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帶著老公✂打前夫 /

【黑子的籃球】情人套餐(紫赤)

*女裝有

紫赤、情人套餐



  赤司正躺在床上閉目養神,每次到了這個時候腦袋都會跑出一些當天訓練的情形,誰還需要多投幾球、誰的防禦不夠穩,在他腦內都會跑出一段數據。

  忽然間的擱在旁邊的手機震動了起來,來電者是紫原敦。

  他這聲喂還沒講出來,就聽到對方用著堪稱噁心的聲音叫了自己一聲小赤,雞皮疙瘩掉滿地。
 
  「幹嘛?」

  赤司用著沒好氣的聲音開口。

  「小赤,明天有沒有空啊?」

  「什麼事?」

  「我們去吃東西好不好?出去玩!」

  「……哪間甜品店在打折?」

  他記得每一兩個禮拜紫原就會打電話來開頭先是小赤、再來就是有沒有空,最後用著障眼法出去玩來掩蓋一切。

  而且他實在不知道對方哪來那麼多甜品店的情報,從東京到神奈川還是哪裡都有,他還記得光是什麼聖誕節情人節那幾天他幾乎每天放學都要去學校附近幾間有名的甜品屋吃,吃到有種舌頭麻痺的錯覺。

  「那個小赤家附近那間啊,每天回家都會經過小赤沒發現嗎?」

  「我沒事注意那個幹嘛?」

  「嘛,也是,明天十一點我去接小赤哦。」

  「……隨便。」

  大部分和紫原出去都不用付錢,對方會邀約自己的大部分是什麼慶祝XXX兩人同行一人免費之類的像是遊樂園廣告詞的東西。

  兩人同行自然東西就上兩份,自己又不是很喜歡,對方自然可以順便地說「既然小赤不喜歡那我就吃掉囉!」這種用了幾千次的台詞。

  事實上那個每天都會經過的甜品店沒什麼印象,但是那間店的裝潢少女的很可怕,紫原一個兩米人進去也太不搭嘎,裏頭的客人會被嚇跑吧?

  ……嘖,真蠢的感覺。

  -

  說到有關吃的,紫原從來不遲到。

  但是也不至於早到一個多小時吧?

  「小赤,起床起床──」

  這是赤司被一個煩人耳熟的聲音和大幅度地晃動給叫醒的第一個想法,在隊上敢以小赤叫他的只有紫原敦,雖然黃瀨有時候也會這樣叫,但是在練習時他還是會規規矩矩地叫隊長。

  不悅的睜開眸子,對方的臉靠得有點太近讓他瞬間有種生命少了一半的錯覺。

  抬眸望向了床頭的電子鐘,九點五十?對方不是說十一點嗎?

  「你那麼早來要幹嘛?」

  「嘛嘛,小赤你先去洗臉清醒一下腦袋,等一下要治裝。」

  「啥?」

  赤司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拉了下床半推半拉的非自主地進了浴室。

  腦袋還一片渾沌的狀態,自然洗臉能夠達到很大的幫助,但即使他現在腦袋清醒了還是不知道那個治裝和對方提早來有什麼意義?

  「小赤好慢哦。」

  一出浴室就被拉到床上,到底現在是什麼情況?

  「你到底那麼早來幹嘛?」

  「啊,我沒跟小赤講說今天甜品屋是情侶買一送一嗎?」

  「……?」赤司眼神的懷疑像在說你可以再說一次嗎我覺得我好像沒聽清楚,你可以慢慢地告訴我情侶買一送一是什麼鬼嗎?

  「沒聽清楚嗎?就是情侶啊,買一送一啊。」

  「那你找我幹嘛?」

  「湊兩個人當情侶啊,小赤腦袋怎麼這麼不靈光。」

  「我看起來難道像女的嗎?敦,沒想到你一大早就來我家找死了。」
 
  赤司折了折手指,似乎大有你再說一次我就讓你死。

  紫原偏了偏頭,笑了:「不像啊,所以總是要後天打扮吧?」

  他說完很自動的拉起對方的衣襬,準備脫下。

  「喂!你拉我衣服幹嘛?」

  「換衣服啊。」

  「我自己有手還需要你幫忙嗎?難道衣服我沒有?」

  「難道小赤也穿裙子嗎?」

  紫原說的這一句讓赤司愣了一下,隨後扭曲臉孔。

  「現在、立刻,滾下我的床,要女生是不是?不會去找桃井?」

  「欸──不要啦,小桃也很愛吃點心,她一定會跟我搶的。」

  赤司實在是被這理所當然的話給嗆到差點腦充血,「你總有鄰居吧?穿裙子這種事情我死都不做。」

  「那穿褲子就好了吧?我有帶褲子喔。」

  「……」

  「我短頭髮。」

  「我有戴假髮啊,顏色還一模一樣。」

  「我的身高不像女生一樣矮。」

  「不會啊配我剛剛好嘛。」

  「……你想死?」

  「才不要咧。」

  「我媽不可能會答應的。」

  「欸?你說小赤的媽媽嗎?」

  「不然是你媽啊?」

  「哦,小赤的媽媽已經答應了啊,她說『我們家很久沒看到征十郎穿的可愛一點了』,這樣不就是答應的意思嗎?」

  「重點是我不接受。」

  「拜託嘛,小赤你要習慣啊。」

  「習慣什麼?」

  「現在的趨勢都是情人啊,沒有什麼朋友買一送一的,以後你要常常這樣跟我出去哦。」
 
  赤司再度懷疑到底是自己有問題還是對方有問題了。

  「你去找涼太,他一定很願意幫你。」

  「你有看過快一米九的女生嗎?太可怕了吧。」

  「照你這麼說,哲也總可以了吧?他比我還矮。」

  「原本是有考慮過,可是小桃昨天說要和他出去了。」

  言下之意就是,赤司征十郎,只有你能符合。
 
  「……嘖,這是我最後一次幫你,以後不管是什麼朋友買一送一還是兩人同行或是情人買一送一都不要來找我。」

  「啊──好過分哦,那你先穿上嘛,浪費好多時間在和小赤交涉哦。」

  「少囉嗦,這要怎麼穿?」

  赤司認命地脫下衣服,拿著其中一件黑色的平口,後面接了兩條帶子的背心,瞇起眼問。

  「這個我有問我媽,先穿上去,然後把這兩條帶子在後面綁蝴蝶結。」

  「這衣服你哪來的?」

  「哦哦,前幾天就知道有活動,就從雜誌上隨便找了一個很可愛的女生穿著的衣服去買,拿去問我媽的時候她還問我有沒有發燒耶。」

  「對,我也覺得我有病才會讓你胡鬧。」

  赤司環著胸,讓對方把那兩條帶子綁了一個蝴蝶結在脖子上固定。

  「再來呢?」

  「這個。」

  紫原拿出一件幾乎一字領的衣服,顏色算是西瓜紅。

  那件一看就知道要穿在外面,赤司皺了皺眉頭套了上去,「搞什麼啊,衣襬這麼長,你根本買錯了吧,領口也很寬。」

  鬆鬆的領口露出大部分的鎖骨,如果大動作還有可能露出大半的肩頭。  
  
  「咦,不會吧?那個模特兒和小赤你差不多高。」

  「你真的想死。」

  「嘛別生氣啦──褲子不曉得合不合耶。」

  紫原拿著那條牛仔短褲,稍微比了一下就要赤司脫下原本的五分褲。

  赤司本身也覺得在更衣室都是大家一起換衣服,脫褲子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便拉下褲子在床上要穿起那件短褲。

  「什麼噁心的褲子……」

  好不容易拉上以後,赤司皺著眉看著鏡子的倒映,裏頭的人除了頭髮還認得出來,打扮上都像極了一個普通的女孩子。

  「唔唔,果然很可愛呢。」

  紫原眨眨眼看了對方,「襪子。」

  「為什麼還要穿襪子?」拿著那明顯是女同學會穿的黑色長襪,赤司露出了嫌棄的表情。

  「運動員的小腿都有肌肉啊,遮一下吧。」

  「麻煩死了,要是那東西難吃你下禮拜訓練就完蛋了。」

  「小赤好任性哦。」

  「最任性的是你吧!」
 
  接過那雙襪子,赤司開始往上穿,「穿到哪啊?小腿?」

  「不是吧?小腿這樣長度也太長了吧,應該是大腿吧。」紫園看著穿到小腿卻還多了很多可以往上拉的黑長襪,伸手替對方拉上。

  「腳張開一點比較好拉。」

  「你那麼想穿給你穿。」

  赤司索性把兩隻腿放到紫原盤著的腿上,用著大少爺的眼神看著對方。

  「這樣小赤有一種公主的感覺耶。」

  「為什麼是公主?」

  「嘛嘛,就是公主,沒有理由喔。」

  紫原拉起對方的另外一隻腳,替對方套上了黑色的長襪,若是不看那小腿發達的肌肉,赤司的身形可說是相當纖細的。

  「嘖。」

  赤司睨了他一眼,從對方帶來的提袋拿出剩下鮮豔的紅長髮。

  「小赤你會帶啊?」

  「大概。」

  短髮的人戴假髮本來就快,花不上幾分鐘那微捲的紅髮便像是赤司本身所留的長髮。

  「你花這些不少錢吧?夠你吃一整天嘴巴不停。」

  「這是投資報酬率啊,反正下次還可以繼續穿。」

  「我沒有說下次要陪你去吃。」

  「小赤一定會答應的,現在看起來就像很美味的點心一樣。」

  「不要拿一些詭異的形容詞套在我身上。」

  赤司站起身,看著全身鏡裡面根本找不出任何關於男性象徵的東西,除了那個平胸和那個喉結。

  「那聲音怎麼辦?」

  「小赤你裝啞巴就好了哦。」

  「你真的可以,去死了。」

  -

  兩人站在裝飾少女的甜品屋,赤司依舊覺得自己真的腦袋燒壞,反而紫原已經樂得開心想要把他拖進去。

  「您好,請問兩位──啊,兩位是情侶吧?」

  直接被點名他穿這樣真的完全展現不出一絲像男人實在讓赤司有想要殺人的衝動,倒是紫原歡樂的說好就把他拉進去了。

  原本紫原是想坐在靠近櫃檯的地方方便取餐,但是赤司一察覺到對方的想法便抓住對方的衣袖往最角落走。

  「咦,小赤,坐這裡會不會太偏僻啊?」

  「難道你要我坐在櫃台前給別人看嗎?」

  赤司挑了挑沒反問,沒好氣地坐在對方對面翹起了腿。

  「兩位要吃什麼呢?」

  「這個、這個,這個也來幾份,啊你們今天是不是有情侶套餐啊,我也要。」紫原相當迅速的在菜單上麵點了幾個,赤司都還沒看清楚對方就決定好了。

  「好的,稍後就為您送上。」

  赤司撐著下顎,頭髮擋在胸前的感覺相當怪異,而且就算紫原沒有提醒自己他也不太想開口,一說話到時候被認出來是個帶靶的又被發現自己穿女裝肯定會被認為變態,他帝光籃球隊隊長的顏面丟盡。

  「小赤,起司──」

  紫原忽然拿出手機,要他對著鏡頭笑。

  赤司整個人被對方突如其來的舉動弄得有些愣住,但是快門已經按下去了,拍出來的照片自然有些蠢。

  「刪掉。」

  「好哦,那再一張,比YA嘛。」

  赤司皺了皺眉,意思意思的伸出手比了二,表情卻依然沒有太多變化。

  「太好了,小赤的女裝照GET,其他人一定會很羨慕我。」

  「……你是要拿去給別人看的啊?敦。」

  赤司露出了一個堪稱恐怖的笑容,眼底透漏陣陣殺意。

  「好嘛,我放電腦桌面就好。」

  「不要噁心了。」

  兩人講話講到一半時,服務生便端來餐點了。

  大大小小的蛋糕頓時充滿了整個桌面。

  「哇──這看起來好好吃哦小赤!」

  赤司瞥了一眼那顏色有點詭異的蛋糕一眼,對對方喜歡一些顏色奇怪的甜品這個嗜好感到不予置評。

  「那個,不好意思打擾了,為了配合活動,來店的情侶們都必須拍一張照,請問現在方便嗎?」

  一個女店員拿著一台相機,打斷了他們。

  「咦,要什麼動作嗎?」紫原嘴巴咬著小湯匙,用著模糊的聲音說著。

  「我們自然是希望甜蜜一點的。」

  「那大部分的人都拍怎樣啊?」

  「有的是臉貼臉、有的是親吻之類的……大部分的情侶都相當配合。」

  女店員說著,同時她好像感覺到有道鋒利的視線不斷看著自己,來者好像是女方那邊?

  可是當女店員轉頭的時候對方又對自己微笑。
  
  「啊,拍照完就可以吃了嗎?」

  「當然。」

  「那小赤,你出來一下。」

  赤司眨了眨眼站了起身,剛剛差點就被女店員發現自己在瞪她,一個心虛之下他便忘記了對方剛剛在說什麼。

  不明所以的走到桌子前,赤司保持著不說話的個性沒有多問要幹嘛。

  「妳快門準備好,機會只有一次哦。」

  「好的!」

  「小赤。」
 
  有人在叫自己,他自然是抬起頭,但是一抬頭就被捧起臉頰,還來不及回神嘴唇就被溫熱的觸感給蓋住。

  搞、搞什麼?

  赤司錯愕地眨著眼,印入眼簾的是一片紫色。

  沒有過度深入,紫原在碰到嘴唇後,停不到三秒便抽身,結束時還帶起啵一聲的口水聲。

  「拍得好嗎?」

  「很好哦,男朋友真是深情呢。」

  「謝謝誇獎,那我和我家小赤繼續吃東西囉。」

  「請慢用。」

  等到女店員走了以後,赤司才用著令人發寒的聲音開口。

  「敦,接吻這筆帳我們好好算一下,還有誰是你家小赤?」

  「嘛,親一下而已,而且小赤就是小赤啊,超可愛的♥」


  
  FIN 

PageTop
 

留言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 | 2017/07/31 (Mon) 02:58 [編輯]


 
 

引用引用

引用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