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帶著老公✂打前夫 /

【黑子的籃球】紫原的料理教室(紫赤、R18)

*根本跟料理教室沒有關係(#


紫赤、紫原的料理教室 R18



 
  「小黃,你居然還跑去美食雜誌當封面!」

  桃井在部活結束後,拿著一本雜誌囔囔著。

  「唷,黃瀨,你會做飯啊?」青峰拿過雜誌,上頭金髮的對方外頭罩著白色圍裙,手上拿著鍋鏟,對著鏡頭燦笑著。

  「只會一點點而已,自己在外頭生活總是要學一些。」

  黃瀨搔著頭看起來有些不好意思。

  「除了小黃以外你們都不會做菜嗎?」桃井好奇的歪著頭問。

  「五月,裡面廚藝最差的一定是你!」青峰沒多想直接的便吐槽回去。

  「什麼啦!阿大自己也不會好不好,煎蛋都會煎到燒焦!」

  黑子聽到這句話抬了起頭,「原來青峰君不會煎蛋,我雖然也不會太多,但是論煮水煮蛋是絕對不會輸的。」

  「水煮蛋又不能當飯吃……我只會飯糰。」

  「小綠間──飯糰這麼簡單的東西,我可是會炒麵喔。」

  赤司默默地接話,「我只會微波、煮水餃和泡麵……反正外面都買的到,無所謂。」

  「看似什麼都會的赤司君原來對廚藝很不拿手呢……」

  桃井喃喃的說著,隨後又被青峰用一句殺人料理給弄得怒氣沖沖。

  「啊,那小紫呢?不要顧吃東西嘛。」

  桃井插著腰和青峰互罵時,忽然想到一直坐在旁邊吃著零食看起來完全沒有再聽得紫原。

  「我嗎?只會做蛋糕和餅乾。」紫原說了一個目前聽來最需要技巧的食物。
 
  「餅乾屑……」赤司看到對方嘴角的屑屑邊伸手替對方抹掉,「我真不知道你會做蛋糕呢,敦。」

  「嗯──因為很想吃又懶得出去買嘛,小赤想吃嗎?」

  「哦,試試看也沒差。」 
 
  「那小赤今天要來嗎?家裡沒人應該可以用廚房,也可以回去的時候去超市買一些東西喔。」

  紫原聽到對方對自己的料理有興趣,馬上就提了一個他絕對不會吃虧的意見等著對方上鉤。

  赤司瞇著眼似乎在思考,「我的衣服你那邊還有嗎?」

  「有喔。」

  「那就去吧,反正也沒什麼事。」

  他們陷入兩人世界的聊起來,完全忽略旁邊看傻眼的奇蹟眾人。

  「赤司君和小紫的感情好好……」桃井小聲地說著。

  「早就覺得赤司那傢伙那麼寵紫原,果然是有一腿!」青峰接著抱怨,明明同樣是睡遲,雖然處罰並沒有不同,但是語氣就有差了。

  「這不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嗎?」綠間推著眼鏡說。

  黑子偷偷看了他們一眼,壓低語氣開口:「我也是第一次知道赤司君已經到了在紫原君家裡頭留下衣服的進展了。」

  「什麼啊,你們的情報也太落後了吧──他們不是只是沒正式提交往然後私下再一起的情侶嗎?」

  「你們嘰嘰喳喳再說什麼?」

  赤司瞇著眼靠近,手撐著下巴帶著危險的笑說著。

  「嗚……」剛剛最後一個開口的黃瀨抖了抖,「什、什麼都沒有!我要回家了──」

  「黃瀨,你居然先跑!我也要走了!」

  「啊……阿大!你跟我順路,我也要跟你們一起!」
  
  一下子瞬間剩下黑子和綠間,「赤司,你全部都聽到了嗎?」

  「沒有阿,你們剛剛是在討論哪間精神病院比較好,準備去醫嗎?」

  「……赤司君、紫原君,我也要先走了,路上小心。」

  黑子馬上鞠躬,默默地轉身離開。

  「我也要走了,再見。」綠間也沒有興趣在這種場合多待,身一轉便離開了,只留下茫然的兩人。

  紫原偏著頭看著赤司,「小赤,他們今天都很急著回家呢?」

  「誰知道,不是要做蛋糕?走了。」

  -

  「小赤想吃什麼口味阿?」紫原走到水果區,顯然是有意想要做水果口味的蛋糕。

  「……」看了一眼當季水果,「草莓。」

  「嗯──那就吃草莓。」

  基本上都是紫原在做決定的,赤司也只有在對方詢問著想要吃這個還是想要吃那個才會抬頭回應。

  走回去的路上他挑起眉問:「你真的會做?」
 
  「咦,小赤真殘忍,我都買了東西了你還不相信嗎?」

  「我以為你只會吃。」赤司很冷靜地回應。

  「好過分──」

  一直到紫原有模有樣地拿起半圓型鋼盆開始在裏頭攪著麵粉時,赤司才真的相信對方應該不是在騙人,畢竟平常只會吃的人突然說他會料理,任憑誰都無法輕易相信的。

  「小赤,過來一下。」

  正蹺著腿在對方沙發上無趣的轉著電視,赤司放下遙控器,便往不遠的廚房走。

  「怎麼?」

  紫原指了指旁邊的草莓,「會洗嗎?」

  「……你在汙辱我嗎?」

  赤司瞇著眼瞪了回去,對方卻笑嘻嘻地閃去一旁乖乖攪著他不知道裡面摻了什麼的麵粉。

  將草莓泡在水裡,赤司用著不快的動作搓洗著,「唔──小赤對草莓好溫柔喔。」將第三顆的葉子拔掉時,紫原靠了過來將頭枕在他的肩上。

  「你是在跟草莓吃醋嗎?敦。」赤司回過頭看著對方,並沒有因為近距離而退縮。

  「我才不會跟水果吃醋呢,小赤是我的。」

  他邊說邊伸出舌舔在赤司的耳背,讓赤司嚇到的一顫。

  沒好氣地將草莓放到旁邊的塑膠盆中,「如果你告訴我,你只是想要拐我來你家做愛,我殺了你。」
 
  「說這麼過分,我是真的會做蛋糕阿,只是拿去烤了──」紫原從後頭環住對方,手掌從制服襯衫下擺竄入,「可是現在餓了。」

  「手給我安分一點,我可沒有做到一半被菜刀插的興趣。」

  赤司雖然威脅的說著,但畢竟只是在他的胸前滑動著,並沒有礙到他清洗的工作,便寵著對方讓後者隨意亂來。

  「菜刀都收在最下面了,在廚房來是完全ok的喔。」
 
  「誰理你……不要整個人黏上來,你頂到了。」赤司默默地挑著草莓蒂,然後點出對方的下體已經造成他的困擾了。

  「烤蛋糕要時間──不做點事情會很無聊的。」

  紫原咬著對方的脖子,在上頭留下淺淺的印子,手則從胸前滑到對方的褲頭,把皮帶扣打開後,便毫無顧忌地撫摸著。

  「喂,我會殺了你。」

  「我才不怕呢,小赤對我最好了,嗯?」

  「真驕傲呢,敦。」赤司放下最後一顆飽滿的草莓,轉過身來直視著對方,他仰起下巴,輕輕地垂下眼。

  紫原看到對方的舉動,馬上就了解後者在想些什麼,他挑起他的下巴,沒有多想就吻了上去。

  撬開了沒有特意閉緊的齒列,嘴唇摩擦著探入舌,在對方的牙齦掃過時還能感受後者發出一聲細小的呻吟,吸吮著舌尖讓對方有些難以吞嚥唾液。

  「敦……去床上……」

  赤司被吻得有些暈眩,在分開的空隙中輕喘著說。

  「等不及了。」紫原往對方的脖子開始啃咬,一手便輕易地解開對方的襯衫鈕釦,直到露出大片的胸膛時,唇也跟著往下滑。

  「哼嗯……你真是越來越大膽了……」

  赤司輕輕揪著對方的紫髮, 他還記得第一次和對方做愛的時候,後者不管做什麼動作都要問他、然後得到他的同意,現在似乎已經徹底的了解那裡他喜歡、哪裡他討厭,還有他一向難以拒絕紫原敦的要求。

  「沒辦法,誰叫小赤對我最好了,我是被小赤寵壞的。」

  「你……真是……」赤司被對方像是撒嬌的舉動弄得沒由來的無奈,摸著後者髮絲的手也溫柔許多。
 
  動作在對方默許以後變的大膽,襯衫掉在地上,剩領帶還鬆鬆垮垮的掛在身上,褲子也在愛撫的動作下下滑到小腿。

  「敦……唔……慢點……」赤司咬著唇,眼眶微紅的帶著淚水,他垂下眼看著正含著他的分身進出的對方。

  因為嘴上正在忙的關係,紫原沒辦法多做回覆,他讓對方半坐在流理檯旁,雙腳懸空著掛在自己肩上。

  溫熱的口腔包覆著敏感的分身,赤司幾乎忍不住溢出的呻吟,只能靠抓著對方試圖減少一些刺激。

  「我……哈啊……敦我不行了……」

  紫原離開對方硬挺的分身,「小赤有帶潤滑劑嗎?」

  「呼……誰會沒事帶這種東西在身上,你不是有?」

  「上次用完了,忘記去買──」紫原讓對方坐在上頭,自己則張望廚房有沒有東西可以來替代,「欸──這個應該可以吧?」

  他拿起瓶狀的鮮奶油,在對方面前晃了晃。

  「鮮奶油?拿來吃的東西你拿來玩?」

  赤司挑著眉一臉不可思議地望著他。

  「等等應該還夠,那就先借來用一下了。」紫原拆開外頭的塑膠膜,上下晃了一下,就對著對方臉上和身上噴。

  「唔!」

  還來不及反應過來就被白白的東西佔據了整個視線,赤司沒好氣的抹掉眼睛上的鮮奶油,「紫原敦!……唔!」

  「看起來好好吃……」紫原捧著對方的臉,從髮尾開始舔著,溫熱的舌滑過了眉,舔上了眼尾、睫毛,滑過鼻尖,最後到達柔軟的唇。

  帶著鮮奶油香氣的舌和自己交纏著,平常不像對方一樣喜歡著甜膩的滋味,但是和後者接吻的感覺卻讓他舒服的瞇著眼。

  唇一路吻下了沾了一些奶油的胸膛,舌尖如同貓一般的輕舔,陣陣麻癢帶給他一些難耐。

  「唔、你直接……」赤司半推著對方又要舔到自己下腹的紫色腦袋。

  「小赤想怎樣就怎樣哦。」

  紫原把對方抱了下來,讓赤司趴在上頭,手指沾了些沒有舔掉的鮮奶油,慢慢地往對方體內送。
 
  「很冰……」赤司擰起了眉,盡量的放鬆讓對方的侵入更順暢。

  「等一下就會在小赤體內融化了。」

  鮮奶油的確不是潤滑用的東西,但是因為綿密的關係反而更方便進去,也不會有刺激的痛處。

  「最好是……哈啊……」

  「小赤好像比較喜歡鮮奶油呢?」

  「才沒有……嗯……敦……」

  「嗯?」

  「你可以進來了……」混著體液和鮮奶油在手指進出時沾濕了股間,雙腿之間也黏膩的讓人羞恥。

  「這樣就可以了嗎?會痛喔。」

  「囉嗦……快點……」赤司難耐的微微扭著,這種情況下還不動作的根本不是常人,紫原自然也是被眼前的春色弄得心癢難耐。

  「小赤,痛的話要說喔。」紫原扶著對方纖細的腰,往裡頭頂入。

  「嗯……唔嗯……」感覺到身體被一點一點的撐開,他無法克制雙眼迷濛的幾乎要流下眼淚。

  身體彷彿熱到要融化,四肢傳來陣陣的酥麻,平常的痛處意外的卻轉成令人難耐的高溫。

  「痛嗎?」

  「不會……」赤司用著有些乾澀的聲音開口,間接刺激著紫原。

  得到情人的認可後,他便扶著對方的腰開始抽插,空出來的唇則親吻著對方的耳垂和脖頸。

  「小赤的身體好熱……」紫原靠在對方的肩上,低喘著刺激著赤司的耳根。

  赤司輕喘著氣,對方帶著沙啞和濃厚慾望的聲音總是可以挑起他很多感覺,有種覺得不管是日常還是性愛都會輸在這個人手裡的錯覺。

  「吵死了……唔嗯……」

  他原想回過頭斥責,卻被對方吻住了雙唇,熱度彷彿又更加上升了。
 
  -

  「小赤……臉紅的樣子好可愛。」
 
  紫原將對方壓在廚房的地上,舔著對方的唇嘶啞的說著,赤司的雙腿勾著他的腰,隨著進入而晃著小腿。 

  「誰在害羞……嗯啊……」

  「明明臉就很紅。」

  「哼嗯……是因為太熱……啊……」赤司的累早已滑落眼眶,眼睛卻仍然帶著水氣迷濛的瞪著他。

  紫原吻著他的鼻尖,「那也是因為我的關係吧?」
 
  「閉嘴……哈啊……要做就快點……」

  赤司攬著對方的脖子,扭著腰配合著對方的律動。

  「嗯♥那就在蛋糕烤好之前再來一次吧。」

  混帳……早就烤好了。
  
  -

  「我殺了你……」赤司的眼眶還是紅紅的,他手上拿著第二次烤好的蛋糕,用著怨恨的眼神瞪著他。
 
  「運動過吃東西總是比較美味啊。」

  紫原對他笑著,伸出舌舔掉自己嘴角邊的奶油。

  「都已經快明天了,你才在吃!」

  赤司指著已經十一點多的時鐘,對他怒目相視。
 
  「消夜嘛。」

  「我殺了你!」

  「哎,我最愛小赤了。」

  「……」

  「?」

  「……我也是啦……笨蛋……」



  FIN

PageTop
 

留言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 | 2017/09/08 (Fri) 22:06 [編輯]


 
 

引用引用

引用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