了你喔之類的話,但是他卻露出大大的笑容。

  「好哦。」

  -

  赤司裸著上身乖乖地坐在紫原床上,等待對方拿著衣服回來。

  剛剛紫原還懷疑自己聽錯,再問了一句:「那為了配衣服,連褲子都換掉可以嗎?」

  「好──」

  赤司現在好說話的程度大概100%,平常有多難相處現在就有多好相處,紫原在努力地翻著母親衣櫃找尋最可愛的衣服同時,認為這樣的對方既新奇又可愛,忍不住想要好好逗弄一番。

  正當赤司覺得無聊時,紫原便捧著一件連身裙回來了。

  款式像是女僕裝,是一件連女生都會覺得害臊的衣服。

  「好可愛哦,敦幫我穿──」赤司脫掉褲子,穿著四角褲半跪在床上仰著頭望著對方。
   
  這樣的赤司好可愛,但是可愛到他會覺得很可怕。

  希望明天小赤清醒過來以後,別殺了自己。

  很快的良心就被欲望給佔據,替對方穿上衣服後,他便捏著後者的下巴開始親吻著帶著酒氣的雙唇。
  
  「嗯……敦……」

  赤司原本就迷亂的瞳被這樣一親便像是覆蓋了一層水氣,漂亮的讓人幾乎陷入眼眸裏頭的世界。

  剛剛才穿上的裙子被撩到了胸前,紫原只可惜沒有好好拍一張照片留念,嘛,下次想看的話再灌醉對方就好了。

  吸吮著胸前的紅蕊,直到它挺立著在空氣中顫抖,手也趁著舔舐的同時往下滑的拉掉了對方的底褲,搓揉著半勃起的分身。

  「哈啊……敦、嗯啊……」

  赤司喝醉以後,原本會刻意去壓抑的呻吟此時通通毫無顧忌地從嘴中洩出,他弓著身體,眼睛含著淚水的將手指插入那紫髮內,下身配合地扭動。

  「喜歡嗎,小赤?」

  「嗯……喜歡。」

  酒精的催化之下,就連進入也比平常順利多。

  「啊啊……敦、太快了……嗯啊……」

  一手愛撫著那漂亮的分身,一手探入兩指在穴裡抽插著,不用多久兩隻手都濕漉漉一片。

  親吻著對方的嘴唇,「小赤還能忍多久呢?」

  「唔啊……嗯啊……!忍不住了、哼嗯……敦……!」在接吻的空隙間赤司帶著哭腔說著,如波浪般席捲而來的刺激讓他渾身顫抖。

  無法控制的在紫原的唇上咬了一口,上頭有些破皮而流出帶著鐵鏽味的血,此時他的腹部和對方的手掌灑滿了一片白濁。

  「小赤,你咬的我好痛。」

  「嗚……不小心的。」

  「啊、流血了哦。」

  「那我幫你舔舔──」赤司說著,便帶笑的湊上去,伸出舌尖舔著對方下唇的小傷口,很快地就被紫原一把含住雙唇,猛烈地親吻著。

  在赤司都不會反抗的情況下,速度比平常快了許多,稍微到了點潤滑劑在硬地發疼的下身上,他頂在對方的後穴。

  輕輕地咬著對方的耳垂,「我要進去了喔。」

  「這麼快……等、嗚、痛!」

  赤司弓起身,全身忍不住的繃緊,就算是喝醉比較進入狀況,但是進入的疼痛仍讓他粗喘著。

  「親一下就不痛了。」

  紫原學著對方輕舔著他的唇,然後再輕輕地深入,細細地品嘗其中的滋味,而下身在在對方因為親吻而放鬆時,慢慢地進入。
   
  「好痛……敦、我不要了……」

  赤司推著對方的肩膀搖頭,他痛到臉頰慘白。

  「小赤乖……忍忍。」

  身高比一般人高的情況下,尺寸自然也比一般人來的雄偉,尤其後面原本就不是拿來做愛的。

  他還記得第一次的時候把赤司痛到咬破嘴唇、連指甲都插入掌心流出血都還是忍不住地發抖,那一次他原本是要放棄的,卻還是在赤司用著紅通通的眼堅持地說著:「都讓我痛了你還想要出去這樣我不是白痛了!」狠狠的罵了一聲他才狠下心大力的進出。

  當然那次赤司整整請假了三天沒去學校,事後赤司便不知道從哪裡生出一堆潤滑劑之類的東西要他做愛之前都必須弄上去……雖然到後來靠對方本身分泌出來的東西就足夠了。

  「可是……真的好痛、敦,我會死掉……」

  紫原輕輕地舔著他流下的淚水,在他耳邊低喃,「我會讓你爽到死掉。」

  -

  「啊、啊啊……敦、哈啊、太快了……嗯啊!」

  赤司攀著對方的背,和對方相比顯得瘦弱的身形在劇烈的進出中不斷地搖晃著,讓他有一種暈眩般的錯覺。

  「小赤的身體、好熱……」

  對方的體內除了本身分泌的液體外,便是在抽插中不斷被帶出又帶入的白濁,兩人的下身的黏膩一片,連赤司身上那件黑白相間的女僕裝也沾上了精液,顯得淫靡不堪。
 
  「嗯、哈啊……輕一點……嗚嗯……」

  完全沒有壓抑的呻吟充斥在整間室內,情色的氣味讓人忍不住的害臊,原本的寒冬在身體的互相摩擦下熱得讓人混亂。

  「小赤、果然好可愛呢……」

  「不要說我可愛……嗯啊……啊、好深……」

  「這樣的小赤真是難得一見。」

  紫原在進出時忍不住低唸,真希望清醒的時候可以有一半、不,只要多30%的熱情他就夠了。

  赤司前幾次有多壓抑,這次就多放縱,放縱自己沉入性慾的漩渦,遵從著本身的慾望,不再去克制。

  「敦、我……哼啊、嗯……我要射了……」

  「那就一起吧。」

  「不要……啊啊、我忍不住……」

  赤司搖著頭眼淚流的滿臉都是,他不安分地扭動著想要擺脫對方囚禁自己分身的手。

  「一起。」

  「嗚、哈啊……拜託……」

  赤司大口大口的喘著氣,拉著對方的衣領便湊上去親吻著。

  「敦、敦……啊、哈啊……」

  不知道是誰,先發出一聲低喘,又不知道是誰,哭著喊著抱緊了對方渾身顫抖直到最後忍不住的昏迷過去。

  -

  赤司被灑落在身上刺眼的陽光給扎醒。

  意識還沒完全恢復,先是感受到劇烈的頭痛,彷彿大腦被狠狠切開丟到果汁機打爛、再來便是像是生鏽般的四肢,連脖子動一下都嫌的累。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赤司睜開眼皮,看到的是一片裸露的胸膛,從腰上的的力道大概可以判隊的出自己正被摟抱著。

  稍微想動一下僵直的腿,卻發現下身熟悉的疼痛讓他不得不慘白著臉往被子裡頭看,身上只隨便套了一見對方的衣服,雖然是沒有黏膩的煩躁感,但是那股痛卻讓他必須努力回想昨天幹嘛了。

  敦問他要不要喝酒,他先是拒絕,可是在對方懷疑自己會醉的情況下,就打開了易開罐開始喝。

  然後呢?

  然後,到底怎麼了!

  赤司發現他的記憶力還停留在昨天晚上喝下第一口的同時,便沒有什麼好臉色的用手在紫原的腰上擰了一把。

  「嗚……」原本睡得香甜的人被毫無防備的捏,紫原睜開眼,「小赤……早安喔……」

  「早安你個鬼,你給我起來。」

  赤司陰冷的聲音從胸前傳來,紫原立馬想到這不是昨天那個巴著自己說好舒服再來的天使,是貨真價實的惡魔。

  「小、小赤……」

  紫原默默地起身,跪在床上。

  赤司也跟著坐起身,他拉了一下衣領看了裏頭的情況,差點就罵了粗話,再抬起頭時他的嘴角勾起一抹根本不算笑的笑。

  「敦,誠實的告訴我,你昨天幹了什麼。」

  「……」紫原嘴張了張,說不出話,最後只好低下頭默默的認罪。

  「昨天小赤喝醉了……」

  「嗯?你沒阻止我啊?」

  「小赤你太過分了,是你自己一直想喝還跑來跟我撒嬌的。」

  聽到撒嬌這個詞的時候赤司的臉扭曲了一下,順便叫對方繼續說。

  紫原默默地說出實情,說到要帶赤司去浴室時還巧妙的轉換,說是因為對方不舒服才要扶他去浴室擦臉:「然後小赤就吐得全身都是。」

  赤司微點著頭,現在的情況他還能接受。

  「後來……我……」

  「敦,你停什麼?快說。」

  「我找了媽媽的衣服,給小赤穿。」

  ……赤司默默地低頭,看了掉在床下的一件黑白女僕裝,「你媽的興趣讓我不敢恭維,繼續。」

  「後來就是酒後亂性了……就只有這樣,小赤你要原諒我!」

  「你做了幾次?」

  「……我算一下。」紫原垂下頭,開始伸出手指頭搬,「四、四……」

  「你根本就精力旺盛!」

  赤司紅著臉低吼著,光是紫原就四次了,自己能有多慘完全不能想像,而且聽後者的敘述自己昨天好像完全變一個人,讓他完全不想面對。

  「嘛,那也是因為小赤太可愛了。」

  「我喝醉變什麼樣子?」赤司放鬆身體,讓對方摟過去。

  「說了不能生氣喔──」紫原摸了摸對方的紅髮,「愛裝可愛、愛撒嬌、做愛的時候很進入狀況、說話的時候都很誠實。」

  「誠實?」赤司瞇起了眼抬頭問。

  「就是我問小赤你舒不舒服的時候,你就會瞇著眼跟我說好舒服、問你還不想不想要的時候,你就會說我還──」

  赤司一掌蓋住對方說話的嘴,被頭髮蓋住一些的耳根紅的不可思議,「閉嘴,不要再說了。」

  「嘛,好。」

  乖乖地讓對方抱著,赤司過了一陣子,才低下頭用著細小的聲音問,「所以……你比較喜歡我喝醉?」

  紫原咦了一聲,才用著帶笑的聲音開口:「喝醉的小赤是小赤,清醒的小赤也是小赤,既然都是小赤那當然都很喜歡啦。」

  忍不住的雙頰緋紅,赤司低聲用著沒有殺傷力的聲音低喃:「笨蛋……」
  
  幸福的快要發瘋。


  FIN

PageTop
 

留言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 | 2017/07/24 (Mon) 14:20 [編輯]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 | 2017/09/08 (Fri) 19:32 [編輯]


 
 

引用引用

引用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