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帶著老公✂打前夫 /

【黑子的籃球】照顧(紫赤)

*續發燒,可視作單一短篇


紫赤、照顧



  再回去的路途不到一半時,耳際邊便傳來赤司均勻的呼吸聲,軟軟的掛在他前方的手也證明了後者的確是睡著了。

  到了家以後,紫原實在不覺得讓人一直睡下去是好事,第一沒吃晚餐、第二沒吃晚餐就等於飯後吃藥條件不成立,但是也沒必要馬上就叫醒,將人放在沙發上,從冰箱找尋著父母留下來的菜來微波,順便拿著一些青菜準備來炒。

  煮東西的聲音並不小聲,尤其當鍋鏟不斷碰撞著鍋子,又有抽油煙機的夾雜之下,實在是有點擾人清夢,原本就覺得睡起來很不舒服的赤司也因為這些聲音而睜開眼。

  頭一樣很痛……

  揉了揉太陽穴,赤司坐起身,腦袋還處於有些放空的情況,望著廚房對方的背影,便默默地站起身虛晃過去。

  炒菜炒到一半時,突然有個人從背後抱住你,其實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紫原差點就把鍋鏟往地上扔,但是聽到情人用著撒嬌般的黏膩嗓音喊著自己的名字,頓時就找回了自己,同時也有一種天啊好可愛這是天使吧的錯覺產生。

  紫原敦,你要冷靜,小赤是病人,如果現在抱了他,你就禽獸不如。

  冷靜後的把火關掉,紫原好奇的回頭,「小赤,怎麼了?」

  生病會讓人脆弱就是指這種情況吧,即使赤司本來不是這種人,還是因為生病而顯得比較產生一些依賴的感覺。

  「沒事……」赤司索性把重量交給對方,也不知道怎麼搞的就忽然很想靠在後者身上。

  「那可以吃飯了喔。小赤去坐好吧?」摸了摸對方的髮,輕柔的動作讓後者微微瞇起眼,順從的樣子很像是隔壁鄰居養的一隻小貓。

  「嗯……」拖著腳步走到沙發旁,速度慢的紫原都拿了一趟東西去桌上又走回頭赤司還在慢慢拖著腳步,好不容易來到了沙發時他馬上就將所有重量交給沙發。

  替自己和對方添了飯,「小赤別發呆啊,是不是燒壞腦袋了?」在準備用著他獨特的拿筷子方式吃飯時,紫原偏著頭看了對方,伸出手掌摸了一下他的額頭,溫度仍然不減。

  「沒有的事,你安靜吃飯。」
  
  赤司原本吃飯就不快,應該說家裡的教養讓他不管做任何事情都很規矩,但是當紫原吃完足足有赤司兩倍多的飯後,對方還磨蹭著剩下一點點。

  「……」抬頭望了紫原,他主動的將碗拿靠近了後者,「幫我。」微微瞇著眼睛,若不要因為發燒而有些面頰潮紅,的確是有平時命令的姿態。
 
  「小赤要多吃一點啦──」三兩下的替對方解決,「喝一點豆腐湯?很清淡的。」

  「好。」
   
  赤司喜歡吃豆腐大概比較熟的人都知道,因此動作起來比起平常的家常菜還要快了些,在喝完最後一口他將碗放到桌上,然後起身,「我洗碗吧。」

  因為對方不太會煮菜的關係,偶爾留宿時都是紫原煮飯赤司洗碗,久而久之搭配下來便也習慣了,但顯然赤司忽略了他現在是病患這回事。

  「小赤你要洗碗?」紫原驚訝地跟著起身。
 
  「……不行嗎?平常不是都我洗的?」

  「平常歸平常,現在你是病人耶,乖乖躺在沙發上休息,等等我在幫你洗澡。」說得很順,自然連等會要做的事情都順口說了出來。

  赤司愣了一下,先是對休息那個詞頗有微詞,然後後面的洗澡讓他不得不開口問:「洗澡?為什麼你要幫我?你不會想趁機──」

  「我才不是這種會趁人之危的惡狼呢!小赤這種情況自己洗澡肯定會睡著在浴缸啦……而且要的話也要等你病好啊……」

  在赤司的視線之下,紫原很快的不打自招。

  「……喔,那你去洗碗吧,那麼想洗的話就讓你洗。」

  其實紫原分不太出來,是洗碗的洗還是洗澡的洗,不過依赤司沒有激烈反駁的語氣大概是兩個洗都可以套在那句話上面。

  洗好碗後回到沙發上,赤司又一副昏昏欲睡的,見著他來只是將手往前伸了出去。
 
  紫原其實還不曉得對方要幹嘛,但是身體反應便是把後者抱了起來,「小赤,怎麼了啊?」用著像是抱小孩的方式一手摟著他的腰,一手托著他的臀,不解的問。

  「不是要洗澡嗎?那就快去……我好想睡。」埋在紫原的頸窩,赤司的聲音有氣無力地傳來,他的手環抱在對方的頸子以免落下,「至於你剛剛提的條件就等我病好再說。」
 
  「呃?什麼條件?」將對方先放在闔上的馬桶蓋上,開了水後便出去拿了衣服,只找了赤司之前留下的貼身衣物,卻忽然翻不到外頭的上衣,只好先拿了自己略小尺寸的代替。

  「……你剛剛不是想上我嗎?」赤司被這樣問反而有些錯愕,愣了一下才回答。

  被直接瞭當的說出內心想法的紫原有點惱羞,「小、小赤話很多耶,洗澡啦洗澡……」

  「哦。」

  接下來在沒有特別挑撥慾望下,就只是像個孩子般的坐在浴缸,雖然不是連洗頭的能力都沒有,不過反正有人要負責,自己何必這麼累。

  赤司看著對方一副想碰又怕刺激到他的模樣,「做愛的時候就碰的那麼自然,你現在是甚麼意思?」

  「唔,怕不小心有反應啊。」紫原癟了癟嘴,無辜的說著。

  「我不會。」赤司相當果斷的回應。

  垂下了肩膀,紫原索性把面子都丟到一旁,「可是我會啊!小赤你替我想想嘛,你整個人粉嫩粉嫩的我好想咬!」

  「……我發燒,如果不想被傳染感冒的話,就乖乖做你手上的動作。而且明明三天前才做過的吧?青少年慾望無限?」

  可能是水的關係讓赤司的腦袋變得清晰,回應起來也相當有條有理,讓紫原有種剛剛虛弱的模樣會不會是裝出來的錯覺。
 
  「什麼啊……小赤明明同年吧。」

  「那就是你自制力不足。」

  「看著小赤才沒有自制力這種東西呢──」紫原很快的就誠實的面對,也不嫌他說的話有點露骨,這樣一路說下來赤司反而從原本強勢的那方也因為這幾句話有些難以回復。
 
  嘆氣,「你別總是說一些自己講都不會害羞的話行不行啊。」

  「小赤害羞了嗎?」

  「吵死了,洗你的。」

  「小赤害羞了──好可愛!」

  「……閉嘴啦。」

  -

  幾乎稱得上是調侃與被調侃的洗澡很快就結束了,頭都洗了,自然負責吹頭髮的也不會是赤司本人,後者坐在前者的腿中,半瞇著眼享受毛巾先擦乾他的髮,再用著不燙的風替他吹乾了髮絲。

  「平常都是小赤在幫我吹頭髮的,現在倒過來好奇怪喔。」

  漸漸乾的短髮開始有些蓬鬆,手指插進去髮梳理時還會有溫熱的感覺。

  「不要故意玩我的頭髮。吹你的頭髮很麻煩,又長又難整理。」赤司瞇起眼揮了揮不斷將手指放進髮內、抽出、放入的手。

  嘟了嘟嘴,只可惜赤司沒辦法看到對方裝可愛的情景,「不想剪短嘛。」

  「怎麼不剪?」

  「我喜歡小赤幫我綁頭髮、梳頭髮、吹頭髮、擦頭髮,所以絕對不能剪!」紫原馬上就說了好幾個堅持不剪頭髮的點,孩子氣的口吻有些可愛。

  這種話印象中對方也曾經說過類似的,「剪了還是會長吧,你那麼喜歡我碰你的頭髮,我替你直接剪掉好不?」

  「咦咦不要啦!」

  「我也只是隨便說說,要剪頭髮還是去外面剪。」赤司很快的就推翻自己前面的言論,冷靜的補了一句。

  紫原的回覆也很意外,「才不要──小赤剪還比較好,如果剪醜了就負責養我。」

  「怎麼樣也不是我養你吧……」赤司是以他們現在戀人的模式和床上的關係推測出這句話,喃喃的回應。

  咕噥了一聲,「好啊,那小赤就順便嫁給我──」

  「……我們剛剛說的應該是頭髮的話題吧?」

  「嗯,是喔。」

  「那後面說的話一率不成立。」

  「咦!好過分!我回答得很認真耶。」紫原癟起了嘴,替自己的權利發聲。

  沉默了一下,赤司回過身抬著頭望著紫原,因為位置的關係他在對方的脖子親了一下,「給你的獎勵。」

  被親了一下,感覺好像賺到了但是又覺得有些吃虧,「怎麼親這邊啊──親嘴──」制止赤司欲轉回去的動作,他挑起赤司的下巴,原本就是身體貼身體的距離,在一個低頭一個抬頭的情況下雙唇距離不遠,親吻的好時機。

  「不可以。」用手掌擋住了紫原欲吻過來的嘴,「我發燒。」

  「沒關係嘛──我不在意,而且我身體很好!」

  「才不是這個問題,到時候你假如也發燒了,誰來照顧我?」赤司偏著頭輕輕地笑著,感覺話語中還略帶保留。

  愣了一下,紫原聳了聳肩放棄,改成輕啄在他的鼻尖上,「那就先這樣。」

  「代替吻?」

  「不是哦,這是利息,本金就等小赤好了再來收──」



  FIN


PageTop

【黑子的籃球】下棋時別穿得太暴露(紫赤)

*完整標題:下棋時別穿的太暴露,你對面的人會死。
*If設定(官方:紫原/甜點師、赤司/棋手)
*下棋還是要認真啦(?)


紫赤、下棋時別穿的太暴露,你對面的人會死。



  「將軍。」

  赤司攏了攏和服的寬大袖口,傾下身將手指夾著的象棋放到對方的陣中,清冷的聲音今天已第三次響起。

  -

  今天算是京都市內的棋藝比賽,可選擇自由報名,整天都無聊著的赤司在偶然聽到這個消息後也去參戰,比賽在星期六的下午一點開始,棋類由開場前抽籤,因為公布的棋類足足有五、六種,因此沒有足夠實力的是不會參加的。

  過五關斬六將,從頭到尾還沒輸過的赤司在第三輪順利的用象棋擊敗了對面的選手,不管對方是男是女都漂亮的以完美的布陣贏過。

  在進入等待賽程規劃的休息時間時,赤司站了起身活動一下有些僵硬的小腿,走到了休息區看著明明作為甜點師傅,但是心目中第一名居然是零食的紫原身旁。

  「等很久了嗎?」將對方代替佔位的零食拿起,自己先坐下在擱在腳上,赤司偏著頭問。
  
  快速地吃掉了剩下的美味棒,紫原舔了舔手指和嘴角,「嗯,有點久──」

  「等會應該就會公布四強了,大概在兩場,等我嗎?」摸了摸對方的髮,他輕笑開口。

  紫原點了點頭,紫髮隨之晃動,「不可以觀戰嗎?我看很多人都站在旁邊。」

  赤司依照剛剛的情況給出回應,「的確會有親友來觀看,你可以站在旁邊,看比賽時不可以說話喔。」

  「好──小赤吃一點POCKY補充體力?」從對方腿上的塑膠袋拿出盒裝餅乾,紫原晃了晃,裡頭傳出碰撞聲。

  彎起嘴角,「等等還要碰棋子,手不可以弄髒的啊。」他微微抬高臉,張開了唇,「敦不餵我嗎?」
 
  看著情人明知故犯的誘惑,紫原當然很想當眾用嘴巴餵過去,但是為了怕赤司難做人他只好先記下這筆帳,拿出了巧克力棒送入對方嘴裡。

  「還要嗎?」在赤司優雅的吃下後,紫原拿著另外一根問。

  抬眼看了時鐘,幾個主辦單位的相關人員拿著剛剛分為四組八人出來的單子,似乎在比對著和重看剛剛在旁錄的影片以確保勝績並沒有造假。

  「小赤會拿到第一名的吧?明明之前全國也拿到了前幾名,怎麼還來參加這種小比賽啊。」赤司的職業便是棋手,偶爾會開班授課之類的,曾經在全國拿到了前幾名的好成績,這種單一地區的小比賽拿第一是肯定的。

  「因為很無聊,只好來比賽了,而且地點就在你的甜點坊附近,你來找我也方便一點吧。」

  「小赤好貼心,我最喜歡小赤了。」

  紫原終究無視眾人的視線摟住赤司的肩膀,用力的在他額頭親吻了一下。
 
  「知道了,我會快點結束比賽的。」

  上方廣播器傳來比賽的選手,赤司的對手是個頗有名的女性。

  -

  比賽的項目是將棋,大概是赤司最會玩的一種了。

  因為是進入決勝賽的最後一場比賽,旁邊的人自然比先前幾場都多了些,也有幾個人認出赤司之前有在全國賽拿到好成績,相較之下對面的女性就不是那麼可怕了。

  即使到了四強了,仍然有所謂的強弱之分,尤其在赤司面對自己最擅長的棋時,之間的差距便不斷擴大。

  紫原對於這種需要動腦的東西感到麻煩,他其實原本是不會下棋的,只是偶爾看著對方專注的研究棋弈相關的書籍時,好奇的要後者講解給自己聽,學了些皮毛。

  令紫原比較好奇的事,為什麼那個女性選手會在赤司下棋後,頻頻露出驚訝的動作。
 
  微微擰著眉希望能理解,如果只是因為赤司下的棋相當厲害的話,應該附近的人都會發出讚嘆才對,但是唯一驚愕的只有女選手。

  他的位置屬於赤司的後方,在某一次看向女選手下棋時,彎腰的姿勢讓他愣了下。

  其實不能靠棋局太近,但是因為身高的優勢讓他看的到很多別人看不到的東西。

  例如穿著繁雜和服,每一次將棋子放出之後傾身,有點曝光的上身。

  他大概猜的到一些,莫非是女選手在每一次赤司彎腰擺棋時看到了什麼值得一見的嗎,以他的方向頂多能看到女選手頗豐滿的上圍。

  女式的和服一項都繁複許多,穿上了許多層,又在腰間用寬大的帶子繞過許多圈,相較之下男式的不過一兩件,腰也不會像女性般弄得這麼牢靠。

  所以其實在赤司對面可以看到很多好風景?

  紫原瞇起了眼,暗自決定等會兒休息時間來和赤司玩盤棋子好了。

  在他胡思亂想推論時,棋局也宣告了結束,赤司的棋子大部分都吃掉了敵方陣營的,堪稱玩勝也行。  

  棋局結束時,旁邊圍觀的人自然也少了些,敗仗的女選手也禮貌的向赤司握手,誇獎著後者的棋弈,優雅的離開。

  赤司欲站起時,紫原卻搶在他動作前壓住他的肩,不讓他起來,「敦?」赤司好奇的抬頭,不解地望著他此舉。

  「小赤,這些棋子還可以玩嗎?」

  「應該可以,想下棋?」

  「嗯。」

  雖然有點好奇戀人忽然對將棋產生的好感,赤司仍沒有表示什麼,點了點頭要紫原跪坐在軟墊上,「一下子就輸的話可不要哭著說無趣喔。」

  紫原對自己會輸得一塌糊塗其實早就知道,若是平時他對輸和動腦都沒興趣,要不是因為好奇如果對面的棋手穿的隨興,他的對手會有什麼感想。

  在赤司第一次彎下腰時,紫原不用特別專注看,就看到坐著時看不到的白皙肌膚印入眼簾。

  尷尬的轉移視線才避免了被赤司察覺,紫原生澀的回擊。

  他終於知道為什麼那個女性選手會視線亂飄,專心不下來。

  「敦,我知道你不太會下將棋,但是稍微認真點可以嗎?」赤司撐著下巴,無奈的說著,對方的每一步棋自己至少可以挑出五種以上更好的走法,而自己可以用不只十種的方法打敗他。

  「好啦……我會專心的。」

  赤司放水放很大,但是紫原仍然贏不了。

  不斷的在輪到赤司時,視線就從棋盤上轉移到對方的領口,連他剛剛棋放在哪裡自己都不太清楚了。

  似乎是厭倦了,赤司嘆口氣的直接將王將放到對方面前,彎腰彎很大。

  「啊。」紫原的叫聲絕對不是因為看到自己輸了,而是眼前的一片風景。

  因為算是整個身子往前的關係,胸膛看的一清二楚,甚至還可以稍微看到副部的線條。

  「……?」赤司好奇的抬眼,「對自己輸很驚訝?」

  「才不是!小赤,衣服衣服!」結束棋盤後,紫原便跑到赤司的旁邊,揪著他的領口。

  赤司困惑的看了他一眼,「怎麼了?」
  
  「太開了,下棋會被對面的對手看光光啦。」紫原激動的樣子像是被看光的才是他自己。

  抿了抿唇,白了他一眼,「所以你剛剛一直不專心,總是不知道我的棋放到哪裡,就是因為眼睛不守規矩?」伸出了手戳在紫原的額頭上,有點無奈的說著。

  鼓了鼓嘴,「才沒有,我是擔心下一場棋的選手都把小赤看光光。」

  「可以看多少?」

  「呃,胸跟腰。」

  微微皺起眉,「還以為有多少,這些地方你不是天天在看,吃醋?」放鬆了臉部的線條,赤司彎起了嘴角捏了捏紫原的臉蛋。

  癟起嘴巴,「可是捨不得給別人看嘛,把前面夾攏點嘛,好不好?」

  「和服還夾起來不是要笑死人?」看了他一眼,無奈的說,「怕別人看的話你自己就去外面晃晃吧,大家不是都說眼不見為憑?」

  「咦咦小赤居然這樣,讓別人看不讓我看嗎!」

  「就說了,那些地方你不是平常都在看,不差這幾十分鐘吧。」赤司相當冷靜,一點都不覺得被別人看到有什麼不可以,又不是全身上下。

  情人似乎真的沒打算要聽話,收了收棋面上棋子便回到休息處。

  腦中想著要怎麼要才可以說服赤司,忽然腦中想到了有點糟糕,但是成效可能很好的方法。

  「小赤,我想去廁所。」

  「哦,門口左轉。」

  「陪我去嘛?」

  「……好啦。」
  
  可能是因為大部分的人潮都因為比賽選手越來越少而散去,洗手間裡頭並沒有人,紫原拉著赤司的手腕,沒有照他所說的話去上廁所,反而把人拉到了殘障用的廁所裡。

  「……」赤司望著對方,「不要告訴我你要在這邊上我,我會殺了你。」

  「沒有啦,我才不會作出讓小赤輸掉比賽的事情。」
 
  紫原快速的反駁,但是手上的動作卻是拉開了赤司的和服。

  完全不能搭起來的話和動作,赤司默默地沒有說話,讓對方拉開了自己的和服,上身的地方因為和服的滑下而露出白淨的身體。

  「如果小赤覺得沒什麼,那我就讓小赤覺得顧好自己身體是很重要的事情喔。」

  封住了赤司的唇,舌頭主動的探入,與之交纏著,赤司雖然不太明白紫原到底想要幹嘛,但是看起來的確沒有要在這個窄小空間裡要他的意思,便放任著他吻住自己。

  細小的喘息微微從嘴巴透出,赤司瞇起了異色的眸子,上頭已經有了一層曖昧的情愫在,他用著有些乾澀的聲音開口:「你到底想做什麼?」

  「我不會在這裡上小赤的,小赤配合我喔?」

  「配合?」

  紫原沒有回應,開始將吻往下滑落到對方的脖頸、肩膀、鎖骨、胸膛。

  比起曖昧的挑逗,這比較像是單方面的吸吮、留下印記。

  一點一點的紅痕從白皙的肌膚上漸漸浮現,所有吻過的地方都開了艷麗的花。

  「這樣應該就可以了。」紫原最後一個咬在對方的腰側上,麻癢的感覺讓赤司縮了下身體,拉開了距離看了下布滿印記的身體,十足有剛剛做了什麼的錯覺。

  「你這樣的意思是?」看著對方替自己穿好和服,拉攏了領口。

  「身上這麼多『做了什麼事情』的痕跡,小赤還會這麼輕易的讓別人看嗎?」紫水晶般的眼閃著狡黠,摟著赤司的腰他歪著頭笑著。

  突然了解到他的原因和造成的結果,雖然有些羞恥和惱怒,但更多是覺得這個太擔心自己的戀人傻的天真,居然用這麼單純的方法來制止自己。

  「咬在脖子上的不管有沒有彎腰都看得清楚吧?」他失笑著說,並沒有生氣,「敦真在意我呢。」踮起了腳尖摸著他的臉龐,「以別的方面來說我還滿開心的。」

  「唔?」紫原原本還以為對方會斥責自己,但是結果好像和自己想的不同,後者露出難得愉悅的笑容,難道小赤對自己身上被留下羞恥的吻痕不會在意嗎?

  「為什麼會開心啊?」

  「這不是你愛我的證明嗎?」

  帶著笑意的眸子看起來閃閃發亮,使人暈眩在那金色和紅色所創造出的空間。

  纖細的腰間被自己抱緊,貼近的身體彷彿能感受到之間的體溫,紫原也偏著頭笑了起來,「嗯,最喜歡小赤了!」

  「喜歡我的話,就現在為我跑去藥妝店,在五分鐘幫我買來遮瑕的。」

  點了下紫原的嘴唇,赤司現在笑起來宛如惡魔。
    
  「咦,所以小赤還是要遮掉繼續給人家看光光嘛!枉費我花這麼多時間──」紫原原本還以為他剛剛遇到天使,但是事實證明這是幻覺。

  「嗯?」赤司笑了笑,強大的壓力從帶著笑意的眼擴散而出。

  「……我知道了啦。」

  -

  赤司優雅的擺下棋子,微彎的腰讓領口一度往前滑。

  紫原癟著嘴碎念著:「明明最後還是夾了起來,那還要我跑去買遮瑕膏幹嘛啦……小赤好過分。」

  在紫原哀怨的眼神之下,赤司也感受到其視線,抬起頭對他笑了下,然後就在下一步把對手給結束掉。

  簡單的行禮握手,接過大會頒發的獎狀和獎品,確認沒事情之後,絲毫不拖泥帶水的來到紫原身邊:「還在氣我叫你跑出去?」

  「對啊,害我跑一趟。」

  「有什麼好生氣的,我只是要讓你知道你不喜歡的事情我會盡量配合你,你不用做一些毫無意義的事情。」

  「留下吻痕很好啊,這樣大家就知道你是我的了。」

  「又沒寫名字。」赤司白了他一眼反駁。

  「那下次我要直接拿奇異筆寫名字了!唔,痛。」激動地說完後惹來了赤司的肘擊,紫原抱著腰誇張的扭曲神情。

  嘆氣,「我不認為我的人際關係亂到要靠你寫名字才能證明我們在一起。」

  「嘛,也是──只有我才能容忍小赤嘛。」

  「是只有我才能接受你那麼愛吃又愛撒嬌。」看了他一眼,赤司主動牽起他的手,「別鬧彆扭了,回家吧。」

  「好──」

  扣緊了手指,在暈黃的街燈下互許他們的愛情。


 
  FIN 


PageTop

【黑子的籃球】發燒(紫赤)

*一直打成發騷的我到底怎麼了……


紫赤、發燒



  他們的隊長有點怪怪的。

  社團活動前的點名習以為常,總是用著冷靜嚴肅的聲音一一喚過他們名字的赤司今天有點不太一樣。
  
  叫過他們的名字,聽到回應後就在點名版上打勾,一切都一如往常。

  如果硬要說哪裡怪怪的,恐怕就是有些黏膩的聲音,和不知為何看起來有些使人暈眩的赤色眼,還有不斷抿著嘴唇又張開呼吸的粉色唇瓣。

  「發呆什麼?去練習。」

  指著不遠處的籃球框,赤司瞇起了眼看著明明點完名就可以走的眾人,每個都像木頭人繼續站在他面前,犯傻了嗎他們?

  「呃……赤司君,」站在旁邊的桃井體貼的靠在赤司的耳邊說,「你指錯了,今天練習的球框是反方向那個。」

  「……」赤司默默地把手放下,「……看什麼看,知道哪個球框就快過去。」惱羞。

  奇蹟眾人還是沒有離開,黃瀨怯怯地舉起手,「小赤司,今天不是要三對三嗎?你……應該要一起加入?」

  默默地被點醒,「我知道了。」

  他們的隊長有點怪怪的。

  -

  在桃井的指揮下,用著亂數分配的赤司黃瀨綠間和紫原黑子青峰,以三對三的姿態開始比賽,哨音響起時,球是紫原那邊的。

  伸出手斷掉了黑子欲傳出去的球,赤司往綠間那裡傳,卻忽然聽到了眾人的驚呼聲。

  站在赤司旁邊的黑子愣愣的跟前者開口,「赤司君的隊員不是黃瀨君和綠間君嗎?怎麼傳給了紫原君。」

  「我傳的是真太郎啊……咦?」赤司理所當然的說著,卻在看到拿著球的紫原和離紫原有三大步遠的綠間時發出了訝異的驚呼。

  「喂,赤司,你今天也出包太多次了吧?完美精準不是你一項追求的?」青峰忍不住的說著,應該說兩、三年看下來,幾乎看不到赤司出錯過。

  「抱歉,我沒注意到。」

  雖然有些怪異,但是比賽還是繼續下去。

  「小赤司!」黃瀨將球往赤司傳過去,後者擔當的一向是控衛,自然是由他找到精準的路線,但是當球丟過去時卻發現那人怔怔的站在原地好像在放空。
 
  他們的隊長,居然在練習賽時發呆?

  這件事情雖然非常不可思議,但是以赤司現在的情況來看,如果沒人擋下球肯定會被狠狠砸重臉。

  「唔,真危險啊──小赤。」紫原替對方拿下了球,眼看這個情形比賽也只能先暫停,放下了球,紫原好奇的摸了赤司的額,「咦,有點燙?」

  忽然被碰到額頭讓赤司錯愕了一下,「……怎麼了?為什麼暫停?」

  身為比較細心的桃井自然也靠了過來,用著手背碰了下對方的額,「啊、赤司君,你在發燒啊!」碰著對方皮膚的溫度足足燙了些,甚至有種燙手的感覺。

  「有嗎?」赤司摸了下額頭,「和體溫差不多吧?」

  旁邊的紫原不顧其他人在場,從對方手臂下方將人懸空抱了起來,然後額頭貼額頭,「怎麼樣,溫度不一樣了吧?」
 
  相較之下紫原的額頭有些冰涼,難得的沒有些阻止紫原有些親暱的動作,「是嗎,那應該是發燒了吧。」

  想到這個動作似乎會使的赤司不太舒服,紫原當著眾人的眼光將後者橫抱,平常總是有著層層保護網的人現在幾乎沒有任何防備,「那我就先帶小赤回家啦,小綠和小黃比小黑和小青一樣是二對二人數差不多的──」

  「唔,這樣也是,那小紫你就先帶赤司君回去好了。」經理在團隊中也算是地位僅次於隊長的,當赤司不在後她的話也可以決定很多事情。

  「練習繼續下去,不好好練習的話赤司君回來會生氣的。」

  -

  懷抱中的人兒身體有些發燙,光是手臂繞過他的背部就能感覺到炙熱的高溫透過T恤傳過來,而平常總是不喜歡在學校做親密動作的赤司意外的很柔順的給他抱住。

  原本以為懷中的人已經睡著了,紫原在偶然的低頭才發現對方睜著紅眼望著自己,安靜的一句話都沒說,實在有種恐怖的感覺,「小赤……不睡一下嗎?還要一段時間才會到診所耶。」

  「要去看醫生嗎……只不過是發燒而已。」一說話就覺得頭有些疼,他微微擰著眉開口,語氣比剛剛又軟了一些。

  「都這麼燙了當然要看醫生啊,小赤很關心別人卻不關心自己呢。」

  「……」感覺內心好像被戳了一下,他垂下睫毛,轉移話題:「我的書包呢?」

  「……啊,跟我的一起留在體育館裡面了。」

  「你這個笨蛋,耍帥也要記得連東西一起帶走啊!」赤司有些惱火的說著,但是罵到後來又顯得有些氣力不足,只好抿著唇安靜下來。

  擔心的情況下,自然走的比平常慢悠悠的速度還快,總是會含在嘴裡的美味棒或者是POCKY並沒有出現。

  值得慶幸的是診所並不多人,只要在等前面兩個小孩看診完便輪到他們。
  
  「小赤軟趴趴的──」坐在旁邊等待的長椅上,紫原有些調侃的說。

  赤司忍不住的感到沒由來的疲憊和四肢痠痛,雖然想要反駁但是沒什麼力氣開口,只好任憑對方雖然口中說著小赤軟趴趴、小赤軟綿綿的好像水之類的話,卻仍然用著手臂環著他給了他支撐下去的力道。

  不知不覺的就闔上眼睛睡著了。

  紫原有些訝異赤司用著不太舒服的姿勢居然半靠著他的右臂,放心的睡著。

  想要換個比較舒服的姿勢,但是突然傳出電子音,上頭的紅色的數字從34轉成了35,裡頭也傳來了護士小姐的喊聲。

  「小赤,換你了喔?」

  「唔……嗯……」迷迷糊糊的睜開眼,腦袋還沒反應過來就先撐著旁邊起身,才走沒兩步就因為還沒有真的醒而左搖右晃。

  感覺如果不好好扶著,等到走進去就要滿頭包了,紫原馬上跟著起身,「小赤,我跟你進去好不好?」

  「……」沒有抵抗的倚靠著紫原,打開了塑膠門板,裡頭的醫生好奇地看著,「赤司征十郎嗎?」

  「他才是。」

  將人扶到了黑色的圓椅上,紫原站在一旁看著醫生熟練的拿著聽筒先聽心跳,再拿出體溫計量了體溫,「燒了很久了嗎?」

  赤司慢了半拍才知道眼前的醫生是在和自己說話,「今天起床頭就開始痛了。」

  「明明知道頭痛卻還不相信自己發燒啊。」紫原在旁邊聽忍不住開口。

  望了他一眼,眼神看起來像在瞪他,但實際上殺傷力為零,「我以為只是沒睡好的頭痛,也沒有同學覺得我今天不正常。」

  「身體狀況怎麼會讓同學來說啊,小赤班上的同學都不敢跟小赤說話吧。」與其說是抱怨,不如是說他對赤司不好好照顧身體的舉動而有些氣。

  「……敦,吵死了。」

  「好過分,小赤講不過就要我安靜!」

  「喂喂,這裡是好歹也是診所,別在這邊吵起來啊。」移到旁邊用電腦的醫生無奈的說著,手指沒有停的輸入一連串的醫療用英文,「身體不舒服就多休息,不要太過操勞……可以去外面拿藥了。」
 
  在赤司主動站起來之前紫原先環住了對方,「小赤就多依賴我嘛。」

  「……我只是覺得站起來這種事不用你扶。」事實上可能還是需要的。

  原本在體育館只是覺得頭有點暈、眼前有點花,但是在知道有人依靠以後,忍了一整天沒有出現過的作用突然一併竄出,才會如此的脆弱。

  讓赤司坐在椅子上,紫原咬著棒棒糖喀啦喀啦的等著護士小姐拿藥,後者拿出了要包放在櫃檯上,「三餐飯後和睡前,如果很燙的話就吃紅色的小藥丸,多喝溫開水,睡眠時間也可以拉長,若非必要先請幾天加好好在家養病,不要去學校傳染給其他同學。」

  「那為什麼會發燒啊──小赤身體很好的啊?也每天都有參加社團活動喔。」接過藥袋,紫原好奇的問了一下。

  「可能是太過操勞吧,晚睡也是重點,說不定也有可能是染上了風寒,總之引發發燒的症狀很多,盡可能的小心預防。」
 
  「嗯──」

  走回了赤司身邊,「小赤,我揹你?」紫原說完單膝跪在地上,背對著赤司。

  「只不過是發燒需要這樣嗎?」赤司喃念著,但是一瞬間卻覺得那背影有點可靠,雖然有點事後可能會丟臉,大不了下次不要再來這邊看診就好。

  一度以為赤司要回絕,紫原正準備起身時卻感覺到肩膀被手給壓住,隨後便是重量和溫度從背上傳過來,對方將臉埋在他的右肩,「……快點回家,這樣很丟臉。」
 
  「小赤好像又燒得更嚴重呢,臉很紅喔。」紫原故意調侃說著,卻搶在赤司說話前又開口,「那就先來我家吧?小赤家應該沒有人能照顧吧?」

  「隨便……你家人不會怎樣就好。」他的聲音染上了一些疲倦,「我想休息。」

  「爸爸和媽媽一定會很高興小赤來的喔。」紫原笑了笑,將赤司往上提了些,重量好像比前一陣子揹他的時候來的輕一些?「小赤要吃胖一點啊,這麼瘦難怪會生病。」

  「體重和生病是兩回事吧……」

  用著黏膩的聲音抱怨,在紫原寵著的要他快休息時也放鬆了神經,不論身心都依靠著他。



  FIN

  

PageTop

【黑子的籃球】蛀牙(紫赤)

*整紫原了(歡呼


紫赤、蛀牙



  紫原敦,最近陷入了人生中的一大考驗。

  忍痛看牙醫,或是放棄吃零食。


  -

  「果然大家假日還是會來練習呢!」黃瀨的聲音從體育館門口傳出,充滿陽光和朝氣的聲音吸引了球場邊的人往外看。

  帝光的正選隊員大部分都到齊了,應該說他們有著共同的默契,赤司只要有說他哪一天要來練習,其他人就必須皮繃緊一點跟來,不來也行,等到下周便是地域訓練餐。

  「涼太,遲到了。」赤司正好走到一旁拿毛巾擦著汗濕的臉,同時也看向了手中提著一間知名甜品屋的禮盒,「帶了什麼?」

  「嘛,小赤司就放我一馬吧,剛剛還在拍廣告的說……這是代言送的點心哦!」
 
  黃瀨將禮盒交給了赤司,後者抬頭望了一下時鐘,「算你幸運。集合!」

  隊長的氣勢一出,所有人便往這裡聚起,同時也向剛剛才到的黃瀨打招呼。

  「呦,今天居然敢光明正大的遲到──這個是賠禮嗎?」青峰馬上便勾著對方的脖子無視滿身大汗的調侃著,伸手也打開了紙盒。

  一打開紙盒,甜點獨特的香甜氣味便四溢出來,盈滿了整個鼻腔都是甜甜的滋味,原本就好吃甜食的桃井馬上就問著黃瀨可不可以拿一塊來嘗嘗。

  「可以啊,這個剛剛在片場就吃了很多了,想吃盡量吃。」

  黃瀨這樣一說,所有剛剛還有些猶豫的人便都伸手拿了塊,連原本也不怎麼常吃這種東西的赤司也挑了個看起來不會太甜的糕點開始吃。

  「唔……好想吃……」

  眾人吃得高興時,紫原的聲音忽地的像是幽魂般地傳來過來,語氣中哀怨的成分相當明顯。

  這時他們一同看向紫原,才發現後者沒有拿半塊,手指貼著嘴唇,眼神放著光似乎想吃,但是──「怎麼不吃?」赤司偏著頭問。

  「對耶,最近小紫原好少吃零食的說。」身為他的同窗,黃瀨自然很了解前者在班上的情形,好奇地接著問。

  在五道好奇(有的是逼迫)的視線下,紫原才孩子氣的瞇起眼,「我……好像蛀牙了……牙齒痛。」

  眾人靜默了約三秒,然後開始有人掩著嘴去旁邊笑了。
 
  「喂,笑什麼!小心我捏碎你們喔!」

  「也要捏碎我嗎?」同樣也嘴角上揚、眼帶笑意的赤司偏著頭說,「會痛的話就去看牙醫啊?莫非你會怕?」

  情人說的話總是比普通人有影響力一點,「才沒有……只是不想去,小時候常常去看過,每個牙醫都討厭的要死。」

  這種宛如孩子般幼稚的言論讓黑子也默默開口:「紫原君就像小孩子一樣呢。」
 
  「紫原,學校有教過睡前要刷牙這件事吧?」綠間。

  「哈哈,都幾歲了還會蛀牙──」青峰。

  平常不怎麼開口的黑子和綠間都說話了,紫原自然有點不高興,卻又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可是我不想去。」

  「敦,不去的話就沒辦法吃零食喔?」赤司偏著頭說,比起看牙醫,他自然覺得零食對紫原的影響力大的多。

  紫原為難的看了赤司,又看了零食,「小赤陪我去!」

  要他們偉大的隊長去陪你看牙醫?

  其他人聽到無不露出「就算是情人赤司會答應你才怪」的表情,然後有默契地將視線轉到沒有說話的赤司身上。

  「陪你去看牙醫然後再讓你練習吃零食?」瞇起了赤色的美眸,「你覺得我會答應?」

  紫原頓了下,「會啊──因為是小赤嘛。」
 
  姑且不論他的回答有多麼離奇,赤司先是挑眉、再來是放鬆了臉部的線條,「……等等部活結束就直接去吧。」

  就這樣……答應了?

  「小赤司,你居然會答應?」黃瀨首先不怕死的用著驚訝的口吻問。

  「不能嗎?不然你陪他去。」

  「唔,如果要去的話還是小赤陪著比較有意義吧──」

  「哈哈,黃瀨你連紫原都嫌棄耶。」

  「小青峰你吵死了!」黃瀨氣呼呼地喊著,沒有特意控制的音量造成了其他在練習的隊員們都朝這裡丟出一個疑惑的視線。

  赤司瞇細了眼睛,「現在都回到球場上去練習,敦的事情我會處理。」

  「嘿嘿、小赤──最愛你了──」紫原慢了一步回去,在赤司身上蹭來蹭去的。
 
  拍了拍那個紫色腦袋,「敦,在不去練習的話,就別想再吃了喔?」

  「……唔,知道了。」

  -

  因為有一所的帝光中學的關係,學校附近都有許多方便的商圈、便利店之類的,牙醫這種學校仍然還在檢查的東西也不過是幾條街道遠而已。

  「小赤有蛀牙過嗎?」並肩走著的時候,紫原好奇低頭問著。

  赤司愣了一下回應:「不,我很少吃甜食,至少絕對沒有你那麼常……」

  「我都有刷牙啊。」

  「又不是吃完一樣就刷一次,會蛀牙不過是時間長短而已。」

  「嘛,好吧──」

  看牙齒,沒甚麼好怕的,紫原不想去的原因只是不希望痛和不希望被牙醫囉哩八唆說一大堆而已。
 
  等待就診時,赤司便在他身旁拿著隨身攜帶的小冊子寫著籃球隊相關的事項,紫原也只好無趣的從書包拿出滿滿的零食,然後看了看又放回去。
 
  「小赤,我好想吃零食喔……」

  「嗯……你等等就要看牙齒了,忍忍吧。」

  「好餓──」

  「噢,對了,看完牙齒也有一段時間不能吃,找點事情來做吧。」赤司顯然沒有要出一臂之力,事實上要如何替對方解決麻煩,也是他不打算思考的事。

  嘟著嘴巴掛在赤司身上,因為接近中午關門時間,人反而少了許多,除了坐在櫃台裡微微露出褐髮的櫃檯小姐,就只剩下忙碌的牙醫和他的病人。

  在紫原不知道第幾次說了小赤我好餓的時候,赤司總算嘆口氣放下冊子。

  「你很餓嗎?」

  「嗯──」 
 
  「敦。」用著略帶無奈的口吻,赤司輕聲喚著對方,同時也看了一眼仍然在忙的牙醫和櫃台小姐。

  好奇的對上赤司的眼睛時,所後一抹紅色捕捉了視網膜,所後便是嘴唇濕潤的觸感,還來不及細細感受時,便被推開了。

  「這樣飽了嗎?」赤司偏著頭,寶石般的眼閃著狡黠的光芒,舔著唇的樣子有些色氣。

  紫原的眼神沉了些,「不夠啊──小赤願意餵飽我嗎?」

  此時正輪到了紫原去看診,赤司同樣也勾出一抹嫵媚的笑。

  「如果零食沒辦法餵飽你,那就只好由我親自上陣囉?」


 
  FIN

PageTop

【黑子的籃球】櫻桃梗(紫赤)

*整赤司特輯(#
*會接吻不代表很會打結wwww

紫赤、櫻桃梗


  「哇,小桃你好厲害!」黃瀨吃驚的說著,激動的嗓音連剛進來的赤司都聽得到,雖然還沒開始練習,但是他還是有些好奇平常都會先準備數據的桃井居然跟著傳出銀鈴般的笑聲。

  走近一看,一個塑膠盒裡放了許多新鮮的櫻桃,飽滿的紅色果實似乎正在散發誘人的香氣,但是為什麼有些櫻桃上面的木質梗不見了?

  從側面看去,他正巧看見桃井伸出舌頭,上頭放著一個打了個結的櫻桃梗。

  將戰利品放到一旁,赤司才發現旁邊打過結的櫻桃梗疊成一堆小山。

  「小赤司你看,小桃的舌頭超靈活的,這些全部都是她弄得喔!」

  「嘿嘿,還好啦……」桃井不好意思地搔了搔粉色的長髮,吐了吐舌笑著說。

  瞇起眼睛,「這樣會讓我很好奇你們是在吃櫻桃,還是在要那個梗。」拎起了一個果實,伸出牙齒咬住櫻桃後把梗拔除,隨手放在一旁。

  「赤司君不試試看嗎?」

  桃井好奇的偏著頭,赤司愣了下,稍微的遲疑證明了他也是有些好奇。
t
  -
  
  「喂,你們在幹嘛啊?」幾個比較晚來的人好奇的看著赤司和黃瀨嘴巴不知道咬著什麼,一下左邊鼓起一下右邊鼓起,有些滑稽,但是礙於隊長也這樣做了,想笑也不能笑。

  再看到旁邊打過結的櫻桃梗,「五月,你又拿這種騙小孩的招數再玩人了?」身為青梅竹馬的青峰,馬上就看出那些絕對不是這兩個看起來嘴巴有殘疾的人弄出的櫻桃梗堆。

  「阿大真過分!小黃和赤司君也是很好奇的!」桃井鼓起嘴巴氣呼呼地說著。

  「……我才沒有好奇。」赤司默默地吐出被口水沾溼,只有頭尾微微彎曲的櫻桃梗。 

  「赤司君也有不會的事情呢。」

  黑子默默地說著,拿了個櫻桃後,先是吃掉了果實,然後也把櫻桃梗放到嘴裡攪動著,幾乎不用多久就是一個雖然不太美、但至少有些形狀的結出來。

  「哲也你……」赤司微微地瞪大眼,然後再看到青峰一臉鄙視的吐出櫻桃梗後,又更是吃驚了,向來從來沒輸過的他,第一次體會到羞恥這兩個字。

  「啊、成功了!」在黃瀨要青峰慢動作照做一次,充滿模仿潛質的他馬上就照做,跟著的便是個完美的結。

  「把才能拿來做這些無聊的事情,果然都不會進步。」綠間雖然這樣說,但是他的確也做了口中那件無聊的事情、也成功了。
 
  默默地看著隊友們一個一個都學會了,「……喂,都用這種眼神是什麼意思?敦也不會吧!」

  剛剛一直沒參與話題的紫原突然被點名,他的嘴中含咬著零食,「什麼?」

  「紫原,你快點打一個結讓赤司沒面子!」青峰在旁邊鼓吹著,要看到他們偉大的隊長輸掉可說是難得一見的奇景,沒想到這個從小看青梅竹馬用到大的技巧可以讓他吞敗仗。
 
  「咦,要讓小赤丟臉?這樣好嗎?」

  「你怎麼可能會。」赤司哼了聲,他們是情人的事情正選大部分都知道,和對方接吻過這麼多次也沒感覺到後者的吻技有比較高超。

  欸了聲,紫原似乎對櫻桃沒什麼興趣,拿了赤司剛剛含濕著的櫻桃梗丟到嘴巴,眼睛轉著舌頭也跟著攪動。

  這個時候似乎比比賽還要緊張,全部人屏息以待。

  眼見紫原不斷的動作沒停過,赤司也勾起了勝利的笑容。

  「你果然不……!」正欲開口調侃時,就看到紫原吐出櫻桃梗,上頭不只一個單結,結的旁邊還有另外一個結。
 
  桃井驚訝的驚呼,「兩個結!天啊,小紫你好厲害!」

  「很厲害嗎?只是覺得一個結有點鬆,所以在打了一個……」

  紫原用著沒什麼的口吻說,沒注意到對面的赤司臉都鐵青了。

  清了清喉嚨,「打斷你們愉快的交流時間真是抱歉,現在是社團時間了,全部去練習!」其他人馬上站直身體,知道現在隊長大人不是很愉快,瞬間的人群就散了。

  -

  收拾著毛巾和水瓶,已經八點半的時間讓體育館相當安靜。

  「小赤今天心情很不好喔?」習慣和對方一起走一段路程的紫原從後頭掛在了赤司身上,語氣有些疑惑,「為什麼呢──」

  「……」

  賭氣的確也挺蠢的,更重要的是赤司不想承認自己因為這種小事感到不悅。

  「沒什麼,我們回家吧。」嘆口氣的垂下肩膀,伸出手往後摸了摸對方的腦袋。

  「他們說你在生氣不會打結嗎?」紫原很單純的就把其他隊員討論出的結論講了出來,一點也沒有要掩護的意思。

  哼了聲沒有回應,「我才不在乎那種小事。」

  「桃子妞把剩下的櫻桃都給我了,要試試看嗎?」盒子裡剩著十顆左右的櫻桃,在紫原的動作下微微晃動,傳出清脆的碰撞聲。

  看了下紫原笑的單純的臉,再看了下那盒櫻桃,赤司咬牙切齒地從齒縫中擠出一絲絲嗓音:「……好。」

  重新的坐回休息用塑膠長椅上,赤司在紫原的視線下放入櫻桃梗,然後稍微掩著嘴開始用著舌頭去攪動著。

  十秒過去、三十秒過去、一分鐘兩分鐘都過去了。

  久到紫原原本還很專注地盯著,現在只差沒有恍神睡著而已。

  「小赤你……不會嗎?」
 
  氣呼呼地吐出完全沒有改變的結,「不、行、嗎?」

  這樣子氣炸的感覺莫名地讓紫原覺得可愛,「先把櫻桃吃掉,我教你。」

  「要怎麼教?」齧破了櫻桃,酸甜的汁液從口腔擴散開來,再吞下了櫻桃之後,他用著好奇的樣子看著一臉勢在必得的紫原。

  「來,小赤咬著。」將剛剛留下的櫻桃梗交給對方,赤司不明白地用牙齒咬住,隨後一抹紫色佔據了自己的視線。

  嘴唇被封住,還來不及問出為什麼要突然吻上來,就被馬上闖入自己口腔的舌頭給打斷,瞇起眼睛勾住他的脖頸回吻。

  多了個櫻桃梗似乎也不打擾著紫原吻著他,舌頭掃過了齒列和吸吮著他的舌根,隨後在他的驚訝之下,感覺到對方的舌勾起了櫻桃梗。

  原本微瞇的眼睛此時瞪大的望著眼底帶笑的紫眼,感覺的到紫原的舌牽引著他勾勒著櫻桃梗頭尾兩端,在一個反轉,一個圓形的結似乎出現在他的嘴裡。

  輕輕的退開,「小赤,把梗吐出來看看。」

  赤司半信半疑的將口中的吐在掌心,「……唔……」不緊的結讓他的確的怔住了。

  「哎,成功了!這樣小赤不會也沒關係,跟我一起就好了!」言下之意便是,要弄結?就先和我舌吻吧。
  
  「不用,我自己學會就好。」做事情一向追求完美,不喜歡半途而廢算是赤司的堅持,他肯定地說著讓紫原先是愣了一下,然後咧開嘴笑著。

  拿起了新的梗,「那就讓我來教小赤吧?」

  「──用嘴教你。」



  FIN
 
  事後的赤司有學會哦,但是他為了這個付出幾個吻w ←大概是嘴唇被吻腫的程度(?)  
  

PageTop